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专家学者作家和出版人谈心中好书

2008/1/6 14:00:55 [稿源:新华网] [作者:] [编辑:胡蓉平]

    岁末年初,我们约请数位著名专家、学者、作家和出版人各做一篇同题文章,谈心中的好书,说2008年对书界的期待。尽管答案丰富多彩,却有一种共同的美好期盼——

    王蒙——读书与人生互相发现

    与读书万卷,倒背如流的专家相比,我只能算是不学无术。

    读书不是我的长项,聊以自慰的是我读书能消化,读书能调动自己的人生经验,我常说读书的快乐在于从中发现人生,而人生的快乐之一是从中发现了书卷。

    读书与人生是互相发现,互相证明,互相补充。

    所以,第一我喜欢读经典,因为经典百读不厌,时有新发现,如读《老子》,如读《红楼梦》,如读《唐诗》,如读康德或者黑格尔。

    我还特别重视工具书与百科全书,各种大词典我都有。

    我喜欢读自己不完全能读懂的书,例如英语书,能懂百分之五十我就可以拿起来读,因为它是挑战,也是刺激,一定读有所获。例如今年就读了多丽斯·莱辛英文原著。

    我喜欢杂志,特别是非文学杂志,我的知识面太窄了需要扩充。

    我浏览一下现今青年的书,白领,小资,明星,叛逆,粗犷,都接触一下。

    有些怪人的书我也看,例如湖南的学过哲学、作过拍卖、服过刑的浮石的小说《青瓷》与《红袖》,并希望他能逐渐提升格调。

    我还读了王海的《天堂》,他写的陕西农村,令我笑破肚皮。

    沈昌文——不可忽视"细微末节"

    发展、繁荣出版,我们总体上做得够多够快了,现在该回过头来想一些细节问题。"上市"也罢,"集团"也罢,出了书总得让人看,让人用,让人爱。我们在这些方面考虑得够不够呢?

    改革开放以来的出版界,我参与得不多,特别是近十来年的阔步前进,我只是旁观,基本上没有参与,但是我衷心拥护。作为读者,现在的苦恼是书太多,买不过来。出版商并不都是地产商,因此,一个大苦恼便是书想买,也还买得起,但实在没地方放,如之奈何?!

    我不想用这点前进中的小问题来抹黑当前的出版业。我想说的只是另一件事:发展、繁荣出版,我们总体上做得够多够快了,现在该回过头来想一些细节问题。"上市"也罢,"集团"也罢,出了书总得让人看,让人用,让人爱。我们在这些方面考虑得够不够呢?

    现在打开书,我总想起毛泽东主席的一句话:"认真作好出版工作"。老人家的这句话,本意是什么,现在不去说它。但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的一些年,它的确是出版从业者的圭臬。我们那时,每做一件事,做编辑,搞版式,改译文,更甭说做校对,的确时时刻刻把"认真"两字放在第一位。当然,现在来看,当年的出版工作者太小鼻子小眼,专门喜欢打点细微末节,大处考虑很少。这自然也难怪他们。当年的体制,是不许你考虑大事的。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