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改革开放与中美关系

2008/1/16 15:17:46 [稿源:世界新闻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中国改革开放是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上最伟大事件之一。“改革开放”四个字不应该意译,因为这件事情太伟大了,用直接拼音来译,外国人可能对中国有更多了解。
  
  中国改革中的一个特点——开放与美国有关系。1972年中美和解对1978年邓小平开放是有帮助的,否则开放启动要困难得多。总结美国与我们现代化的关系:首先,英国、日本、苏俄和美国历史上对中国现代化都起过作用。英国最先打开中国大门,日本留下伤痛最多,沙俄捞了不少便宜,美国对中国时好时坏。从现代化看,美国制造负面东西很多,制造的麻烦,包括台湾问题,内战时期对国民党的偏好等等。
  
  但我们要用现代化观来看问题,看到美国对中国现代化起到的正面作用:第一个是现代化启蒙,比如孙中山三民主义理论来源;比起其他三国,美国帮助较大,伤害小。第二是晚清后期,庚子赔款客观效果某种程度上维持了中国的政治统一。第三个是抗日期间对中国的帮助,只有美国声明不承认日本对中国的任何改变;第四个是1969年苏联要对中国进行核打击,尼克松坚决反对;第五个是帮助中国开放,路径上看就是中美建交,以及后来中国成为IMF、WTO成员国。中国内生型的改革,有四个国家起作用。从现代化史观而非革命史观看,美国相比较起了很大的帮助作用。
  
  中美关系有四个特点:第一,双方共同点增加了。在反恐、朝核问题、地区贸易稳定和防止全球性问题恶化上合作加强了;第二,美国对中国的需求上升。从静态角度讲,中国对美国的需求大于美国对中国的需求,但从动态角度讲,美国对中国需求在增加;第三,从2003年开始,中美在台湾问题上出现有限合作,在维持现状上中美找到共同点,但不排除美国政策两面性。最后一个特点,美国对中国的战略疑虑在增长。前三个是好消息,第四个是坏消息,美国认为中国趁着美国军事泥潭,在政治、经济和外交影响力方面都上了一个台阶。针对猜疑,中国主动提出搞战略对话,有了一定结果。表现在:2004年中方提出要与美国进行战略对话,美国当时不同意;2005年美国宣布要搞对话,跟中国进行涉及战略议题的全球对话,美方又提出战略经济对话,现在有两个战略对话,化解战略疑虑。2005年8月中美第一次战略对话上,当时常务副国务卿佐利克提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的提法,这是布什批准的,代表布什当局对中国的基本态度。
  
  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政策,可以作如下的总结:对抗不行,现在与中国发生冲突不是选择;内部颠覆不可能;第三个手段,遏制也不行。既然不能搞冲突,也难以遏制,美国只有与中国保持交往接触的政策。(本文根据中国国际问题高级讲坛2008讲稿整理,有删节,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