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非公经济发展:三个“春天”里的人和事

2008/1/28 10:12:16 [稿源:中国经济导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非公经济的发展,有三个“春天”。
  
  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是非公经济发展的“第一春”。
  
  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是非公经济发展的“第二春”。
  
  党的十六大的召开,私产入宪以及“非公经济36条”的出台,为我国非公经济创造了大踏步发展的“第三春”。
  
  有人说,非公经济已“三十而立”了,非公经济的发展,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30年中的重点之一,也可以说是最成功的一个方面。
  
  但在这30年,非公经济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它的发展,呈现出争论—前进—迂回—再前进的螺旋发展的运动轨迹,自然,有一些重要的事件决定着它前进的方向。
  
  凤阳包产到户
  
  “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此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每户全年上缴和公粮不在向国家伸手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作牢也干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到18岁”
  
  这份还有着错别字的契约,是1978年底安徽省凤阳小岗队19个农户签的分田到户的合同书,现在收藏在中国革命博物馆,藏品号为GB54563。
  
  1979年,暗中实行分田到户的小岗生产队大丰收,全年粮食产量从原来的1.5万公斤增加到6万公斤。
  
  当“包干到户”处于萌芽阶段时,当时的县委领导人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认为这种办法最能调动群众生产积极性,极力保护这一新生事物;另一方面认为此事非同小可,又心有余悸,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加以限制。
  
  也就在1978年底,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邓小平做了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重要讲话,主张让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并说,这是一个大政策。
  
  虽然十一届三中全会没有直接提及私营经济问题,但邓小平的这番讲话,打开了人们心中的心结,打破了长期以来平均主义泛滥所导致的效率低下和普遍贫穷的状态,激发了国民创造财富的欲望,给国民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也为日后非公经济的发展创造了重要的政策环境。
  
  “包干到户”在凤阳广泛推行不久,1980年9月27日,中共中央又发出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的通知》,同意边远地区和贫困落后地区,可以“包产到户”,也可以“包干到户”。凤阳的“包干到户”终于得到了党中央的肯定。
  
  包产到户,实际上就是在农村恢复个体经济,为非公经济发展埋下伏笔。
  
  邓小平为“傻子瓜子”说话
  
  有了适合的气候和土壤,城市里的个体经济也在复苏,到1979年底,个体户发展到31万人,比1978年的14万人增长了一倍多。也同样是在安徽省,芜湖的年广久傻子瓜子“炒”出了名。
  
  1972年,可以说是全国最早的个体户之一的他偷偷炒瓜子出售。到了1980年12月,他干脆注册了“傻子瓜子”注册商标。
  
  1981年10月1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广开门路,搞活经济,解决城镇就业问题的若干决定》发布,为个体经济大力正名。这里对个体经济提出了“引导、鼓励、促进、扶持”的八字方针。1981年,全国个体户达到261万户,从业人员320万。
  
  年广久也从1981年9月开始雇工,当时雇了4个人。到1983年,雇用的工人增加到103人,加上他儿子的分店,雇工达140多人。日产瓜子5000公斤,月营业额60万元。
  
  但他的雇工问题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当时社会上有一种争论,雇用7个人以下算个体户,勉强算是社会主义的;而雇用8个人以上,性质就变了,变成资本主义的私营企业了。
  
  1979年2月,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曾向中央做出报告:“各地可以根据当地市场需要,在取得有关业务主管部门同意后,批准一些有正式户口的闲散劳动力从事修理、服务和手工业等个体劳动,但不准雇工。”这是粉碎“四人帮”之后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的第一个有关个体经济的报告,但对雇工问题做了明确的限制。
  
  邓小平收到送来的“傻子瓜子”问题的调查报告。1984年10月22日,邓小平在中顾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明确提出了对“傻子瓜子”问题的处理方针,把“傻子瓜子”上升到整个个体经济发展的高度上来,他说:“还有些事情用不着急于解决,前些时候那个雇工问题呀,大家担心得不得了。我的意思是放两年再看。那个会影响到我们的大局吗?如果你一动,群众就说政策变了,人心就不安了。你解决一个‘傻子瓜子’,就会变动人心,没有益处。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
  
  1992年1月至2月,邓小平以88岁高龄,毅然南巡,发表重要讲话,又重提了“傻子瓜子”,“安徽出来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100万元,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像这一类的问题还有不少,如果处理不当,就很容易动摇我们的方针,影响改革的全局。”
  
  他的这些讲话,冲破了姓“社”姓“资”的阴霾,不仅给“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九巨大的鼓舞,更给全国个体、私营经济的创业者和从业者吃了一颗定心丸,也带动了当时的“下海潮”。
  
  1987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的《把农村改革引向深入》的决定中,第一次肯定了“私营企业”。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份提出允许私营经济存在的文件,是一次重要的突破。
  
  《决定》说: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在商品经济的发展中,在一个较长的时期内,个体经济和少量的私营经济的存在是不可避免的。决定中也谈到,“在农村和城市,都要鼓励劳动者个体经济在国家规定的范围内和工商行政管理下适当发展,作为公有制经济的必要的、有益的补充。”
  
  同年10月,十三大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和党的基本路线,并制定了鼓励发展个体、私营经济的方针。十三大报告指出:目前全民所有制以外的其他经济成分,不是发展得太多了,而是还很不够。对于城乡合作经济、个体经济和私营经济,都要继续鼓励它们发展。
  
  1988年4月12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第十一条增加规定:国家允许私营经济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存在和发展。私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国家保护私营经济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对私营经济实行引导、监督和管理。这里提出对私营经济实行“引导、监督和管理”的方针。
  
  到1988年底,全国城乡登记注册的个体工商户发展到1454.9万户,从业人员2304.9万人。注册的私营企业有40638家,雇工人数723782人。
  
  “陈卖光”与诸城改制
  
  1992年起,“陈卖光”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他真名叫陈光,是当时的山东诸城市的市长。
  

  上任之初,他对市里的企业做了一个摸底,结果发现,150家企业,103家亏损。经过研究他认为主要原因是企业产权关系不明晰,利益关系不直接。陈光说:“我对国企产权进行改革绝不是心血来潮,过去很长一个时期,企业改革始终没有触及最重要的产权问题。企业产权关系不明晰,最终还是工人当家不做主,厂长有权不落实,企业盈亏不负责。事实摆在面前,我才下定决心动真格的,搞产权改革。”
  
  成规模地变更国企产权的事,过去一直没有突破过,陈光在党的十四大报告中找到了当时考虑股份制改造的依据。十四大报告曾有表述,股份制有利于促进政企分开,转换企业机制和集聚社会资金,要积极试点。
  
  到1997年,该市288家乡办以上企业,有272家完成改制。其中210家实行了股份合作制改造。
  
  十多年来,尽管诸城国企产权改制模式至今仍有争论,但改制后,如雨后春笋般崛起的富豪正在改变这座北方小城。在诸城百万富翁根本不稀罕。普遍的说法是,在这个小小的内陆县级市里,潜藏着10余名亿万富豪,近百名千万富翁,数百名百万富翁。
  
  “这座小城市很有现代化的味道,有蓬勃经济活力。”诸城也得到了这样的评价,自2001年以来,诸城GDP的增速为20%左右,美国泰森、沃尔玛、日本住友株式会社及伊滕忠等世界500强企业纷纷落户。从那年始,诸城跻身中国百强县之列,居于中游。
  
  诸城引发的长达十几年有关产权问题的激烈争论,随着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以及十五大、十六大的召开,在产权改革的问题上不断实现突破,许多人的思想转过了弯子,觉得可以接受了。
  
  十五大报告指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项基本经济制度。十五大报告对于个体、私营经济的业主和从业人员来说,最让他们激动的就是“非公有制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句话。非公有制经济已经不仅仅是“补充”,而且是“重要组成部分”。个体、私营经济从“另册”变成了“自家人”。
  
  奥凯航空飞上蓝天
  
  2005年3月11日,在奔波9个月、掷入3个亿后,奥凯航空公司成功首航天津——长沙——昆明航线,成为中国民航历史上首家飞上蓝天的民营航空公司。
  
  之后民营鹰联航空和春秋航空也开启自己的蓝天之旅。这一年被称作开启了民营资本的飞天“元年”。
  
  2005年更被称为非公经济“激情岁月”。2月25日,国务院正式公布“非公经济36条”,其中第一次明确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金融、电力、电信、铁路、民航、石油等垄断行业和领域,舆论一致认为,这是建国以来第一部专门针对非公经济发展的综合性、历史性政策文件。对非公经济而言,这不仅仅是得到“名分”和政策信号,更多的是真正打破无形壁垒的期待。
  
  这个时候讨论的已经不是放开不放开的问题,而是如何在操作层面上落实与贯彻。在一片打破“玻璃门”的呼声中,一系列配套实施办法和措施陆续出台。
  
  国家工商总局下发《关于发挥工商行政管理职能作用促进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通知》;国务院减负办下发《关于治理向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企业乱收费、乱罚款和各种摊派等问题的通知》;国防科工委颁布《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实施办法》;银监会下发的《银行开展小企业贷款业务指导意见》;民航总局出台了《国内投资民用航空业规定(试行)》;商务部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下发了《关于实行出口信用保险专项优惠措施支持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的通知》;商务部出台了《商务部关于促进中小流通企业改革和发展的指导意见》;文化部出台的《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文化产业的意见》……
  
  在发展个体、私营经济方面,十六大报告又取得了多方面新突破。首先,十六大报告第一次提出两个“毫不动摇”。其次,十六大报告鼓励一切创造财富的努力,并且评价了“资本的活力”,这是建国以来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历史上首次出现的提法。第三,十六大报告明确提出,在社会变革中出现的民营科技企业的创业人员和技术人员、受聘于外资企业的管理技术人员、个体户、私营企业主、中介组织的从业人员、自由职业人员等社会阶层,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对他们的合法权益都要保护,对他们中的优秀分子都要表彰。第四,提出放宽民间资本的市场准入领域。第五,明确提出了“完善保护私人财产的法律制度”等。
  
  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今天,30年改革开放的时间,非公经济已占国民经济的半壁江山。到2006年底,登记注册的全国私营企业达到494.7万户,从业人数6395.5万人。目前,非公经济已经占GDP的65%左右,占经济增量的70%~80%,成为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来源。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