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深港合作提速迈向共同繁荣

2008/2/15 9:09:30 [稿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深港合作提速迈向共同繁荣
去年深圳湾和福田口岸的开通,便利了两地人员交往,加速了深港全面合作的进程。本报记者 许光明 摄

  本报记者 刘伟

  农历鼠年正月初二晚8时,香港维多利亚湾,万千烟花绽放贺岁。

  “太漂亮了!”在深圳某基金公司工作的杨华斌一家,早上从深圳湾口岸过关到香港游玩购物,晚上看完烟花表演又坐跨境直通大巴原路返回华侨城,站点就在家门口。

  到香港过年,已成为深圳市民的生活方式,深港融合的民间缩影。的确,世界上很少有像深港这样唇齿相依、优势互补的城市群,双方的合力必将产生“1+1>2”的裂变效应。

  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也是深港两地的呼声。

  “深圳将来能牛的,就是跟新加坡叫板。”在2007年年底召开的广东省委十届二次全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谈到解放思想掀起新一轮大发展时,对深圳提出了新要求。

  “要全面发展与香港更紧密合作关系,进一步拓展深圳开放的广度和深度。”在2008年年初召开的深圳市委四届八次全会上,广东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再次鲜明地提出加强深港合作,将深圳媲美世界一流城市的参照和榜样指向香港。

  无独有偶。2007年2月,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在竞选纲领中,首次提出要与深圳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携手打造世界级的国际大都会。

  虽然表述不同,但在全球一体化浪潮下,在区域共同体角力的今天,深港合作提速对双方都有利:对香港而言,深圳是扩大其发展腹地、提升区域竞争力的天然伙伴和朋友;对深圳而言,香港是其扩大开放范围、提升国际化水平的首选老师和动力。

  在粤港澳合作的框架下,加强深港合作,是一个承载深圳、广东乃至国家未来发展的议题。

  深港合作提速符合发展趋势

  随着改革开放的全方位推进,香港作为中国内地与世界经贸的主通道作用面临挑战,力图通过科技、金融、商贸、旅游、服务等方面的创新,急切寻求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新路径,避免“边缘化”。

  与此同时,经过20多年的高速发展,深圳也陷入四个“难以为继”的紧约束,特区政策优势也逐步丧失,必须通过进一步解放思想,树立世界眼光,提高发展标杆,形成新的增长动力。

  香港向北,深圳向南。两座“双子城”意识到,大家捆绑在一起是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最佳途径。

  深圳市社科院院长乐正表示,在省市领导要求深圳敢于向世界一流水平叫板、敢于与世界名城媲美的今天,香港是最值得深圳学习的,应该用新的眼光看待深港合作。“如果说深圳过去与香港的合作仅仅是在产业方面或者城市某些功能方面,那么现在应该进入一个全面学习、全面看齐的历史新阶段。”

  深港加强合作,共建国际大都会,对广东省、对整个国家的长远发展也非常有利。因为中国要从经济大国变成经济强国,确实需要一个世界级的国际都市作为资源、要素、信息集聚和调配平台。从这点看,深港优势独一无二。

  协同效应不可低估。有研究数据表明:2020年以前,“深港都会”GDP可保持年均约8%的增长率,到2020年,其经济总量将达到1.11万亿美元,仅次于纽约、东京,排名世界城市第3位,仅目前深港合起来的金融证券市场总量就已相当于伦敦。

  难怪著有《创意经济》一书的美国学者理查德·弗罗里达,在通过卫星观察全球夜间的城市灯光时惊奇地发现,深港两地是夜晚灯光最亮的地区之一,他将这一新发现的特大城市命名为——香圳。

  共同探讨创新区域合作机制

  2007年12月17日,提出“向香港学习,为香港服务”的深圳市长许宗衡,再次率领深圳市政府代表团出访香港,双方签署了“1+6”协议文件。

  纵观这两年的深港合作,大家明显感到不再是“剃头匠的挑子——一头热一头冷”,两地政府官员互访越来越频密,可以说,双方已进入了“热恋期”。

  “深港不仅是兄弟,而且要看成一个大城市”,香港政务司司长唐英年此间意味深长地表示,深圳和香港共建国际大都会,可以为国家的改革开放做好示范。

  当好示范,取决于深港双方的智慧,需要以新的思维、新的理念,来深入推进深港更紧密合作。

  深港合作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在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经济存在一定差异性、处在不同关税区等特色基础上进行的。但有专家指出,随着对“一国两制”的理解不断加深,如果双方的优势发挥得好,这一制度就能转化成一种特殊的资源优势。

  其实,新机制的建立并非无所作为。深港西部通道开通,“一地两检”就突破了一些条条框框。因此,深港合作应该在“一国两制”基础上,按照资源共享、利益共创、风险共担的原则,共同探讨和建立一条具有深港特色的经济一体化新路径。

  当然,机制的创新与突破绝非一时,也远非深港两地自身之力所能完全办到。对深港而言,当前关键是要加强沟通、狠抓落实,务实推进两地具体项目的交流合作,为深港百姓多办实事,促进两地繁荣发展。

  基础设施对接突破城际边界

  深港合作的美好蓝图已经展现在眼前,需要两地一笔笔绘就,但何处落笔呢?

  进一步完善基础设施和硬件对接条件,简化通关手续,提高通关效率,打造便捷的跨境服务体系,从而推进城际功能衔接和产业合作升级,成为深港两地的共识。

  规划先行。深圳在其《城市总体规划(2007~2020)》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阐述“与香港共建国际大都会”,这无疑为推进深港合作铺上一条新轨道。港方近日决定大幅缩减深港边境禁区范围,由约2800公顷大幅减至约400公顷,外界普遍认为此举为两地未来的融合打通了地理禁锢。

  利好消息接踵而至。为推进香港国际航线与深圳内地航线的资源共享,两地决定建设机场连接铁路,与广深港客运专线对接,建成后车程只需20分钟左右。目前,双方已成立专项研究小组进行评估。(下转A2)

  (上接A1)

  与此同时,深港两地的跨境基建正加快推进,比如深港河套区项目、深港东部通道(莲塘/香园围口岸)前期规划研究工作、广深港高速铁路的香港段规划工作等。此前,罗湖和皇岗口岸延长通关时间,深圳湾和福田口岸开通,便利了两地人员交往,加速了深港全面合作的进程。

  有专家指出,深港还应该对民生领域的服务体系大胆突破,比如:推进香港八达通及深圳通在两地便捷支付;率先改变两地国际长话收取漫游费的做法,实行同城收费标准;开通“一地一检”、“双方共检”,节省口岸资源;为科技专才和商务人员颁发长效证件,提供专门的便捷通道。

  深港合作正面临不可多得的“暖湿气候”:在不久前结束的粤港合作联席会第十次工作会上,推动深港跨境基建就成为会议重点,广深港高速铁路客运专线的规划衔接、深港空港合作和河套项目、深港东部通道前期规划工作等大项目,让大家对深港一体化充满期待。

  打造金融走廊共建创新圈

  放眼国际一流城市,多是靠高附加值的服务业作支撑,而深圳的经济增长还主要靠第二产业拉动,第三产业占GDP比重尚未突破50%。以金融业为例,差距明显。《伦敦金融城》2007年公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排名指数显示,香港名列第三,而深圳未能进入前100名。

  金融突破,合理分工,共建世界级国际金融中心,成为深港合作的着力点。

  在“2007深港金融合作恳谈会”上,香港金融管理局负责人就公开建议以深圳作为合作试点,开放深港外汇自由行,使跨境交易顺利进行;今年1月,在提交人大审议的《深圳经济特区金融发展促进条例(草案修改建议稿)》中,也提到在两地有限汇入汇出人民币港币以及共同探索建立石油等大宗商品期货交易所等内容。

  记者注意到一个现象,深圳各区也是摩拳擦掌,在各自的产业规划中,无一例外都瞄准金融业,留足空间,差异竞争,主动承接这支北上的香港高产出大军。

  金融业,不过是深港共同培育核心产业的一部分。在当前区域竞争中,谁的创新能力强,谁就能占据产业链的高端,发展的高端。

  这方面,深港有着很强的关联性和互补性:以深圳皇岗口岸为圆心、1小时车程为半径的范围内,聚集了46家科研机构、60家重点实验室、70家工程技术中心和近300家通过国家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

  对深港而言,当前最需要的是,用一根“火柴”引燃创新资源,形成“化学反应”。

  去年5月,一个崭新的概念——“深港创新圈”浮出水面。双方签署了共17条内容的合作协议,希望通过这一平台,加速两地人才、研发、服务资源的融合互动,成为创新资源最集中、创新活动最活跃的高地。

  截至今年1月,深港双方已3次举办“深港创新圈高层论坛”、开通“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共建深港传染病研究中心和港深药物研发检定中心等。而最令科研机构兴奋的是,深港两地各自安排3000万专项经费,对具备产业化潜力、有助于经济社会发展的科研项目进行联合资助。

  学习香港经验增强软实力

  如果说基础设施和产业领域的合作,为深圳叫板世界先进城市奠定了硬件基础,那么,城市管理、政府运作、社会建设等方面的“软资源”短板,就成为深圳必补的一堂课。

  在专家看来,支撑香港这颗“东方明珠”永放光芒的优势是其多年来所建立的法律及制度,而这无疑是急于提升国际化水平的深圳所要尽快完善和研究的东西。

  从这点来看,深圳加强与香港的全面合作,首先应该建立在全面学习的基础之上。不仅是学习香港如何搞市场经济、发展外向型经济,更要学习香港在城市规划、城市管理、法律体系、政府运作、环境治理乃至市民素质提升等方面的经验。

  细节最能说明问题:香港在维修道路时,总是提前很远就设置警示牌,科学分隔道路,而且尽可能减少占道,在有限的空间里施工,以便于交通顺畅。反观深圳,占道施工比比皆是,以人为本的理念高下一目了然。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教科文卫工委主任林源昌就表示,在城市的品牌建设、城市管理、法制建设以及市民素质等方面,深圳和香港还是有很大差距。就人大工作来说,更重要的是学习香港的法治,严格依法办事。

  以港为师,需要细处入手,先易后难。比如,社工队伍建设对深圳乃至全国都是全新的制度,而香港这方面有着80年的历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深圳何必舍近而求远?

  欣慰的是,深圳已有所动作。福田区就由政府出资,率先组织上百名基层社区工作者到香港一些社会管理和服务机构、社工团体学习考察,深入社区学习香港同行的经验、技巧、做法,对比寻找差距,回来就大力支持社工民间公益组织的建立,采用购买服务的“市场之手”来弥补“政府之手”的短处。

  此外,专家建议,深港两地还可探讨制定区内城际双边服务标准,近期就可从城市管理标准、公共服务标准等方面推进,比如产生共同的旅游投诉标准,处理赴港旅游投诉,气象预报标准,两地车牌进一步放宽,适应发展需要等。

  “2008”,当璀璨的烟花升腾夜空,幻化出这样一排缤纷数字时,维多利亚湾畔翘首以盼的人们无不高声惊叹。

  时间和机遇,对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不可多得。深圳与香港,在全球发展坐标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并携手建成国际大都会之时,定将推动全国共同赢得新一轮对外开放的发展机遇和中国崛起的世界性市场效益。

  夜幕低垂,微波兴起,横跨深港两地的深圳湾公路大桥像一条银色的巨龙横卧水面,两座斜拉桥的桥塔互相仰向对方,仿佛在期待深港两地更加紧密团结,全面深入合作,迈向共同繁荣,合力谱写新的世界神话!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