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财富增长背后 有只“看不见的手”

2008/2/15 9:27:35 [稿源: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讯
  
  许鹏
  
  川东一位普通农民成了身家数十万的“炒房族”,重庆一座小镇正兴起“修壳壳”热潮;成都有股民用资产帮助租客找到工作,上海却有外乡人在买房与等待之间徘徊……这个春节,尽管大雪阻挡了不少人的回家路,却丝毫未能冲淡人们谈论财富的热情。这些平凡人的一个个生计故事,折射出财富增长最重要的内生推动力,以及资本、劳动力、土地三者不可回避的市场化冲动。
  
  一人或一国的财富何以增长?200多年前,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在著名的《国富论》中说:工资、利润和地租,不仅是一切收入的来源,还是“一切交换价值的三个根本源泉”。这样,“劳动创造工资、资本创造利润、土地创造地租”成为200多年来市场经济体系遵从的理论教条。在我们这些故事中的主人公,同样也依赖自己的劳动、资本和土地(房屋)获取财富。
  
  但这些为生计奔波的平凡人却可能不清楚,他们不仅在为自己创造价值,同样也为他人、为社会带来财富增长。
  
  成都人老王用股票账户上300万元的市值为小李获得了一份工作,这300万元作为“资本”仅仅创造了一个就业岗位吗?显然不是。300万元并未投向证券公司这样的中介机构,而是在二级市场上扩充了虚拟经济,并通过企业的直接融资为实体经济服务。
  
  重庆小镇的“修壳壳”热潮则是土地与资本结合,吸引劳动力创造财富的例子。同样道理,成都老王虽然每月有1万多元的租金收入,但这种“非工资收入”不仅没有造成资源(房屋)的空置浪费,反而促进了资源向各劳动力的有效配置。倒回30年,若不存在二手房市场,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是多么难以想像的一件事。
  
  再看劳动力要素,无论是在上海的小马、成都的小李,他们均受益于改革开放以来初步建立起的劳动力市场,虽然他们都是专业不对口(至少与在校时的憧憬不一样),但他们的境遇好过计划时代的父辈们。
  
  尽管股市的迅速上涨受人诟病,甚至被指为“泡沫泛滥”,尽管楼市的投资性需求和过度流动被认定为价格飙涨的罪魁,尽管劳动力之间的竞争也带来了定价过低等诸多问题,但这些平凡人的故事证明,我们必须正视财富增长的源泉,并予以市场化有效结合与运作,使三种要素成为真正的“商品”并得到最优配置。规避以上弊端的途径绝非充满计划色彩的行政手段,而恰恰是斯密所说的“看不见之手”。
  
  首先,资本市场须认清“过热”的根源不是全民投资,全民炒股,而是计划手段配置资本,绝大多数可供使用的资金被银行体系配置到国有单位,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后者恰恰是创造就业岗位最多、与劳动力结合最紧密、与中国比较优势最贴切的经济单位。其次,劳动力定价的问题本质上是转变经济发展模式,由投资、出口拉动向三驾马车协调拉动转变。再者,导致楼市价格上涨过快的也不是老王们的投资需求,而是所有的土地供给都由一方扮演。
  
  ———土地、资本、劳动力的有效结合让个人和国家财富不断增长,市场化配置是这一增长得以持续的制度保证。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