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1980年《婚姻法》:“感情破裂”写入法律条款

2008/2/25 11:02:46 [稿源:新闻晨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1980年,新《婚姻法》颁布,离婚的必要条件被修改为:第一,双方感情已破裂;第二,经调解无效。

  感情破裂作为离婚的一个条件在今天看来稀疏平常,但在当时,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改动,曾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在1950年颁布的《婚姻法》中对离婚只有程序性的规定,指出“男女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的,得由区人民政府进行调解……”,至于怎么样可以提出离婚,并没有明确规定。所以在文革期间,有的离婚很简单,只要指出对方是反革命分子就行,有的离婚却异常艰难,甚至会面临要婚姻自由还是要党籍的抉择。

  1980年《婚姻法》把“感情破裂”作为离婚的一个条件改变了之前把婚姻意识形态化的问题,这也使中国成为奉行自由离婚的领先国家,参与1980年《婚姻法》修订的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婚姻家庭法学研究所所长杨大文认为这一点符合世界离婚法发展趋势。

  1950年的婚姻法要修改

  1978年,杨大文45岁。

  文革前,他在人民大学法律系当老师,文革期间,他被发配到“五七”干校,管过果园、茶山,当过炊事员,后来到了北京大学法律系,文革结束之后,他又调回到人大法律系当老师。

  1978年下半年,杨大文去国务院招待所开会,那是全国第一次人口理论研讨会。在电梯里,他遇到了时任全国妇联副主席的李宝光,李宝光和杨大文相熟,因为早在文革前,杨大文就在工作上和妇联有联系。两人相遇之后,李宝光告诉杨大文一件事,那就是国家正在准备修改1950年《婚姻法》,当时已有11个单位的负责同志参加了修改婚姻法领导小组,而李宝光担任了修改婚姻法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她郑重地邀请杨大文参与。

  在电梯里短短几分钟时间内,杨大文只是知道了要修改1950年《婚姻法》这个事情,至于酝酿过程,还不甚了解,其实,这件事情早就开始准备了。

  1950年《婚姻法》是新中国成立后实施时间较长的一部法律。但文革后在婚姻家庭领域出现了很多新问题和新情况,“在文革中,法制遭到了破坏,一些陈旧陋习又开始抬头,比如买卖婚姻、包办婚姻等”。杨大文简要介绍了当时的问题。情况确实如此,据有关部门在文革结束后所作的调查,陕西省周至县终南公社双明大队第五生产队,共有16岁至25岁的未婚青年47人,由父母包办订婚的就有45人。

  1978年9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妇女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各地来的代表反映的比较多的就是婚姻家庭问题,许多代表提出:1950年颁布实施的《婚姻法》,时过近三十年,社会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思想观念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文革期间婚姻家庭法制受到了破坏,原《婚姻法》一些条文与当时婚姻家庭领域的新情况新问题不相适应,必须尽快进行修改。

  于是时任全国妇联主席的康克清向中央呈送了《关于再度建议修改婚姻法向中央的请示报告》,其中写道:我们建议由民政部牵头,联合法院、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工、青、妇等有关单位,组成修改婚姻法小组,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着手修改婚姻法。

  根据党中央的批示,十一月三日,全国妇联邀请民政部、卫生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解放军总政治部、全总、团中央等单位的负责人协商,决定成立修改婚姻法小组。修改婚姻法小组下设办公室。

  离婚条件是一大争论

  “当时全国妇联副主席李宝光为什么会邀请你加入修改婚姻法领导小组办公室?”

  “我想他们可能是看了我和其他同事所写的婚姻法方面的文章和书,那时我在北大和人大都开过婚姻法方面的课程,还在1978年写过一本小册子《婚姻法与婚姻家庭问题》,当时这本6、7万字的小册子卖得很好,发行了几十万册。”

  杨大文第一个到修改婚姻法小组办公室报到,办公室是妇联给他们找的一个小屋。后来其他成员,北大法律系的王德义,最高法院的马元,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的苏庆等相继到来。“一开始是李宝光带着我们四个人工作。以1950年《婚姻法》为基础,哪些应该删除,哪些可以保留,哪些需要修改,大家讨论,我执笔起草条文。后来李宝光调到河南工作,就由罗琼牵头这件事。这中间,苏庆去德国学习,社科院法学所又派来了陈明侠。”

  婚姻法修改小组办公室成员们并没有特殊待遇,每天中午去妇联机关食堂吃饭,偶尔罗琼会自掏腰包买来酱牛肉酱猪肝等为他们改善伙食。婚姻法修改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1978年底到1979年6月,就起草了六稿草案。

  后来,他们又带着这些草案到机关、基层征求意见。后期新的《婚姻法》又经过了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的修改。

  而在意见征集中,关于此次婚姻法修订,争论最大的两个问题,一是结婚的年龄,二是离婚的条件。而第二个问题的争论则由来已久,早在1950年《婚姻法》颁布之后,关于离婚标准的争论就一直存在,而争论的双方基本上是“理由论”和“感情论”的支持者。 (记者顾筝)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