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1980年《婚姻法》:“感情破裂”写入法律条款

2008/2/25 11:02:46 [稿源:新闻晨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中国式离婚》、《新结婚时代》的编剧王海告诉记者, 1980年代婚姻程序比现在复杂得多,单位要开介绍信,部队或者党政机关还要调查家庭情况。这些程序虽然繁琐,但却也在提醒着新人:“婚姻庄严神圣,弥足珍贵”。

  星期日新闻晨报:1980年颁布的《婚姻法》对1950年的《婚姻法》作出了修订,其中“感情破裂”被作为离婚的条件,你当时知道这件事吗?

  王海鸰:我对这件事的印象并不很深,但从现在的观点看来,我觉得“感情破裂”作为离婚的根据其实还是很科学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夫妻之间如果有人变心,婚姻就没有继续的必要了,讲得通俗一点,“留得住人留不住心”。感情这种事是无法量化的,只能根据当事人的主诉来判断,如果任何一方以“感情破裂”为由,那就说明婚姻真的发生了问题,就拿陈世美为例,一旦人的境遇发生变化,感情必然受其影响,这是不可避免的。虽然现在陈世美是贪图富贵,抛弃旧妻的典型,但我们尝试想像一下,假如陈世美迫于舆论压力仍然接受了秦香莲,他们之间也不会幸福。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现在虽然可以以“感情破裂”为由提出离婚,但法律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对某一方做出一定经济制裁。总之,我们无法以旁观者的角度揣测别人感情,因为没有相应尺度也无法量化,这种情况下,只能根据主诉者的主诉,因此这种依据还是人性化的,有科学性的。

  星期日:1980年代初,曾经有过一次关于“离婚标准究竟应该是‘理由论’还是‘感情论’的社会大讨论”,起因是作家遇罗锦在文革时与工人蔡钟培结婚,平反回原单位后即以“没有感情”为由提出离婚。我们感兴趣的是,改革开放之前人们的婚姻观念是怎样的?

  王海鸰:这件事情我听说过一些,因为曾经读过遇罗锦写的报告文学。改革开放前离婚的人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多,因为当时离婚会受到组织的干涉,有些单位会来劝说,一些夫妇考虑到影响不好,也会作罢。但有了新的婚姻法以后,以上这类家庭或者单方面想离婚的家庭的离婚率就会大大提高,和整个社会的趋势一样,婚姻也是越来越自由的。至于对婚姻的看法,我觉得就算同一时代也会不同,从现在社会来看,不少年轻人对婚姻还是太过乐观,对婚姻的实质认识不够。

  星期日:1983年曾经有个“秦香莲上访团”,36个妻子到全国妇联上访,状告她们的丈夫是“陈世美”。在组织的干预下,36个“陈世美”没有一个离成婚的。但在之后的10年内,他们全部都离婚了。后来有人说,这表明当时的妇女们没有独立意识,你怎么看?

  王海鸰: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靠其它手段把人留在身边,就像我刚才说得一样,是留不住心的。其实离婚与否与女性的独立无关,而是在婚姻中男女本来就是不平等的。自古有云:“男才女貌”。但我们应该意识到男人的才是蒸蒸日上的,而女人的貌是每况愈下的,这样的对比太明显了。尤其是人到中年之后,事实更显得残酷,毕竟离婚之后两个人面对的机会是绝对不均等的,这种不均等在社会其他方面也一直存在,比如就业方面,虽然政府机关会作出一定干涉,但还是不能实现完全的平等,而婚姻又是政府无法介入的,于是状况凸显。

  其实这种情况古来有之,孔子就娶了一个18岁的少女,歌德,罗丹,都把自己的灵感建立在女人最美好的时光上,待其人老珠黄又常换常新。而女人中能做到的只有杜拉斯吧,这还是极端的例子。所以我说,婚姻中的不平等造成男女对待离婚的态度大不相同。另外,在生活当中,女性其实比男性更独立。男人其实是种社交的,群体性的动物,很难独自生活。现在在发达的大城市里,单身女性比男性多,就是因为她们独立能力强,有各自的事业,所以不愿迁就,她们更倾向年长的成功男士,这也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婚外恋的几率。我个人觉得,你说的这件事件,也有可能有些妇女抱着惩罚的心态,知道无法挽回,又不愿就此放手,可能也有因为孩子的原因,离婚的原因是很多的,绝对不是仅仅因为妇女缺乏独立。

  星期日:我们很想了解1980年代离婚者的想法和经历。我们知道你也有这样的经历,当时是否也是因为对婚姻了解不够呢?

  王海鸰:我当时可能是因为太自信了,自以为能掌控婚后的一切,现在看来,其实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对方的,年轻的时候总是不愿听从别人意见,非要自己流血受伤了才知道。现在回头看,我觉得婚姻中最重要的是价值观的一致,听起来很抽象,其实是对待生活和人生的具体看法,当然这种价值观的一致也是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上的,就像一见钟情这种化学反应不可能发生在你和乞丐身上,所以社会地位的平等也是必要的。

  不过,如果一个人视作珍宝的东西另一个人不屑一顾,一方嗤之以鼻的事情另一方却趋之若鹜,其实在一起是很痛苦的,也看不到希望。总之,婚姻不是光有爱情就可以维持的,人们常常把爱情歌颂得无比美好,其实并不现实,连马克思也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爱情也是上层建筑,当然也要有经济基础,更何况比爱情更复杂的婚姻。

  星期日:《中国式离婚》里的林小枫和《新结婚时代》里的顾小西是否能代表两代人的婚姻观?

  王海鸰:其实这两个角色的婚姻危机是不同的,林小枫是因为当事人的内在原因,顾小西则是双方家庭的因素,很难做对比。其实我想表达的婚姻观在《大校的女儿》里表现得比较清楚,爱情不是婚姻的唯一内容,婚姻不是爱情的唯一形式。不过两代人的婚姻观肯定是有变化的,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那些80后,结婚快,离婚更快,首先新的婚姻法使这些程序变得简单,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对婚姻没有正确的认识,对共同生活的磨难没有做好思想准备。要知道婚姻不是人性的产物,是在私有制的条件下产生的,更何况爱情本来就维持不了多久,所以喜新厌旧是人的正常个性。很多人正是对这点认识不清,对婚姻的期待值太高,要知道婚姻是冗长的,琐碎的,甚至有时候面目可憎。现在很多人就是对这点认识不清,又觉得离婚后有翻本的可能,所以对待婚姻很冲动。而以前的婚姻从程序上来讲要复杂得多,单位开介绍信,部队或者党政机关还要调查出身,毋庸置疑这种形式的繁琐会对内容产生影响,让人觉得婚姻庄严神圣,弥足珍贵,毕竟得到的不易会让人愈加珍惜。 (记者戴震东实习生金海韵 )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