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政务公开 除了办公电话还有多少空间

2008/4/2 14:11:51 [稿源:半月谈] [作者:] [编辑:胡蓉平]

    今年年初,云南昆明市向社会公开了全市各级领导干部办公电话,引起广泛瞩目,由此也引发了人们对政务公开的更多期待。许多人在问:这一政务公开的新生事物能否坚持下去?除了公开电话之外,群众最希望、最需要公开的政务信息还有哪些?5月1日,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将正式施行,这些问题将得到有力的回答。

    群众:除了电话 我们需要了解更多

    上到书记、市长,下到乡长、镇长,在昆明市各级领导干部办公电话公布之后,更多的“电话公布”浪潮席卷了昆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陆续将自己的电话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随后又公布了专门监督这些电话是否有人接听的投诉电话。这一切,都让昆明的老百姓感到了“异常震动”。

    “没想到现在有困难可以向市长直接反映了,老百姓可算是真正摸到政府的门了!”昆明某中学老师于蔓文说。在半信半疑中,于蔓文拨通了市长张祖林的办公室电话反映一个交通问题,“虽然有点难打通,而且市长本人外出开会去了,但接电话的工作人员非常认真负责地做了记录,很快就给了我反馈。”

    电话的公布似乎起到了某种“导火索”的作用———人们因此对政府的政务公开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期盼和空前高涨的热情:“除了电话号码,我们需要了解更多!”

    一家大型企业负责人吴晓昆告诉半月谈记者,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专门提出要更多地公开政府信息,这让他兴奋不已,因为这可以解开他心中很多的疑惑。

    “政府一年到头到底为市民们办了哪些事,我们其实都不太清楚;我们每年都在缴税,但是对政府到底把这些钱用到了哪里也不清楚。所以,除了办公电话,还有许多重要的政府信息需要公开,比如说应该每年公开发布财政支出报告,定期公布政府各个部门所做的各项工作。”吴晓昆说。



 

    半月谈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昆明市的老百姓普遍对公布领导干部电话表示欢迎,因为通过电话,有了一条最直接的官民沟通渠道。但群众也指出,光公布电话是不够的,政府应有更广泛的渠道来发布更多的信息。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社会学家杨福泉认为,无论是电话还是其他政府信息的公布,其根本目的都是提高行政效率,方便群众。政务公开应该循序渐进,首先公开电话号码等联系方式是最直接、最有穿透力的方式,能让老百姓消除心理障碍,形成社会监督;其次应该是公开政策、定期公布大事要事,让更多的人来理解政府行为;最后是在“透明行政”理念的基础上,形成政府与民众对话的平台。

    干部:政务信息公开 需要公众的正确理解

    电话公开打破了昆明很多政府领导干部常规的工作方式:置身于“阳光下的监督”,各级干部工作节奏不断加快,对待老百姓的态度增添了很多的耐心和笑容。然而,在每天的公务外还不得不对诸多的电话答疑解惑,官员们也感受到了快乐与烦恼的并存。

    昆明市西山区教育局局长李汝林告诉记者,现在每天平均接到30多个群众打来的电话,电话内容涉及方方面面,除了和教育有关的外,还有很多是老百姓生活方面的,包括委托买书、房屋漏水影响孩子学习等问题。记者估算了一下,每个电话的平均时长在五六分钟左右,加上笔录、回复、处理的时间,李汝林每天将用3个小时左右来接听电话。

    李汝林认为,公布电话是打造阳光政务,实行政务公开的一种好方式,但政务信息的公开和公众对信息的接受是一个双向互通的渠道,一方面,政府要尽可能多地公布相关政务信息,另一方面,公众也应该正确理解这些信息,适当地运用这些信息。

    云南大学教授任新民表示,政府实行公布电话等政务公开举措,是在保障老百姓知情权的基础上充分授予监督权,并尽量缩短行政环节,方便群众。如果有的群众不能理解政务公开的本质,抱着“领导说了好办事”的心态,不分事情大小,不分部门职责划分地向领导打电话,实际上是降低了行政效率。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除了渴望公众要正确理解政府的信息公开外,政务信息公开的底线也成为很多政府工作人员关注的焦点。昆明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说,电话公布后,群众要求公布更多政务信息的呼声日趋高涨,有要求公布领导手机号码、家庭住址的,还有要求公开财产收入的。

    云南省商务厅信息化处处长施雪梅认为,今后政府信息公开将尽可能满足公众知情权,但应该有个公开的底线,确保在满足公众知情权的前提下也保护官员的隐私权。家庭住址、手机号码等信息涉及私人隐私,可采取在纪检监察部门等内部公开的方式,如果全部对公众公开,肯定会对领导干部的正常生活造成一定的影响。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将终结 “电话”之争

    专家认为,今年5月1日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施行以后,政务公开将有明确的规范,类似电话公布等信息公开的内容将在条例的框架下得到支持,人们对于目前“昆明电话公布事件”是“做事”还是“作秀”的争论将被画上句号。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昆明此次将领导干部电话向社会公开是昆明市委、市政府领导人个人的理念与现行制度的有机结合,更重要的是,这种做法也是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一种先行探索。

    汪玉凯告诉记者,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实施将使政务信息公开法定化,工作电话等信息的公开当属条例范畴,届时除一些必须保密的特殊电话外,所有政府部门的电话都应向社会公开。在“以公开为原则、以不公开为例外”的精神指导下,条例规定除了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外,行政机关将主动公布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此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国务院各部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部门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

    全国政协委员刘革新认为,条例的出台确保了政务信息的有效公开和民众对政府的有效监督,表明中国政府近年在“创造条件让人民更有效监督政府”、畅通监督渠道上动了一番脑筋。这种变化正由一种被动的“松动”,变为主动的“开放”。 (半月谈记者 伍皓 王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