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市场经济与普通人的受益

2008/4/8 9:44:50 [稿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我的一个基本判断是,自从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人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美好。就物质生活而言,我们告别了短缺、告别了长期靠粮票、布票生活的年代,步入了一个绚丽多彩的生活时代。就精神生活而言,也比改革开放前更自由、民主、宽松和多样了。所有这些,在中国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是划时代的。尽管还有种种不如意,但这是前进中的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一个社会不可能没有问题,我们宁肯面对前进中的问题、发展中的问题,而不是面对不发展的问题。     

    市场经济会使广大的普通人收益的判断在一切市场经济国家都可以得到证明。1999年,因经济史研究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罗伯特·福格尔在美国经济协会所作的演讲中指出,我们最穷的公民所获得的舒适程度甚至是100年前的皇室成员所不知道的,例如彩电等。过去只有女王才能穿的丝袜,现在几乎所有的女士都可以穿,一直到上一世纪的80年代,手机还是少数人的身份象征,而今天、已经相当普及了。这方面的例子俯拾皆是、不胜枚举。     

    为什么市场经济会使广大普通人收益呢?这是因为基于盈利的目的,企业必须进行大规模生产,要大规模生产就必须为大多数人生产。还以丝袜为例,如果仅仅是为女王提供丝袜,即使女王穿再多的丝袜,其数量也是有限的。于是,企业的成功并不在于给女王提供了更多的丝袜,而在于使丝袜的成本下降,成为广大妇女的消费品。     

    丝袜的案例具有普遍意义。通常而言,任何产品都要经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企业提出新的创意,进行新的设计和尝试,在这一阶段,主要由追求时尚的有钱人支付研发费用,率先创新的企业由此获得超额利润。第二阶段的任务是产品的改良,工艺的提高、成本的下降、并且通过进一步的市场开拓,使该产品能为更多的普通人所接受。能否为广大的普通人所接受是企业这一阶段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于是我们看到,市场经济总是进行着激情创新,并且总是迅速地把这些创新的成果变得便宜,变得过剩,接着再继续创新,并由此惠及普通人。     

    为了更深刻地理解市场经济带给普通人的福祉,想象一下自然经济下的生活:缺少分工、缺少交易,人们自给自足,吃着自己菜地种的蔬菜、吃着自己的母鸡下的蛋,再自己织布,自己缝衣,人们所享受的物质内容基本上是周而复始的循环,这就是我们五千年自然经济下人们生活的生动写照。还可以对照一下计划经济,全世界的计划经济国家,不管资源有多丰富,却无一例外的是短缺,是统一的、没有个性的、少得可怜的服装、食品和消费品。而一旦步入市场经济,人们的生活水平就迅速得到了普遍的提升,甚至可以吃着中美洲的香蕉,开着德国的汽车、穿着意大利的皮鞋、看着日本的电视。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我们的电视和手机已相当普及,我们的服装已经变成了时装,我们中国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圆了汽车梦。然而,在三十年以前,这一切都是不可想象的。     

    人们总喜欢比较,问题是怎么比。还以丝袜为例。美国学者查尔斯·韦兰在《赤裸裸的经济学》中讲道,一个世纪以前,买一双丝袜要花205美分,当时的平均工资是14.8美分。所以,在1900年、丝袜的真实成本是普通美国人1小时41分钟的工作量。今天,虽然丝袜的价格涨到了大约4美元,而美国人的工资大约为每小时13美元,一双丝袜仅花费了18分钟的工作时间。在我国,改革开放初期,人们的工资每月只有几十元,一台电视机几千元,买一台电视机要攒很长时间的钱,现在一台彩电一两千元,一般人一个月的工资就可以买一台。看来,只有进行技术性的换算才可以进行比较。     

    人们进行的另一项比较是收入差距是否拉大。就我国的情况而言,那些市场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国有经济部门最少的地区,财政收入占GDP比例最低的地区,恰恰是收入差距最小的地区。在这些地区,每个人都忙忙碌碌,能挣大钱的挣大钱,能挣小钱的挣小钱,彼此之间没有更多的时间“互相关心”,心理上感觉到的差距反倒小了。这就是说,市场经济并不必然地造成两极分化。我国现实中的收入分配差距的拉大,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垄断,例如某些国有企业的垄断而产生的垄断利润;由于公权进入市场而产生的腐败;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对资本的偏爱而没有很好地保护劳动者的利益。所有这一切,恰恰是旨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改革不到位的表现,恰恰说明我们必须沿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方向继续前进,真正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至于讲到平等和自由,因为市场经济是在文艺复兴和资产阶级革命以后诞生的,本身就是以平等和自由为前提和背景的,它的最伟大的贡献就是打破了世袭身份的不平等。亚当·斯密特别强调自由劳动对于市场经济的意义。他说:“妨碍一个人,使他不能在自己认为适当的用途上劳动,也就妨碍另一个人,使他不能雇用自己认为适当的人。”只有这样,每一个人才能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才会有学习的冲动,才会有整个社会的垂直流动,这个社会才是充满生机的。我们从中国农民工的自由流动和其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贡献中可见一斑(计划经济下农民是不能流动的)。真正的不平等是机会的不平等。弗里德曼曾经指出,在一些封建社会,比如中世纪的欧洲,独立前的印度和现在南美洲的许多国家,世袭身份决定社会地位。这才是最不平等的。在一个没有经历市场经济的国家,我们更需要强调为每个人创造平等的机会。    

    有人作过这样的试验:(A):你赚120000元,别人赚200000元。(B):你赚100000元,别人赚85000元。通常人们会选择绝对收入下降而相对收入上升的B,而不是选择绝对收入上升从而实际购买力增强、相对收入下降的A。在发展市场经济的过程中我们经常碰到这样的心态,这是一种并非积极向上的心态,它会影响我们对问题的观察和判断。(李义平)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