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网络民主是个好东西 “拍砖”填补“异议”稀薄

2008/4/21 9:34:26 [稿源:南方日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网络民主是个好东西

  广东省委书记、省长邀见网友的深思考

  综述

  网络是个好东西,这不是针对哪一个人而言,也不是针对哪一个群体而言,而是针对国家和民族而言。

  在今年全国两会结束之后,温家宝在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两会”期间一直在上网,广大网民为国分忧,提出数百万条问题和建议,参与者上亿,群众关注两会的热情如此之高,这是对政府的信任、支持、鼓励和鞭策。

  对官员来说,这是网络时代的“亲民”;对网民来说,这是网络时代的“亲政”。

  对话就意味着交流和互动,意味着隔膜消解的机会,意味着“下载”一个阳光政府的可能

  在2008年的春天,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吹响广东思想解放的号角之后,再一次和广东省省长黄华华一起把眼光投向了网络,并在南方新闻网、奥一网等省内新闻门户网站发出欢迎网友“灌水”、“拍砖”的邀请信。

  4月17日的汪洋、黄华华与网友圆桌座谈会由是诞生。

  网络带领我们进入自由和平等的虚拟王国,人民的喜怒哀乐在这里最能得到充分展示。当官员借助网络眼光向下看,政府也就更容易发现那在历史上曾被唤作“子民”的人民有什么样的需求,有什么样的建议,又有什么样的呼声;哪些事情让他们振奋,哪些事情让他们忧虑,又有哪些事情让他们生气甚至是愤怒。

  无论是黑砖窑事件的揭露,还是重庆钉子户事件的“完美解决”,又或是纸老虎事件的几乎毫无悬念的“悬念”,都是网络上传民意、推进对话的绝好样板。

  对话就意味着交流和互动,意味着隔膜消解的机会,意味着“下载”一个阳光政府的可能。当民主触摸可感,当开放的政治脚步临近,当“政府上网”、“阳光工程”真正提高了政府工作的透明度,民智也便能够得到更好地开发和利用。

  公共讨论中得到了核爆式剧增猛长,如果网友在虚拟和现实世界实现自治自律自组织,公民精神在网络的民主训练中将加速成形

  利用网络上传民意、下载阳光政府,已经有史可鉴。1994年,加拿大政府公开了一份划时代的文件———《运用信息科技改造政府服务之蓝图》,使得该国成为最早应用网络民主的国家。

  几年前,美国俄亥俄州的哥伦比亚市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电子市政厅”,通过一个双向的通讯系统,居民可以经由电子设备真正参与地方计划委员会的政治会议,能在家中对地方分区、建设高速公路等建议进行投票,可以参与讨论,发表广播演说。美国正在建设的交互式“公民参与中心”(CitizenParticipationCentre)则能把各种联邦机构的几千个地方办公室纳入其中,公民可以很方便地同所有联邦机构的公共事务部门通信。

  历经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创造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也走进了改革的深水区、烈焰区,中国人民的政治热情已被点燃,政治参与更在全国“两会”、各类听证和包括网络在内的公共讨论中得到了核爆式剧增猛长。

  倘若不积极应对这一切,并顺势利导,政治参与的爆炸式增长就有可能成为不稳定因素。对于我们这个刚刚从长期积弱中一跃而成为大国的民族而言,无论是在虚拟网络还是现实社会中,“情绪宣泄式”的民主是特别需要回避的“政治不成熟”。如果网友在虚拟和现实世界实现自治自律自组织,我们的公民精神在网络的民主训练中加速成形,中华民族就能更好更快地成功转变为一个成熟的“政治民族”,而这将奠定民族未来发展、繁盛之不世基业。

  善用网络,充分“上传”民意,使各方施政意见都将在网络的T型台上“走秀”,以求观众掌声,评委打分,最终选出最佳“施政秀”

  在尝够百多年动荡的苦头之后,中国终于在上个世纪步入了近代以来最长同时也是最稳定的发展期。毫无疑问,中国龙现在仍然需要在一个辽阔、稳定而厚重的大地上空起跳、腾飞。

  善用网络,充分“上传”民意,使各方施政意见都将在网络的T型台上“走秀”,以求观众掌声,评委打分,最终选出最佳“施政秀”。这是一个令人向往的美好政治愿景。但是,网络也很可能传播谣言、放大矛盾,滥用网络民主的行为将引发不稳定。因此,网络民主又特别需要制度化。

  这一切正如汪洋在座谈会当日所说,网络听民意要制度化,要与网民共同打造健康的网络民主平台。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能够形成网络民主“上传”民意的制度,使网谏成为决策依据,广东的思想解放也就能更好地在体制内外形成合力,共同推进广东的科学发展。在更深层次的意义上,就有可能使推动一个更“阳光”的政府被成功“下载”。

  专家视点

  电子民主直接喊话有助于反映问题但不能替代科层制度

  省委书记、省长与网友面对面坐到一块,如何解读这一新的政治现象?借助于网络的民间力量如能更有效地参与社会治理?如何看待这种网民的“越级”对话?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大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院长任剑涛。

  “拍砖”填补了“异议”的稀薄

  记者:年前,省委书记汪洋、省长黄华华邀请网友就广东的建设和发展“灌水”、“拍砖”。引来网民和舆论高度评价和积极议政。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任剑涛:作为高层官员,汪洋、黄华华邀请网友“灌水”、“拍砖”,表达主动跟公民沟通的愿望,借助网络的平台,他们打开了一个公众交流的通道,“拍砖”具有批评的含义,现在会有几个官员愿意公开表态接受“拍砖”?在中国缺乏“异议”传统,借助网友座谈会的方式,为我们这个民主制度、科学决策制度供给相对缺失的社会,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使各种不同意见表达出来,为广东的建设和发展服务,是值得称赞的。

  过去,我们的领导常常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现在却可以在一个相互尊重的平台上进行交流,有助于克服现有体制之下信息交流不畅的毛病。

  从更深的层次来说,长期以来,在中国,高层领导想“理想”,信奉发展逻辑;基层领导想“现实”,信奉生存逻辑,理想和现实之间存在脱节,现在提供这样一个交流平台,可以使公民更好地了解高层决策的意图、目标,同时也可以让高层更多地听到基层公民的声音,对实现科学决策也有好处。

  新一轮解放思想不能仅仅靠体制内力量

  记者:的确是有这种情况,在汪洋、黄华华发出邀请之后,相当一部分临时代课教师在网上反映他们的生存和事业处境艰难,希望能够解决。但是,网友之中也不乏专家学者,与“汪帅”大拉“政治家常”。其中,“岭南十拍”、“十问东莞”等强帖产生巨大影响,似乎正与体制内的驱动形成合力。这是不是意味着,今后广东的思想解放应该继续多借助民间社会力量?

  任剑涛:改革开放以来的历次解放思想都是依靠体制内的力量。体制内的力量具有可控性的优势。在中国乱了150多年之后,高层依靠体制内力量推动国家的现代化,是一种历史的选择。

  不过,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体制内的力量对改革开放的驱动一直处于递减状态。上世纪70年代末,通过给广大干部平反昭雪,形成了团结一致向前看推动改革开放的局面。1992年,邓小平南巡,当时广东的高层干部与邓小平产生了呼应,推动了第二次思想解放。但这次思想解放显然与1978年的解放思想,在全国很多省市形成共鸣的局面,有所不同。

  今天的中国社会,历经30年的改革开放,给大家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百姓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在民主制度、科学决策制度供给相对缺失的情况下,官员、商人、农民工、知识分子等等几乎所有的人都具有强烈的不安全感、不幸福感,人人都有自己的不满。

  因此,高层有必要直接与公民进行互动。

  要避免仅借电子民主形式达到轰动新闻效应

  记者:最近几年,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很多地方开始公布职能部门主管领导电话、电邮,也有很多声音要求人大代表与网民、选民直接对接;现在,广东网民则受邀“越级”向主政者直接对话了……

  任剑涛:我们可以公布官员的办公电话、电子邮箱,但是公布官员手机号之类的做法,不应赞成。官员的私生活和公共生活,应该分开。在一个现代社会,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应该有一个必要的区分。

  产生这些情况的原因还是在于我们的科层制界限不清,这就很容易导致高层不了解基层情况,而基层却又过度关心国家大事,造成了行政资源的浪费。

  在我看来,哪怕是最高层的官员也有权利直接与公民对话,这也是一种民主的诉求形式。“越级”喊话有助于反映问题,但是对于解决实际问题来说,还是应该依靠程序化的科层制度。

  记者:马克思曾经说,蒸汽、电力和自动纺织机甚至是比巴尔贝斯、拉斯拜尔和布朗基诸位公民更危险万分的革命家。前段时间,南京通过公推公选、电视PK产生四名新任局长。广东要实现科学发展,为实现中国的科学发展杀出一条血路,应怎样利用新兴的信息技术、电子媒体?

  任剑涛:网络民主、现代电子民主不能替代制度的安排。否则,必然会出现电子媒体意见表达的“恶意”爆发。乱报110、120、119的情况已经屡见不鲜。现在,网络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训练理性公民的空间和机会,媒体则要避免仅仅借助电子民主形式达到一种轰动的新闻效应。

  电子民主直接喊话,不能替代科层制度。高层官员通过现代电子媒体了解基层声音,十分值得期待,但是不宜过多地介入微观决策之中。二者形成配合,就既有助于反映问题,也有助于解决问题。

  谏客声音

  官员要懂网络勤上网网友要学王安石司马光

  安增科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WTO与湖北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法学硕士、经济学博士,也是积极给广东“拍砖”的网友,他也参加了与汪洋、黄华华的见面会。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网络,一个在湖北工作的博士,怎么会如此“义务”地为广东发展的问题殚精竭虑。对网络民主,这位“大虾”(大侠谐音,指网民中威望高者)也有独特的见解。

  有人一谈到网民,就跟不良概念混在一起

  记者:网络是一个自由表达的平台,您对网络民主有怎样的期待?

  安:首先政府官员必须懂网络,爱网络。据我观察现在有不少官员并不懂网络,有些甚至连电脑操作、打字都不会,这样如何跟网民互动。

  第二是在观念上改变对网民的一些不健康概念的联想,因为我们一谈到网民,好像就跟不学无术、百无聊赖、惹是生非等不良概念纠缠在一起。

  网民中的确有一些不良分子,但同时又有很多有识之士,需要懂得鉴别,并尊重网民,同时将自己也看作一个网民。

  第三是勤政,因为你上网,获取网络信息是要付出时间的,与网友保持联系会占用大量时间,如果缺乏勤政精神,距网络于千里之外,那么网民的意见也会离你很远。

  同时,期望网友形成类似于北宋政坛的清凉之风。我们网络最大的不民主就是网民强奸人意,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别人,这是不讲道理的,就像西方把它的价值观强加于中国。

  北宋政坛有个现象很特别。王安石跟司马光的政见水火不容,但是他们在政坛下的友情是水乳交融,我们的网友离这个层面太远了。不仅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且是相互攻讦。

  如果政府是可谏的,我愿多谏

  记者:对于自己在网上拍出的:“砖块”,有多大的解决期望?

  安:汪洋书记在网友见面会的开场白中有句话说得很实在:我们不能希望开这样一次会议就能解决问题,这次座谈会形式大于内容,做出这样一种姿态给各个部门的官员看,让他们意识到重视网络民意的重要性。

  如果我们多出几个这样代表网民利益的“大虾”,一方面他们可以解释社会问题,起到社会减压作用,另一方面如果对重要的问题深入思考,将它提炼形成观点,通过它的影响力向有关部门反映。

  记者:对于“网络谏客”这个头衔能否接受?

  安:这是受儒家文化传统的影响,在儒家文明之下,对政府的依赖心理很强大,这是一种社会传统,就是我们所说的“清官清洁”。谏,是大臣对皇帝的进谏,似乎地位是不平等的,但是我不反感这样的称呼,如果这个政府是可谏的,我愿多谏,如果是不可谏的,我睬都不想睬。

  各方论网络民主

  ●网络的发展,使公共管理事务更透明、更开放、更民主;网络语言更直率、更全面,这就要求我们各级领导干部要善于从网络中听取民意、采纳民意,并以此来监督、鞭策我们的工作。显然,在这方面,广东领导人作出了榜样,值得各级领导干部学习。

  ———人民网网友

  ●领导尊重网友的意见,网友更敬重领导平易近人的风格。希望广东能在好领导的带领下,克服经济转型中的困难,成为科学技术发展的排头兵,为我们国家创造更多的核心技术。———新浪网友

  ●汪帅果然是带头解放思想,从贺信拜年到接受QQ号到今天见网友拍砖,汪书记对互联网的重视全部体现在行动上了。对互联网的重视,就是对民意的重视,希望我们更多的百姓意见能传递到高层领导那里。———深圳论坛网友

  ●省委书记与网民共同“灌水”,领导欢迎网民就政府工作“拍砖”,这样的事,其最大的“含金量”,在于通过互联网这一平台,让百姓与领导们从感情上不再是“我们”和“你们”,而是发自内心的“咱们”。如果全国上下形成了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类似互动,也就意味着我们的网民继“量的飞跃”之后,“质的突破”也跟上了。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

  ●官员利用网络搜集民情民意,绕过了森严的行政壁垒和重重的人为障碍,抛弃了陈规陋习、繁文缛节与公文旅行,可以最快速度、最大限度保障官员了解到真实民意,为自己的行政、决策提供依据。

  很多网友认为,应该大力提倡官员上网。因为官员上网不仅可以使其以更加亲民的形象更多地倾听群众呼声,更加迅速、准确地做出符合民意的决策、办好符合民心的好事;还有利于在政府和公民之间建立良好的基础性的信任关系。

  ———光明日报

  ●虽然网民的言论也只是民间智慧的一小部分,现实中既有电子鸿沟,也有沉默的螺旋,但是,只要领导真正愿意和能够做到科学决策,思想真正解放了,禁锢发展框框打破了,只说不做的广东人就有可能再创一番新天地。我们期待广东书记省长见网友,是期待着一个真正的思想解放。———《联合早报》

  ●此次网友“拍砖”会上,(广东领导人)更进了一步,鼓励网友“放肆”去“拍砖”,不要留有情面。正因为如此,网友们才能真正打消顾忌,推心置腹说真话,“拍板砖”,“拍砖”会上才会冒出许多闪光的思想,难得一闻的建言,收获成果的当然是鼓励他们“放肆”的“始作俑”者了。

  ———新华报业网

  ●“书记、省长见网友”第一大实践价值在于善待民意。官员要做出真正的政绩,就必须重视和解决民生问题,这就要求必须善于倾听、采纳民意,正如“可以不赞成某人的观点,但一定要倾听他的观点,捍卫他说话的权利”。网络是一辆容积大、速度快、良莠不齐、上下车方便、透明的“民意公共汽车”,“书记、省长见网友”所体现出来的正是对民意的尊重和善待。

  ———华商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