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中国的规模效应与“绿色崛起”

2008/6/2 11:29:09 [稿源:北京日报] [作者:胡鞍钢] [编辑:胡蓉平]
    从全球视角来看,中国不仅需要“自主的崛起”、“开放的崛起”、“快速的崛起”,更需要“绿色崛起”——

    ●中国崛起是世界的机遇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每年以平均9%以上增长率持续快速发展,中国崛起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那么,怎样看待中国崛起对全球的影响呢?我认为,从全球视角来看,中国崛起对世界的影响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的规模效应。

    一是人口规模的效应。我们可以看一下,美国经济起飞在1870年时为4200万人,占全世界的人口比重也只有3.16%,1950年日本经济起飞的时候是8300万人,占世界人口比重也只有3.3%,但中国从1978年经济起飞的时候其实人口总量已经达到9.6亿人的规模,当时占世界总人口比重超过了22%。从今后来看,由于不仅是中国也包括印度,这种超大规模的人口的崛起,本身也会创造世界新的发展黄金时期。从世界范围来看,1870年到1913年是世界第一次黄金发展时期的话,当时世界的经济增长率大体是2.12%;1950年到1973年是世界第二次黄金发展时期,当时世界的经济增长率大体是4.2%;从1990年以后,如果算上印度和中国崛起的话,全球的经济增长率达到3%,这是按照世界银行数据计算的,今后有可能出现世界第三次黄金发展时期,即从1990年以后到2020年30年的时间,会创造类似于第一次、第二次黄金发展时期。这样的发展期与人口规模效应有很大关系。

    二是创造就业的规模效应。我们来看一些数据,1960年,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高收入国家的劳动力总量大体占了全世界的20%,到了2002年,已经降到15%,从中国的数据来看,一直保持占世界总量的1/4。但是如果我们扣掉农业劳动力,仅算非农业劳动力,那么,我们可以发现,1980年中国非农业就业劳动力占世界劳动力总量只有6.5%,但是到2002年就增加了将近一倍,超过了12%。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如果OECD的国家劳动力比重继续在下降,中国的非农业劳动力比重继续上升的话,那么我们估计在2010年到2015年期间中国的非农业劳动力总量就会相当于OECD高收入国家的全部劳动力了。这表明,如果我们仍然可以保持比较高的人力资本投资,保持相对低的劳动力价格,那么,全世界的工作岗位走向中国是不可避免的。

    三是超大经济规模的效应。根据麦迪逊所做的最新预测:中国在2015年前后经济总量就可以超过美国,并认为中国占世界经济总量比重可以达到23.1%。当然不只是中国,还包括印度,都会迅速在全球经济总量比重扩大,这种超大经济规模会对全球产生极大的机遇。

    四是开放市场、扩大贸易的规模效应。美国在其经济起飞的时候,贸易占全世界的贸易总量是迅速提高的。我们可以看一下这样的数据:中国的出口贸易总量占世界总量从1978年的只有0.8%,2006年已经达到了7.2%,到2010年,应该有可能接近10%。当然这种出口对全球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既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但总体上来看,由于我们出口的增加也带动了我们整个进口的增加。可以说,中国贸易从长远来看还是相当有增长潜力的。

    以上四个方面说明,中国给全世界创造了很多贡献,可以说,中国崛起是世界的机遇。

    ●中国不仅需要快速的崛起,更需要“绿色崛起”

    但是,事物总是有两个方面,还应该看到中国经济增长中的负面,这就是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的规模效应。

    随着世界经济总量的地区和国家布局发生变化,也包括产业布局大转移,包括出口比重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和欧盟一次能源的消耗占世界的总量比重是迅速下降的。最近IEA(国际能源署)的一个最新报告显示,很可能中国不用到2015年,中国的能源消耗将会取代美国。当然,到了2030年以后,彼此之间可能会换一个顺序。这是从一次能源消耗方面看的。

    再来看一下中国崛起所产生的边际的资源消耗影响。根据BP(英国石油公司)的数据,1994年到2004年,中国的能源、煤炭、石油、钢铁对世界市场影响极大,不仅是资源本身的消耗,而且对世界的资源价格也产生了重要影响。我们也计算过,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库来计算一下中美自然资产的经济损失,我们看到美国占它的GDP是下降的,我们是上升的。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包括欧美日三大经济体的最大的利益相关者,所以,中国不仅需要自主的崛起,还需要开放的崛起;不仅需要快速的崛起,更需要“绿色崛起”。

    (作者系清华大学教授)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