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1991年:民工潮

2008/6/2 16:31:31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胡蓉平]

  马路是银行,工厂是钱庄。
  
  两手空空来,回去盖楼房。
  
  ——新民谣
  
  90年代的钟声响彻在北京城的时候,细心的市民会发现这样的场景:
  
  街头“卖牛奶”的第一声叫卖,远比街心花园的老年迪斯科来得更早;而午间建筑工地“吭唷”声,又比舞厅“蓬嚓嚓”显得更欢;“叮叮叮”的门铃声,时常打搅你的午睡;手持各种证件的“灾民”,贸然闯进机关和住户,在困惑不解的主人面前,操起难懂的方言,顽强地推销自己或自己的产品。
  
  在成都,流动人口正神奇地变成这个古老城市的又一景观,他们的影子无所不在,从事的劳动无所不包。广大市民在这一年开始惊呼:吃苦耐劳的农民,已经开始把买卖做到你家门口了!城市是块宝地,又是块巨大的“洼地”,农村劳动力每天每时都一刻不停地朝这洼地里流动和倾泻。
  
  腊月将尽,他们怀揣着挣来的钱回家过年,元宵前后,当空气中还萦绕着爆竹的硝烟味,城市居民还在津津有味地享受着春节的喜悦和各种口福时。他们——过完春节的农民们,又整装出发了,背负各种梦想,以更汹涌澎湃的气势,再次向中国的各大城市进发,川军,皖军,豫军,鄂军……仿佛从天而降,汇成了强大的民工潮,这股富有勃勃生命力的大潮席卷而至,猛烈冲击各大城市的车站码头。这年开春,人们翻开报纸,打开电视,看到的都是类似的主题:郑州火车站,不堪重负;南京汽车站,人满为患;沿长江客运码头,民工如洪水般汹涌。
  
  街头巷尾,车站码头,顺着街沿,倚着桥栏,那些来自山区的“找工作”的人或站或立或蹲,那沾着灰尘,涂着黄泥的衣鞋,那或背或放的大花被盖,把街头点缀得不伦不类。一本本摊开的家具图,一辆靠墙停放的有些生锈的三轮车,一把把被砖沙磨薄的磨亮的砖刀,一副副在路边支起的钉鞋掌,一柄柄立起的滚刷,……鲜明地向过往行人昭示他从事的职业或“工种”。
  
  到本年止,中国23个百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日均流动人口总量达1000万,其中,上海183万,北京130万,广州110万……,综合上海、北京、沈阳、成都、西安等6的城市资料,外来雇工比例如下——
  
  建筑业雇帮工占流动人口25%-30%,一般居住两年以上;从事服务、修理业的占流动人口10%-15%,一般居住几月,长则数年。
  
  除了摆摊卖水果、蔬菜,裁剪之外,还有从事搞搬运,拉蜂窝煤,补鞋,磨刀,打家具,收破烂等同市民密切相关的五花八门的劳动,他们还乐于充当医院、学校、机关等单位所需要的勤杂工,花木匠,炊事员甚至看门者守更人等,青年女性多受雇于旅馆业、饮食业的个体户承包者和家庭保姆。
  
  盲流,既是一个象征,又是一个隐喻,在过去,它几乎是愚昧、肮脏的穷要饭的同义词,他们中间绝大多数是因为贫困饥饿的威胁,万般无奈之下流落城市里的,又找不到谋生的就业门路,只好乞讨为生。
  
  如今不同了,那张张朴实的面孔显露出的每一个表情,都在改变城市人的传统观念。
  
  这一年,早已辞去村长职务奔向城市的张村长衣锦还乡,这消息传遍大别山腹地的村落,村民们纷纷上前讨教取经。当村长离开的时候,在迈往外地的山路上,外出打工的人流使得寂静的山路热闹起来,成为这个村子百年来一大景观。
  
  这一年,在大巴山一个山村里,几乎关闭的储蓄所,忙得四脚朝天,腊月三十前5天,存款额急剧上升,竟达30万,全部为外出打工经商回乡过年的农民所存。
  
  “青壮出门去,唯留童妇吏”,内地山区,老区,贫困地区劳动力不断外流,惊动了当地党政领导,在苏北农村进城打工占70%以上,淮河中游的南岸有一个54万人口的小县,外出人口达12万之多。
  
  “要想富,就得雇”。城市成了他们唯一选择的营地。
  
  在这一年市民的记忆中,城市越来越像城市,城市也越来越不像城市。
  
  幢幢高楼拔地而起,条条大道越来越宽坦,农贸市场到处开花,服务项目越来越多,另一方面,昔日的“乡巴佬”们充斥大街小巷。
  
  进入市民家庭,衣衫呆板,口音古怪的外地人占据了本该市民们占据的位置,中国的大城市成了“大县城”。
  
  在这一年里,市民们的失落感比以往任何一年都暴露更充分。
  
  这一年,城市市民在喜悦地享受民工给都市经济生活带来诸多方便时,也承接着外来人口带来的骚扰和困惑。
  
  这一年的某个傍晚,上海苏州河面一艘神秘的小船里,几个江浙民工在昏暗的船舱里分赃,多达10余万的钞票是他们在10余家工厂作案的“成果”。
  
  同一时刻,在成都九眼桥劳务市场的一个棚子里,一位来自大巴山的妇女产下了她的第五个女儿。
  
  也是在同时,一个叫安子的姑娘匆匆行走在深圳车水马龙的大街上,这位几年前闯进深圳的山区小姑娘,带着白天打工的一身疲倦,走向深圳大学夜大班,开始构思她的系列纪实文学《青春驿站——深圳打工妹写真》。这部书使她成为深圳市家喻户晓的人物,并成为深圳市十大杰出青年之一。
  
  90年代的震荡,将以某种社会结构的改组为序曲。
  
  1991年大事记
  
  ★5月至7月,我国江淮地区暴雨成灾,受灾人口7500万,直接经济损失160
  
  亿人民币,我国政府呼吁国际社会提供援助。
  
  ★影片《周恩来》、《焦裕禄》获很高上座率。
  
  ★吸毒及毒品问题受到社会关注。

      选自《人民记忆50年》作者:宋强、乔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