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金桂华揭密外交部发言人艺术:发言人决不能撒谎

2008/9/22 8:49:16 [稿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中国外交官亲历对外开放三十年

    9月20日,由北京外国语大学与中国青年报社联合举办的“亲历开放30年·中国外交官论坛”活动,在有“外交官摇篮”美誉的北京外国语大学举行。70多位资深外交使节参加了论坛活动,其中19位嘉宾发表了激情四溢的演说。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30年前的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新时期。30年沧海桑田,中国发生了历史性的剧变。工作在对外开放第一线的外交官们,亲眼目睹并且亲手推动了中国走向世界,以及世界认识、适应和接纳中国的历程。他们的独特经历,他们的经验心得,让人慨叹,让人唏嘘。

    今年也是《中国青年报》复刊30年,《中国青年报》曾因“文革”被迫停刊12年。30年来,《中国青年报》也亲历了改革开放,见证和记录了改革开放,始终站在改革开放的前沿,为改革开放作出了贡献。我们与北京外国语大学共同举办这一论坛,并从今天起刊发相关系列报道,以此作为本报纪念改革开放30年系列活动与报道的开端。

    金桂华,1935年出生。曾任外交部发言人,中国驻马来西亚、文莱、泰国大使,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中国委员会副会长。本报记者 李建泉摄

    曾任外交部发言人的金桂华大使,在三年半的发言人生涯中,深深体会到了这项非常具有艺术性的工作。其中复杂的外交艺术技巧,非深入其中不能体会。

    “外交语言”是必备的技巧

    金桂华认为,外交部发言人首先需要懂得外交语言的特点并且善于应用。毛主席说过,搞外交在某种情况下也是战斗,只是不用枪炮而用语言。外交语言不同于一般的市井语言,它有五大特点:讲究委婉、着意含蓄、注重模糊、力求折衷、“废话”很多。

    他认为,发言人对外宣传也要“先发制人”。外交部发言人工作本质上是对外宣传,对外宣传贵在主动,对外宣传有一个规律是先入为主,谁宣传的快谁就占领了宣传阵地,否则就会出现新闻真空,出现真空以后纠正过来就很难了。

    不过,发言人应该遵循的一条根本准则是“以信为本”,决不撒谎。外交部发言人代表的是中国政府,说话要算数。发言人如果遇到因为涉及到重大的国家利益而不能直说时,不是说谎而是选择避而不答或答非所问。

    外交部发言人需按官方口径对外谈话,同时又要善于一个口径,多种说法。发言人需要依照官方口径和精神发言,这是必须遵循的原则。中国如此,其他国家也如此。

    然而,不同场合、不同问题,统一口径的严格程度也不一样。有些必须一字不差,有些只需要按照官方口径的精神来谈。在后一种情况下,就需要你善于一个口径多种说法。

    “不是回答的回答”

    “王顾左右而言他”,也是发言人必须掌握的高级技巧。上世纪80年代末东欧发生剧变,匈牙利党改名了。在苏联外交部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起苏联对这个事件的评论。苏联外交部发言人作了一个经典的“不是回答的回答”。他当时说:“匈牙利的局势变化得太快,以至于我无法加以评论。”回答赢得了全场掌声。

    金桂华说,外交部发言人要懂得回避。回避的办法多种多样,一个常规办法不是直接回答某一个问题,而是正面阐述同这个问题关联的政府立场。

    另一个方法就是避实就虚。比如一个记者问了3个问题,其中有两个非常尖锐,非常敏感。发言人对此不必一一回答,选择其中一个适宜回答的问题回答即可。

  “无可奉告”不可滥用

    在发言人回答问题时,人们非常熟悉的一句话是“无可奉告”。不过,金桂华认为,“无可奉告”不可滥用。

    金桂华说,“无可奉告”这4个字有一个不成文的特定含意:某件事情属实,发言人知道,但不愿意证实或就此进行评论。“无可奉告”实际上可以理解为某种程度上的默认,因此在事关国家机密而不能说,或事情微妙不便说时,使用“无可奉告”是恰如其分的。而如果明明不知道,还故弄玄虚,或者该奉告的时候不奉告,胡乱地把“无可奉告”作为挡箭牌,这就是滥用了。其后果不只给人们造成一个发言人无能的印象,更严重的是,还可能对外传递了错误的信息,从而损害国家利益。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