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中国农村改革30年:一切为了广大农民的根本利益

2008/10/14 10:24:44 [稿源:新华网] [作者:] [编辑:胡蓉平]

一切为了广大农民的根本利益―写在中国农村改革30年之际

    新华社北京10月11日电(记者宋振远、陈芳、刘健、张军)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正在召开,从十一届三中全会至今,中国农村改革翻过一座座梁,跨过一道道坎,风雨兼程走过了30个年头。

    如今,统筹城乡,科学发展,加快形成城乡一体化新格局,已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主题。

    站在“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新起点上,两个基本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农村改革30年有哪些核心经验应该坚守?城乡一体化改革的突破点和着力点又在哪里?

    “五根金线”串起中国农村“千年未有之变局”

    旨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的中国农村发展百人奖10月18日将揭晓。连日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业部和中国“三农”问题研究机构的权威人士聚首北京,遴选推动农村改革发展的杰出代表,梳理农村改革的基本经验。

    作为评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副部长谢阳说,党的十七大首次提出形成城乡一体化发展新格局的战略思想。给农民平等权利,给农村优先地位,给农业更多反哺――为了找到这一统筹城乡的科学发展之路,中国改革历尽艰险。

    评委们的感受,与普通农民的感受是相同的。

    山东苍山县农民不会忘记,上世纪80年代后期曾因农民负担重,酿成震动全国的苍山“蒜薹事件”。为铭记教训,苍山县修建了“大蒜警示塔”。抚今追昔,苍山农民黄启光感觉像做梦。他说:“种粮不纳税,政府发补贴,孩子上学免学费,看病还有合作医疗,这真是‘千年等一回’啊!”

    30年来,中国农民的命运发生了三次大变化:第一次是改革初期包产到户,亿万农民一举解决了温饱问题。接着是农村税费改革,取消农业税,农民历史性地告别“皇粮国税”。现在则是“种粮给补贴,发展给补助”,亿万农民正迈向城乡一体化发展新阶段。

    梳理农村改革30年的核心经验,农业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宋洪远等权威人士认为,有“五条金线”贯穿其中:其一,尊重农民的首创精神,是农村改革发展不断取得新突破的内在动力。其二,经济上保障农民物质利益,政治上保障农民民主权利,是农村改革始终遵循的一条基本原则。其三,坚持市场化改革取向,是农业和农村发展的活力源泉。其四,根据“三农”的阶段性要求,不断解放思想,渐进式推动改革,是农村发展的基本要求。其五,把解决“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是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目标的关键。

    在这一过程中,农民政治上走向民主自治,经济上正在实现由温饱不足到总体小康的历史性跨越。人均收入由1978年的134元增至2007年的4140元,增长近30倍。

    在这一过程中,中国以不到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约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主要农产品供给呈现总量平衡、丰年有余的格局,用事实回击了“谁来养活中国”的质疑。

    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农村绝对贫困人口从2.5亿减少到1500万,贫困发生率从30%降至不足3%,成为全球减贫的“样板国”。

    在这一过程中,乡镇企业和小城镇崛起,亿万农民变成市民,开创了中国特色农村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道路。2007年我国城镇化率达到44.9%,比改革初提高约30个百分点。

    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农民首获种粮补贴,新农村建设起步,实施了“以工补农、以城带乡”的战略转变。

    改革的实践反复证明:什么时候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农业和农村就快速发展;什么时候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农业和农村就停滞甚至萎缩。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认为,中国首先启动农村改革,以农村改革推动城市改革,又以城市发展支持农村发展,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建设之路。

    破解城乡二元结构旧体制“正当其时”

    回眸中国农村改革发展30年,有两个标志性村庄是人们不得不翻看的篇章,即安徽小岗村和江苏华西村。

    如果说小岗村率先“包产到户”开出的农村改革之花,让亿万农民一举解决了温饱问题;那么华西村结出的工业化、城镇化之果,则让亿万农民看到了中国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梦想。

    今天,你在华西村看完漫山遍野油菜花后,马上就被领到现代化的工厂和流水线参观。这种乡土文化和现代文明的组合,构成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美好图画。

    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会长包永江说,目前中国还没有几个华西村,大多数农村仍像小岗村,虽然解决了温饱,但离新农村建设的发展目标还有较大距离。

    国务院日前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专项报告显示:2007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实际增长9.5%,为1985年以来增幅最高的一年;同期,城乡居民收入比扩大至3.33∶1,绝对差距达9646元,为改革开放以来差距最大的一年。

    国家统计局农村司副司长盛来运说,增幅最高、差距最大――两组指向相反的数据同时出现,折射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深层次矛盾:城乡二元结构仍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党的十六大以来,中央把解决“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而促进农民增收又被当成“三农”工作的中心任务,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惠农措施,扭转了农民收入一度低迷徘徊的局面,农民收入呈现快速增长态势,增幅实现了1985年以来首次连续4年超过6%。

    尽管形势好转,但由于农民收入基数低等原因,我国农民收入的增速,仍低于国民经济的增速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速。

    中国社会学研究会会长陆学艺分析说,从生产能力看,中国已达到人均3000美元左右的中等国家水平;而从收入主体看,中国还是以低收入的农村人口为主,具有人均500美元左右国家的典型城乡人口结构特征。这种二元社会结构,是城乡差距继续拉大的根源。

    纵观世界经济发展规律,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发展壮大,离不开劳动力、土地、资金等发展要素的“净流入”。而受二元社会结构和传统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的影响,我国农村的发展要素长期处于“净流出”状态。

    劳动力净流出――以青壮年劳动力为主体的2亿多农民进城务工,其积极作用是增加了农民收入、促进了城市化进程,但也使农村出现“三化”现象,即农民兼业化、农村空心化、农业弱质化,导致农业粗放经营。

    土地价值的流出――据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调查,由于土地长期计划征用,土地用途转变增值的收益分配中,政府得60%至70%,村级集体组织得5%至30%,农民只得到5%至10%。据国土资源部的有关调查,近年来非法批地案件中,地方政府和涉及政府为违法主体的案件占80%。

    农村资金的流出――随着县域银行营业网点和信贷功能的收缩,在农村吸收的金融资金通过上存,源源不断地流向城市、企业和大项目。农村邮政储蓄机构一度只存不贷,形成巨额资金“漏斗”,随着近年来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推进,邮政储蓄开始办理农贷业务,局面才有所改观。

    上述“三要素”的流出,加剧了城乡社会矛盾。

    正是基于对国情的清醒认识,十六大以来,中央将解决“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胡锦涛总书记明确要求,要按照统筹城乡经济社会的科学发展要求,实施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战略转变。

    正是带着深深的忧患意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如果我们懂得了农业,也就懂得了“穷人的经济学”。因为没有农村的小康,就不会有全国的小康。

    正是带着发展的紧迫感,新世纪5个中央一号文件多次强调,粮食安全的警钟要始终长鸣,巩固农业基础的弦要始终紧绷,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的要求要始终坚持。

    农村发展要素市场化改革在试点中推进

    中国已站在“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历史新起点上。今后,通过什么途径和手段改革发展,关系到城乡一体化进程的推进速度。

    从2007年起,中央启动了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经国务院批准,设立了重庆市和成都市两个试验区。两地以建立统筹城乡发展的体制机制为目标,在促进公共财政向农村倾斜、公共设施向农村延伸、公共服务向农村覆盖、现代文明向农村传播等各个领域进行了大胆探索。

    综观重庆和成都的改革创新,发展规划、产业布局、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劳动就业和社会管理等各个方面,都有一条清晰的主线:按照科学发展观要求,调整财政收入分配结构,让更多发展要素向农村集中。

    事实上,这种改革已不限于重庆和成都。从国家层面看,打破城乡二元体制的改革正紧锣密鼓地进行。

    权威人士表示,“今后的中国改革,将重点放在劳动力、资金、土地等农村要素市场的发育上。”

    劳动力――一方面,国家全面推进农民工制度改革,加快解决农民工就业、社保、子女教育、户籍等实际问题,为农民工向新市民转化创造条件。另一方面,全面加强培养有技术、有文化、懂经营的新型农民,为新农村建设提供人才和智力支持。

    宋洪远说,从本质上讲,农民收入问题是一个就业问题。在“三农”问题中,农民问题的核心是农民收入水平低,从而导致消费不足,影响到整个国民经济。只有开通城乡之间和城市内部的劳动力市场,才是打开农民收入问题“死结”的钥匙。

    资金――一方面,全面建立向“三农”倾斜的公共财政分配体制,承诺社会事业等方面的财政增量支出,至少70%用于农村,国债资金用于农村的比例不少于三分之二。另一方面,探索建立资金回流农村的硬性约束机制,逐步构建商业金融、合作金融、政策性金融和小额贷款组织互为补充的农村金融体系,让更多金融资金用于农村发展。

    土地――在稳定农村土地家庭经营制度的基础上,探索土地制度创新的有效方式。如在稳定现在土地承包关系不变的前提下,建立农村土地流转交易平台;提高失地农民的政策补偿水平;启动农村与城市建设用地“同地同价同收益”试点。

    重庆市江津区牌坊村77户农民土地入股办起仁伟果品公司。过去扔下柑橘不管的村民刘伟,近来把在城里开的首饰店留给妻子打理,自己回到公司做起管理员。刚领到公司“土地股二次分红金”的刘伟说:“把土地入股了,公司就是我自己的,现在管好这些柑橘树,将来就会变成摇钱树。这叫土疙瘩也能下金蛋,还一茬接一茬的。”

    农村土地是农民最大的财富。一系列土地制度的创新,显示农民正在分享更多的土地溢价。

    与此同时,要保证“三要素”回流农村,还需在制度创新上下功夫。权威人士表示,当务之急是适应科学发展观的新要求,探索建立向农村工作倾斜的新型干部考核培训体系。同时以农村综合配套改革为支点,全力推动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进程。此外,要积极发展多种形式的农村专业合作社,提高农民的组织化水平和市场主体地位。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人们期待并相信,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的有关重大决定,将加速城乡一体化进程,开启中国农村发展又一个崭新的时代。

30年,中国农民生活发生的几大变化

    新华社南昌10月11日电(记者林艳兴 李美娟)走平坦路,喝自来水,上卫生厕,住整洁房,读免费书,报医药费……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从134元增加到4140元,他们的生活条件和生活质量有了大幅改善和提高。农民回忆和统计数字见证了他们衣、食、住、行、用等方面的巨变。

    变化一:从“天天耕作吃不饱”到“不种田却吃得好”

    今昔对比:“大包干以前,我家5口人,每季生产队分粮食,用褂子就能兜回家,经常挨饿。”安徽明光市潘村镇钱西村的钱永言上世纪80年代在村里担任干部,80年代后期开始从事水产养殖,现在已经是一名农民企业家。他说:“以前天天种田都吃不饱,现在不但吃饱,而且吃得好。”

    数字与点评:从“吃不饱”到“吃得好”,反映的是农民生活“跨越贫困进入温饱,跨越温饱进入小康”的两大变迁。上世纪80年代以前,我国农民生活普遍比较贫困,恩格尔系数高达70%,80年代开始,随着包产到户广泛开展,我国农民一举跨越了温饱线,恩格尔系数降到60%;进入新世纪以后,特别是随着包括农业税取消等系列惠农政策的实施,农民生活继续改善,恩格尔系数下降至50%,达到了小康线。

    变化二:从“一衣多季”到“一季多衣”

    今昔对比:“以前,孩子们的衣服能穿就可以,一件衣服要穿好几个孩子,哥哥穿小了传给弟弟。可不像现在,一个孩子漂亮的衣服可能就有一大箱。”宁夏银川市永宁县杨和镇纳家户村81岁的回族老人纳志邦说,那时候什么都缺,买粮要粮票,衣服自己做,买布还要布票。

    数字与点评:“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是许多农民对以前生活的记忆。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以及消费观念的改变,我国农民衣着消费在发生变化。以宁夏为例,2007年宁夏农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达到2528.8元,其中人均衣着消费184.3元,比1983年的28.8元增加了155.5元,增长了5.4倍。

    变化三:从“干打垒”、砖瓦房到“别墅楼”

    今昔对比:“我10多岁时,村里住的都是干打垒的房子,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能住上楼房”。江西武宁县清江乡上湾自然村54岁的邱吉利如此表示。近年来,上湾村31户人家,在政府支持下全部拆旧建新,盖起了2-4层不等的小楼,各家楼内自来水、水冲厕一应俱全,楼外则是数百亩绿毯似的吊瓜,整个村庄俨然城市郊区的别墅群。

    数字与点评:70年代“干打垒”,80年代砖瓦房,90年代混凝土,进入新世纪建设新农村,农民开始住别墅。江西省统计局数字显示,2007年,江西农民人均住房面积由1980年的11.8平方米增加到36.8平方米;其中砖木结构和钢筋混凝土结构住房面积人均达34.26平方米,占住房面积的93%。江西省统计局农业处处长叶德祥说,全省81%的农户住房拥有卫生设备,其中14%为水冲厕所。

    变化四:从“赶集”到“旅游”

    今昔对比:“原来,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到处都是黄泥路,有皮鞋也不敢穿”,说起村道的变迁,江西安义县47岁的村民刘上家滔滔不绝。现在村里组与组、户与户之间都是水泥路相通。而在偏远的赣南山区,原来农民外出多是赶集,很多人一辈子都难得去一次县城。可近几年,寻乌县几位种脐橙的果农却自发组织前往美国旅游,顺带考察美国新奇士脐橙的产销情况。

    数字与点评:2007年底,江西省乡镇基本通了柏油路或者水泥路,行政村通油(水泥)路率和通公路率分别达到71%和93%,近1/4的自然村通了油路水泥路。路好了,随着自行车、摩托车的普及,小轿车开始走入农家,农民走得越来越远了。2007年,江西全省有2%的农民外出旅游。

    变化五:从“老四件”到“新N件”

    今昔对比:在政府的补贴下,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农民刘国平前不久安装了一台太阳能热水器。他说:“有了太阳能热水器,既不用烧柴,也不耗电,经济实惠又方便。”山东一些农民有记日记的习惯。记者看到,邹平县农民刘宗水的日记里记录了家里电视机的多次更新过程;在平原县农民杨春岭的日记中,邻居买“家庭影院 ”、电脑都被他记录下来了。

    数字与点评:30年来,我国农民家庭耐用消费品不断升级,从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收音机“老四件”,到电视机、洗衣机、录音机、电冰箱、电风扇、影碟机“新六件”,再到抽油烟机、热水器、空调、电脑等商品,档次越来越高。在山东,2007年底全省已实现村村通电、通电话,每百户农村居民家庭拥有电冰箱39台、彩电104台、影碟机61台、洗衣机57台、热水器23台。

    变化六:从“因贫辍学”到“免费上学”

    今昔对比:在北京打工的河南邓州市高集乡19岁姑娘周学现说起还在读中学的弟弟就非常羡慕。她说:“由于家境不好,我读到初二就辍学了。弟弟赶上了好时候,上学不用交学杂费。”51岁的河北省高碑店市乔刘凡村的李学芳,2007年因患严重心脏病到北京手术治疗花了4万多元,回家后从“新农合”管理中心领到了1.2万元补助。他感叹:“作为农民,能像城里人那样看病报销,以前想都不敢想。”

    数字与点评: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际我国农民生活的最新变迁,是他们开始享受文化娱乐和教育卫生等方面的公共服务。现在,我国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全部免除学杂费,全国1.5亿中小学生及家庭受益。随着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开展,农民的医疗保障水平也进入了新阶段。截至今年3月底,全国有2679个县(市、区)开展了新农合,8亿农民参加了合作医疗,参合率达到91%,他们可以像城市职工一样,享受看病报销的待遇。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