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从脱贫致富到村民自治 农村改革30年成果丰硕

2008/10/14 10:34:47 [稿源:新华网] [作者:] [编辑:胡蓉平]

    资料图片:在贵州省遵义市遵义县三合镇堰河村,县农业局的技术员正在验收村民肖长银(右二)家种植的黔优88超级稻谷(9月21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杨楹摄

  ■黄山农家账本浓缩三十年农民消费变迁

    同安徽省黄山市太平湖镇上坡村有位农民叫王满祥。问起他,村里人都会告诉你,他家里保存着几十本家庭收支账,里面记录了一个普通农民几十年的柴米油盐、针头线脑等细碎日常开销,其中学问大着呢。

    在挣工分的年代,王满祥每天只得几毛钱。后来拿工资了,收入也少得可怜。进账不多,出账也很简单:

    1980年10月26日,订81年两份报刊,4.32元

    1980年12月22日,买玉叶香烟一包,0.44元

    1980年12月31日,为父购布2.00元,买电影票2张0.20元,给父1张

    1981年1月14日,剃头0.20元

    1981年10月15日,买食盐10斤1.5元,买磷肥添0.10元

    随着农村改革和国家各项富民政策的实施,王满祥的收入项目也逐渐增多,种粮补贴、经营茶叶、出售毛竹及卖鱼等收入的入账,使得王家账本里的收入数字不断变大。进账多了,出账也跟着丰富多彩起来:

    2007年2月14日,鸡爪1斤7元,香菇1.7元,豆腐干8元

    2007年2月15日,车费5元,包子40个10元,瓜子2斤9元,解放鞋一双7元,买菜3元,早点1元

    2007年2月20日,车费28元,桃酥5元,旺旺大礼包10个100元,快餐3元,双喜烟一条65元,古井酒12瓶600元,糖果两斤4元,手机费50元

    2007年2月25日,肥皂一箱81.60元,胶水两瓶0.40元,打火机2个2元

    ■云南曲靖“千村扶贫”见闻

    运料车来来往往,男女老少齐上阵,有的背料,有的铲沙,有的砌墙,这家填厕所,那家建小圈,处处一派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从去年6月起,云南省曲靖市对3131个贫困自然村,分批实施“千村扶贫、百村整体推进”工程。最近,半月谈记者走进曲靖市富源县营上镇都格村委会新发组,听山民讲述脱贫致富的故事。

  ■一个农民工的30年

    我出生于1966年,家乡是河南省上蔡县朱里镇拐子杨村,位于驻马店市与周口市的交界处,这里人多地少、土地贫瘠,属于国家级贫困地区。因为家庭经济原因,加之身体条件较差,小学毕业后,我就没再跨进过学校门,开始了“打工创业”的闯荡生涯。

    资料图片:2008年9月24日,宜良县江头村菜农官贵和妻子廖翠华在自家菜园里为洋丝瓜疏叶,以调节通光量。新华社记者陈海宁摄

  ■30年农地制度改革取得巨大成就

    发轫于20世纪70年代末的中国农村土地家庭联产承包制,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使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农村发展。数据显示,1978—1984年,中国农业产出平均每年保持了7.7%的增长速度。1984年与1978年相比,农业总产值以不变价计算增加了42.23%,按照生产函数估算,其中约有一半来自家庭联产承包制改革带来的生产率的提高。若以生产反应函数估计,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对农业增长的贡献为42.2%,提价贡献为16.0%。家庭联产承包制度作为中国农民的一次伟大创举,它不仅迎来了中国农业增长的“黄金时期”,而且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决了上亿人的温饱问题。农村贫困人口的绝对数量从2.5亿人下降到1.3亿人,贫困发生率从30.7%下降到15.1%,成为人类消除贫困历史上的一项奇迹。同时,它使整个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时期。应该说,中国的农民为启动中国的改革开放立下了首功。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中国农村改革的重大突破

    资料图片:江西资溪县林相良好的天然阔叶林。集体林权改革调动了江西农民造林护林积极性,到“十一五”末期,江西的森林覆盖率将由目前的60.05%提高到63%。新华社发

   与1978年底安徽凤阳小岗村18位农民按手印分田到户,成为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相比,中国林改第一村——福建永安洪田村农民实行的是按手印分山到户。从“分田”到“分山”,尽管分的对象不同,但两者有极其相似之处:同样是对农村土地基本经营制度的改革,同样是确定了农民的经营主体地位,把农村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完整地交给老百姓。

    然而,从两者的实质看,却有着本质的区别。分田没有地面物,只有土地,分下去比较简单;而分山既要考虑林地,又要考虑林木,所以要评估、搭配,要均等,工作要更细致更复杂,不能简单套用分田到户的办法。另外,两者的功能也不同,粮食就是商品,而林木是特殊的商品,具有生态和商品双重性,既要考虑经济效益又要考虑生态效益,特别是生态安全。

    对比这两次改革,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概括说,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在范畴上是农村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本质上是农村改革的延伸,在进程上是农村改革的又一次重大突破。

  ■一减一补提高农民收入

   2006年,在中国延续了2600年之久的农业税退出历史舞台。民政优抚费、教育附加费、民兵训练费、计划生育费、民办交通费等相继全部取消。

   农村税费改革是从2000年逐步展开的,到2006年完全取消了农业四税(农业税、屠宰税、牧业税、农林特产税),共减轻农民负担1335亿元。在此基础上,国家增加了对农民的直接补贴,到2007年达600多亿元。一减一补,全国农民得到大约2000亿元好处。税费改革之后,国家又大力推进以乡镇机构、农村义务教育和县乡财政管理体制改革为主要内容的综合改革,调整和改善了城乡公共财政投入的分配格局。

■村民自治:一场“静悄悄的革命”

    村民自治的成功实践,被人视为一场“静悄悄的革命”。与此同时,它也因为其“中国经验”和“中国特色”而招致理论界的质疑。不进一步解决理论问题,会影响村民自治的进一步发展。

  从争鸣到共鸣:中国村民自治立法内幕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30周年,作为改革的重要成果,中国的农村基层民主在近20多年里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然而,这颗民主的种子在乡土中国大地生长之初却经历了一番风雨。可以说,让“泥腿子”搞民主这一伟大创意是在广泛争鸣、碰撞中最终取得共识、上升为法律制度的。

  ■为九亿农民谋求选举权的平等

   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建议逐步实行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这是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进程的重要举措。江苏部分地区就此进行了积极探索,在现行选举法规定的基础上,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中农村与城市每一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比例做出了相应调整。其中,扬州市所辖7个县市区,除了2个市区外,其他5个分别将这一比例缩小为3:1和2:1,盐城市射阳县更进一步,将比例调整为1:1,从而在全省率先实现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

  ■让农民有更多的话语权

   农民话语权是一种公民权利。要充分发挥广大农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主力军作用,就必须最大限度地保障农民的话语权。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