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亿万农民6大创造推动农村改革30年

2008/10/15 11:14:15 [稿源:西安日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30年农村改革跌宕起伏,中国农民是真正的主角。30年间,在党和政府的带领下,亿万农民发挥无穷才智,不断进行探索,推动着农村改革破浪前行。今天,农村改革站在了新的起点上,但是尊重、维护和发扬亿万农民的首创精神不应改变。

  家庭联产承包

  1978年底,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 的18户农民,冒着杀头坐牢的危险,在一张“包产到户”的契约上摁下手印。随后,小岗村所在县的其他一些乡村、安徽省肥西县的部分地区、四川省的一些地区,也先后搞起了名称各异的承包责任制。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被运用到农业生产上。小岗村等地的实践证明,各种责任制,尤其是包产到户、包干到户确实能激发出农民更大的积极性。1980年5月,邓小平说:“安徽肥西县绝大多数生产队搞了包产到户,增产幅度很大。‘凤阳花鼓’中唱的那个凤阳县,绝大多数生产队搞了大包干,也是一年翻身,改变面貌。”从此,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在中国农村迅速发展。1982年的“一号文件”肯定了各种形式的责任制。

  延伸

  阅读

  “小岗变法”的精神内核

  其实当时禁锢人们思想的,不仅因为包产到户是一个经营方式的变革,更在于它是一个极为敏感的政治问题,人们普遍认为它与社会主义制度有着“根本性的抵触”。就在各地的决策者出于种种约束不能痛下决心的时候,饥肠辘辘的农民却管不了那么多了。

  小岗村农民用“口头禅”来总结自己的创新:“交足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在当时的全国各地,“敢吃螃蟹”搞包产到户试验的远非小岗村一地,但很少能像他们那样幸运地得到省一级决策层面的大力支持。当时的安徽省委书记万里与一位长期从事农村工作的老干部间,发生过这样一次“很典型”的争论:

  老干部:包干到户,不同于田间管理责任制,没有统一经营,不符合社会主义所有制的性质,不宜普遍推广。

  万里:包干到户,是群众要求。群众不过是为了吃饱肚子,有什么不符合社会主义的,为什么不可行?

  老干部:它偏离了社会主义方向,不是走共同富裕道路。

  万里:社会主义和人民群众,你要什么?

  老干部:我要社会主义!

  万里:我要群众!

  农民工进城

  上世纪80年代,乡镇企业大发展,农民在农业之外找到了新的就业渠道,农民工开始大量形成,但当时提倡“离土不离乡,进厂不进城”,农民工进城还存在种种障碍。随着东南沿海城市的开发开放,不少农民开始到这里寻找出路。尽管顶着“盲流”的称号,但为了谋发展、求幸福,农民们还是一次次踏上远行的列车。30年间,他们为城市建设,为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如今,农民工人数已经达到2.1亿,国家正在逐步解决他们看病、养老、子女上学等问题,不少城市也放开了户籍限制。

  延伸

  阅读

  “农民工”变“新市民”

  已在浙江嘉兴工作三年的山东人李昭军去年告别了在中国已经实行了20多年的“暂住证”,取而代之的是“居住证”。这本新证,让李昭军可以享受免费的就业培训,和本地居民一样参加社会保险,免费获得艾滋病等特定传染性疾病的检查和治疗,以及在街道和镇计生服务站享受免费计生服务。他的儿子可以和当地孩子一样,在嘉兴免费上学,而不需要回原籍,忍受常年的分离。

  用“居住证”代替“暂住证”,目前中国浙江、广东等一些省份都在推广这一制度。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对务工者的意义完全不同,持“暂住证”时务工者几乎无法享受公共服务,而“居住证”则像绿卡,务工者可以享受在就业地的各种服务。

  乡镇企业

  随着农业发展和农村商品经济的繁荣,农民手中有了余粮,有了一定的资金,农村富余劳动力开始离开土地到附近的乡镇务工经商,推动了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农村乡镇企业的前身是社队企业,但是它们的发展受到严格限制,只能就地取材、就地加工、就地销售。改革开放之后,东南沿海一批有胆识的农民开始走出本地,他们爬火车、睡街道、吃咸菜,被城市管理人员撵来赶去。在艰难和屈辱中,一批社队企业壮大起来,一批个体工商户发展起来。1984年,党中央、国务院发布文件,社队企业正式更名为“乡镇企业”,并肯定它是国民经济的一支重要力量。到1987年,全国乡镇企业从业人数超过8000万,产值达到4764亿元,第一次超过了农业总产值。乡镇企业是农村改革的重大成果,获得党中央领导的极高评价,被誉为中国农民的又一个伟大创造。

  延伸

  阅读

  我国乡镇企业发展

  进入第三个高峰期

  我国乡镇企业发展正处在第三个高峰期。

  三十年来,我国乡镇企业发展已经历过1984年-1988年、1992年-1997年两轮的超常规的发展跃升。从2003年至今,我国乡镇企业又进入了一个最好的发展时期。据统计,2007年全国乡镇企业新增个体工商户65万个,安排110多万人就业,农村能人和农民工回乡创办的小型乡镇企业达85万家,当年全部乡镇企业增加值达到69620亿元,上缴税收达到7366亿元。

  中国乡镇企业协会名誉会长何康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我国对乡镇企业(原称社队企业)的政策依据主要是建立在把它作为农业的附属产业上的。1978年,乡镇企业开始起步发展,1987年乡镇企业产值首次超过农业产值,到2007年全国乡镇企业就业职工已超过1.5亿人。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后创造了许多辉煌,成为了我国城乡经济市场化改革和以工哺农的先导力量。

  中国乡镇企业协会会长、万向集团董事局主席鲁冠球说,当前乡镇企业处于加快发展方式转变的发展阶段,应根据市场变化和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导向,引导乡镇企业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和优化重组,引导乡镇企业向产业集中区和小城镇集聚,引导乡镇企业开展节能减排和清洁生产,促进全面可持续发展。

  专业合作社

  农业是弱势产业,农户在市场竞争中是弱势群体,只有联合起来,一家一户的农业生产者才能抗拒市场的风浪。上世纪80年代,农村开始出现新的专业合作社,到90年代,在山东、江浙等农业产业化发展较好的地区,农民专业合作社已颇具规模。这些合作社多数由种养大户或者村干部发起和组织,向农户提供信息、技术、销售、供应、加工等方面的服务,是农民群众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一大创造。2007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正式施行,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迈入了新阶段。

  延伸

  阅读

  安徽省小岗村

  从分田到户到新型合作化

  30年前,当安徽省小岗村村民严金昌在曾经推动了中国农村重大变革的“分田到户”的秘密协议上摁下手印时,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把分到自家的田地又租出去。

  两年前,严金昌和十几户农民一起,以每亩500元的价格把自家的两亩土地出租给一家上海养殖公司,发展规模养殖,年终参与分红。

  这些农民们有的外出打工,有的则接受了这家上海公司的反聘,成为企业员工,每人每月领取600元左右的工资。

  今年65岁的严金昌也接受了公司聘用。不仅如此,因为养殖经验丰富、具有一定号召力,他还被提升为这个占地200多亩的现代养殖场的管理者。

  “年薪、土地租金,再加上年终分红,这可比一年到头种地划算得多。粮食种得再好,一年的收成也不会超过1000元。”这位30年前领头实行分田到户、自主生产的老农现在成了土地集中流转、发展合作经济的积极倡导者。

  他说,小岗村耕地面积大约2000亩,其中60%目前出租流转被集中起来用于发展蘑菇、花卉、葡萄规模种植及家禽养殖等。

  这种集中利用土地、实现规模经营的新型合作经济给当地农民带来了实惠。2007年,小岗村人均收入已达6000元,而当年全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是4140元。

  “这是过去靠一家一户生产完全做不到的。随着合理、有效的土地出租流转规模扩大,小岗村正蓄势待发,迎接又一个发展的春天,”小岗村党支部书记沈浩说。

  村民自治

  1980年2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宜山县三岔公社合寨村的85户农民,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举产生了我国第一个村民委员会,实行村民自治、自我管理。合寨村第一任村委会主任韦焕能回忆说,包产到户后,原先生产队的凝聚力和约束力逐渐减弱,村里偷盗、乱砍滥伐集体山林的情况增多,群众呼吁加强管理。在这一要求下,合寨村进行了民主选举,成立了村民委员会,订立了村规民约,有奖有罚,群众思想提高了很多。合寨村的实践为农村改革后乡村治理提供了新的经验,获得党中央高度重视和肯定。1982年12月,村民委员会作为农村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被载入新通过的宪法中,村民委员会的合法地位得到确认。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正式通过,广大农村普遍实行了村民自治。

  延伸

  阅读

  走进“村民自治第一村”

  在广西宜州市屏南乡合寨村果作屯,一棵百年大樟树至今蓊蓊郁郁。28年前,正是在这棵树下,村民们自发民主选举产生了中国第一个村民委员会。

  合寨村位于宜州市、忻城县、柳江县三市(县)交界处的大石山区,1980年时当地已开始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随着分田到户,原先生产队的凝聚力和约束力逐渐减弱,队干部对日益严重的赌博、偷盗、乱砍滥伐集体山林等现象束手无策。

  韦焕能当时是合寨大队果作生产队队长,同时也是党小组长。他回忆说:“大伙在村头的大樟树下七嘴八舌地议论,有人说‘大队的人连集体的林子都看不过来,哪有时间管我们的事呢?’‘快插田了,合伙用的水渠总该修一修,需要一个管事的组织啊?’大家议论后觉得,需要有一个名义、有人牵头去办,当时大队叫管委会,我们就叫个村委会,这个称呼既符合村里实际,又符合我们的身份。”但过去生产队队长是大队任命的,现在如何产生村委会,怎样来确定管事的人呢?最后大伙一合计,每户派1人选举出村委会,依得票多少来确定在村委会中的职务。

  1980年1月25日,果作屯举行民主选举,当时没有指定候选人,每名代表在一张两指宽的纸条上,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出主任一名、副主任两名、出纳员一名、会计员一名。韦焕能说:“那天有85人参加选举,我得了全票,根据群众意见让我当主任。”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

  2008年7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公布,要求在坚持集体林地所有权不变的前提下,依法将林地承包经营权和林木所有权,通过家庭承包方式落实到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确立农民作为林地承包经营权人的主体地位。30年前,分地到户是农民的创造;如今,全面推进的分山到户仍是农民首创。

  延伸

  阅读

  林改“头雁”的启示

  截至2008年7月31日,辽宁省林地确权到户面积达7500余万亩,占应完成总数的93%以上,超过400万户、1300余万名农民从林改中受益。

  林改前,集体林资源陷入一种恶性循环:一是森林资源发展难。村集体无力搞发展、个人不愿造林,森林资源长期得不到提高;二是发展产业难。苦于产权不落实,集体无力投入、群众无法投入,外来人不敢投入,资源长期荒废和闲置。三是维护林区稳定难。产权模糊导致纠纷不断、干群关系紧张,造成“你砍我砍大家砍”,少数人护林、多数人毁林。

  2005年3月开始,辽宁省拿出了既符合国家政策又符合村情林情的处理意见:对以往少数人管护承包面积过大的,采取提前兑现分成的办法予以解决;对村组之间、集体与个人之间林权纠纷的,裁决后再予处置;对林牧矛盾突出的,通过建设畜牧养殖小区等方式予以解决,等等。到2008年,辽宁省集体林产权制度改革基本完成,使辽宁林区长期以来面临的深层次矛盾得到解决,实现了“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

  历届三中全会回顾

  十一届三中全会——全面拨乱反正

  1978年12月18~22日

  随着揭批林彪、“四人帮”斗争取得伟大胜利,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全党全国工作的着重点,应该从1979年起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这是我国革命道路上又一个历史性的转变。

  会议重点:

  ■批判了“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高度评价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

  ■果断地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个不适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口号,否定了中共十一大沿袭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以及“文化大革命”今后还要进行多次等“左倾”错误观点。

  十二届三中全会——经济体制改革

  1984年10月20日

  坚决地系统地进行以城市为重点的整个经济体制的改革,是当前我国形势发展的迫切需要。这次会议标志着改革由农村走向城市和整个经济领域的新局面。

  两个决定:

  ■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

  ■关于召开党的全国代表会议的决定

  十三届三中全会——治理整顿深化改革

  1988年9月26日~30日

  十三届三中全会确定了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方针,要求把明后两年改革和建设的重点,突出地放到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上来。

  两个通过:

  ■通过《关于价格、工资改革的初步方案》

  ■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企业思想政治工作的通知》

  十四届三中全会——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1993年11月11~14日

  全会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结合在一起的。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要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要进一步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建立适应市场经济要求,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

  十五届三中全会——建设新农村

  1998年10月12~14日

  全会提出了到2010年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奋斗目标,确定了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坚持的方针。全会强调,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经营制度,以劳动所得为主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相结合的分配制度必须长期坚持。

  中共中央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农村改革二十年的基本经验

  ■坚持十条方针实现我国农业和农村跨世纪发展目标

  ■长期稳定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

  ■深化农产品流通体制改革,完善农产品市场体系

  十六届三中全会——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2003年10月11日~14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讨论研究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问题和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等问题。

  十个中央一号文件

  1982年1月1日,《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明确指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或大包干都是社会主义生产责任制。

  1983年1月,《当前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问题》从理论上肯定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1984年1月1日,《关于一九八四年农村工作的通知》强调要继续稳定和完善联产承包责任制,规定土地承包期一般应在15年以上。

  1985年1月,《关于进一步活跃农村经济的十项政策》取消了30年来农副产品统购派购的制度,对粮棉等少数重要产品采取国家计划合同收购的新政策。

  1986年1月1日,《关于一九八六年农村工作的部署》肯定农村改革方针政策是正确的,强调必须继续贯彻执行。

  2004年1月,中央针对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连续增长缓慢的情况,发布了第六个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

  2005年1月3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工作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若干政策的意见》提出坚持“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稳定、完善和强化各项支农政策。

  2006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对新农村建设进行战略部署。

  2007年1月2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积极发展现代农业、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强调发展现代农业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首要任务。

  2008年1月30日,《关于切实加强农业基础建设、进一步促进农业发展农民增收的若干意见》要求切实加强农业基础建设、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和农民持续增收。

  30年间关键词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指农户以家庭为单位向集体组织承包土地等生产资料和生产任务的农业生产责任制形式。这是改革开放初期,解放农村生产力的重要举措。

  万元户:指首先富裕起来的那些人,是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髦词汇。

  乡镇企业:1984年中央一号文件把社队企业改称乡镇企业。此前有不同的称呼:1959年叫社办工业,1972年叫社队企业。

  农民工:多指从农村到城市打工的农民。由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张雨林教授首次提出。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2005年10月,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任务,并要求按照“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要求推进新农村建设。

  三农问题:即农业、农村、农民问题,1996年由经济管理学博士温铁军提出,2003年正式写入党的文件,此后成为中国政府需要解决的头号问题。

  新型农民: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是2006年中央一号文件对新型农民所做的界定。

  取消农业税:2005年12月29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废止农业税条例的决定草案。这是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又一革命性政策。

  城乡统筹:主要是充分发挥工业对农业的支持和反哺作用、城市对农村的辐射和带动作用,建立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长效机制,促进城乡协调发展,是中国政府解决“三农”问题,促进城乡二元经济结构转变为现代结构的重要举措。

  村民自治:是中国农村基层民主制度,包括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四个方面。它发端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发展于80年代,普遍推行于90年代,已成为在当今中国农村扩大基层民主和提高农村治理水平的一种有效方式。

  本版文图综合新华社、《瞭望》新闻周刊 、《半月谈》等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