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我爱我家》

2008/10/27 19:17:00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胡蓉平]

 

  片长:120集
  
  总制片人:杜禹、马景全
  
  总监制:张明智
  
  总发行人:杜勇
  
  导演:英达
  
  副导演:林丛、王栋
  
  策划:王朔
  
  文学师:梁左
  
  编剧:梁左、英壮、梁欢、臧里、臧希、英达、吴彤、刘国华、束焕、张越、孙健敏、冯俐、赵志宇、汤一原、戴明宇等
  
  编审:滕明义
  
  总摄像师:王小京
  
  摄像师:闫英、李京明、白卫平、王茂琪
  
  美术师:戴延年
  
  剪辑:逯庚春
  
  录音师:晁君、孙逾、张申燕、黄东斌
  
  灯光师:胡耀辉
  
  作曲:关峡
  
  作词:甲丁、陈涛、徐安利
  
  演唱:章鹏、韩磊、戴娆、陈琳、周艳泓、瑛侠、杨洋、那英、红豆、毛阿敏、臧天朔、牟青、沈艳
  
  演奏:北京首席乐队、北京青年爱乐乐团、中国歌剧舞剧院合唱队
  
  主要演员:文兴宇、宋丹丹、梁天、杨立新、赵明明、沈畅、关凌、张永强、李眉
  
  摄制公司:中国国际文化艺术中心、长春市恒达企业发展公司
  
  背景
  
  120集情景喜剧,透过90年代北京一个六口之家以及他们的邻里,亲朋各色人等构成的社会横断面,人物各有特色,几乎反映了社会上的各种类型的人物性格,展示了一幅当今改革大潮中大千世界绚丽斑斓的生活画卷。
  
  每集讲述一个完整的生活故事(长一些的故事则分成上、下两集),小到家长里短,大到国策大略。每集结束之前还会有数分钟的“我家花絮”(NG镜头剪辑)和“我爱我歌”(主题MV作品)。
  
  导演英达作为名门(英若诚之子)之后,从小在家庭背景影响下,身上洋溢着艺术和文化气质,这对其艺术事业有很大的帮助。1980年代,他在美国攻读硕士学位时,看了美国洛里玛影视公司拍摄的情景喜剧《考比斯节目》,从而萌发了拍一部中国式的纯喜剧的想法。1987年,在密苏里大学戏剧系获导/表演高级文艺硕士学位后回国发展,同时也就带回了起源于美国的情景喜剧这种艺术形式。
  
  1992年11月5日,英达与著名作家王朔第一次开始讨论《我爱我家》的有关创作。并邀请了长期从事小品、相声和文学剧本创作的著名作家梁左任总编剧,杜禹任总制片。这一天后来也被当作了中国大陆情景喜剧的诞生日。
  
  1993年,在最开始拍摄时,连基本的剧本、剧组成员都没有落实。英达和王朔在仅仅向投资方长春市恒达企业发展公司描述国外有这样的一种传递幽默、十分走俏的情景喜剧节目样式之后,双方就签订了协议。但投入的资金并不算多,剧组人员的劳动报酬也很低。
  
  面对三天两集的拍摄速度,杜禹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构想:在中国实现电视栏目化。电视剧可以把生活中刚刚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事情编进去,充分调动群众的参与意识,我中有戏,戏中有我,电视制作单位以最快的速度编播,达到电视剧栏目化,与生活同步。
  
  副导演林丛是著名编剧和导演,北京人艺著名导演林兆华的女儿。在《我爱我家》中,除了主要演员都是著名演员或艺术家外,大部分剧集里还会邀请数位明星、名人客串角色。他们包括:老艺术家,如英若诚、郑振瑶、谢芳、李丁、李婉芬;大家熟悉的老中青年演员,如韩影、姜文、刘威、宋春丽、方青卓;当时已经走红的演员,如王志文、江珊、葛优、李雪健;当时知名度不高,后来成为明星的,如濮存昕、陈瑾、郭冬临、李成儒、何冰以及其他行业的名人,如司马南等。此外,如林丛、英达、梁欢等剧组成员有时也会客串一下,特别在最后两集里,很多剧组成员都参与了演出。
  
  全剧的音乐创作阵容也同样强大,著名音乐家关峡创作了全部歌曲,并由黑鸭子合唱组进行和音。不少歌曲因歌词寓意深刻、旋律优美动听,后来在观众群中广为流传,深受大家喜爱。
  
  1993年,40集大型电视情景喜剧《我爱我家》首播,主演之一的宋丹丹当时正是英达的妻子。1994年,80集《我爱我家》续集首播。1997年7月,黑鸭子合唱组为《我爱我家》录制插曲。
  
  评论
  
  《我爱我家》是中国情景喜剧的诞生之作,也是迄今惟一的经典。
  
  1999年的一期《时代》杂志,一篇题为《剥开壳的笑声》的报道把英达的情景喜剧和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湖南电视台《真情对对碰》并列,称它们“一反中国的传统,让人民公开表达他们的感情”。10年前,说不好是思想解放了嘴巴还是嘴巴解放了思想,这种叫做情景喜剧的舶来物用密集的俏皮话,把市井生活中对严肃的调侃与消解搬上了最大众的媒体———电视。《我爱我家》里,文兴宇扮演的离休老干部一本正经的旧式思维与官方话语遭到儿孙辈的无情嘲笑,让这部中国第一情景喜剧在北京电视台播出6集后被掐,首都人民不得不通过河北电视台的覆盖继续他们每晚20分钟的欢乐。
  
  重看《我爱我家》成了一种怀旧的体验,比如贾志国告诉志新,和平逛街去了:“不就是燕莎蓝岛、赛特长安,完了再到城乡转转。”当年赫赫有名的几大商场如今早淹没在无数新秀的身影中,我们依稀记起彼时进商场仪式般的快感。10年过去,虽然水准有限,中国情景喜剧还挺红火,我们在其中看到更多自己身边的城市,城市的生活,生活的态度。
  
  和平逛完“燕莎蓝岛、赛特长安”,买回的是一堆“金刚砂”牌手纸,因为是有奖销售。的确曾经有那么一段日子,几乎一切与钱有关的事务都以“有奖”方式进行,甚至居委会的各种收费。老傅是这么说的:“奖券就是旧社会上海滩的彩票,就是变相的赌博。跟跑马赛狗没什么两样,就是鼓励一本万利不劳而获的思想,就是培养寄生虫嘛!”而和平所中“香港7日游”大奖,七折八扣,最终成了一纸终身免费使用手纸的证明……现在“寄生虫”这个词的意义怕是仅存于医学领域了,楼下便利店的各种彩票售卖机由不得你过其门而不入。有幸中奖,现金是不折不扣拿得到的———事实证明,人民需要彩票。
  
  过去老傅对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评价是:“搞什么名堂!如果他力气那么大,可以让他去耕地嘛,也可以节省几条耕牛嘛。”在今天大家热衷于以各种交通工具“飞越”长江黄河的时候,这样的话听起来好像倒还有些入耳。
  
  梁天扮演的贾志新在当时大概是新中国第一批“闲人”,号称开着三五家公司,每天“进出数十万”。但整天在家也不用上班,拎起电话就是:“给我上批盘条,有多少要多少。”----知道盘条为何物的年轻人,怕是不多了。老傅斥其为不务正业,但今天他这样的人叫做“SOHO”,是无数小资青年憧憬的生活工作方式。
  
  和平走穴,跟女儿圆圆列数同台的大腕:“也就是阿敏阿玉阿英、阿东阿欢阿庆、说相声的阿昆阿巩阿文、演小品的阿宏阿山阿丹……说大鼓的,腕儿最大的就是你妈了。”这是那时我们的明星,还没有绯闻、漏税,“走穴”已经是大众对他们半理解半眼红的最大质疑了。
  
  被调侃最多的,是老傅。与他不加掩饰的种种小毛病相伴,老傅冠冕堂皇的语言和举止尤其可爱。
  
  老傅是老革命----“建党的时候,他们12个人在船上开会,是不是您在门口给放的哨啊?”
  
  老傅要面子,怕诱惑----“万一我要是晚节不保,后人怎么评价我呀,我的追悼会还开不开啊?”
  
  老傅很先进----“我看这个第三者的问题就不能一概否定。这个恋爱自由,婚姻自主,这是我们一惯的政策。”
  
  《我爱我家》用冠冕堂皇的语言包装了一个退下来的官员,再用凡人都有的各种“庸俗”想法彻底化解了我们曾经习以为常的“严肃”,此后我们的语境变化巨大。
  
  情景喜剧不只是消解官方话语。1993年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落败,在演员关凌的自传中还记录了《我爱我家》剧组成员为之落泪的往事。但《我爱我家》在那之后不久,以几乎让人注意不到的一幕,拂去了人们的失落:志国调侃和平:“我看你早晚得当上街道主任,早晚戴一红箍、满大街溜达,举一小旗儿站岗,多威风啊。”和平不服:“你以为那红箍是好戴的呐?”言罢从兜里套出一个红袖章,郑重地念起上面印的红字:“迎七运,盼奥运……哦不对,这是什么时候的了。”把袖章翻过一面:“迎接世界妇女大会。”----一枚节约资源的袖章,把往事抛回过去,举重若轻地挥别,正是市井智慧和底层生态的经典描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