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牧马人》

2008/12/1 10:12:33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胡蓉平]

  片名: 《牧马人》

  出品方:上海电影制片厂 1982年

  导演:谢晋

  编剧:张贤亮小说《灵与肉》原著

  李准

  主演

  丛珊.....李秀芝

  朱时茂....许灵均

  牛犇.....郭扁子

  雷仲谦.....董宽

  陈肖依.....宋蕉英

  影片类型:剧情

  片长:106 分钟

  国家/地区:中国

  对白语言:汉语普通话

  色彩:彩色

  剧情

  1980年,华侨企业家许景由回国,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许灵均。许景由为30年未尽父责深感内疚,他决心把儿子带回美国,继承遗产,但许灵均舍不得妻子秀芝和儿子清清。1957年,许灵均被打成"右派",来到西北牧场劳动改造,牧区人民关心使他坚强的生活了下来,获得了勇气和力量。"文革"时,从四川逃荒而来的农村姑娘李秀芝与许灵均相识,两个人建立起一个贫穷但却幸福的小家。"四人帮"粉碎后,许灵均得到平反,走上讲台,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牧场的后代。"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民歌在许灵均的心中回响,他想起信赖和理解他的妻子,确定自己不能离开祖国。许景由不再勉强儿子,并嘱托儿子在大陆为他买块墓地,在他死后葬在祖国。许灵均送走了父亲,又重新回到那片撒下汗水的土地,回到亲友和妻子身边。

  获奖情况

  该片获1983年第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牛犇)、最佳剪辑奖(周鼎文),1983年第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影片奖、最佳男配角奖(牛犇),文化部1982年优秀影片奖。

  票房、观影人次:

  时代背景

  影片根据张贤亮小说《灵与肉》改编,围绕主人公许灵均的命运,展示出普通人身上真善美的光辉,并用深沉的笔触挖掘出深刻的生活哲理,歌颂了劳动者的质朴、纯真,抒发了对祖国对民族的深情。

  《牧马人》:海外关系与政治过敏

  1979年改革开放以后,出国热开始暗流汹涌起来。最早出国的包括两部分人,第一是公派出国留学进修的科学家、学者、研究人员和教授;第二是一些有海外关系的普通百姓,他们大多是靠海外亲友提供经济担保,然后以继承财产或是自费留学的名目跨出了国门。当时中国物质生活相当匮乏,与海外差距极大。文革时期,国门紧锁,老百姓对老外怎么过日子毫无所知,自然能够安贫若素,胸无旁骛。可一旦国门洞开,物质与精神的双重诱惑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蜂拥到人们面前。

  很多人在文革中受了不少痛苦和委屈,难免对国家有些怨言,一旦走出国门,便不愿意再回头。对此,邓爷爷曾大声疾呼,要正确对待历史遗留问题,要放下包袱,解放思想,要团结一致向前看!可有人不是这个问题,他们纯粹是难敌物的诱惑,觉得外国人放个屁都是香的,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举例说吧,上海有个女演员(恕我不便透露姓名),人长得漂亮,戏演得也不错,原本有机会大红大紫,可自己偏偏不争气,跑到涉外宾馆与老外睡觉,让公安逮了个正着。不但弄得自己身败名裂,还让社会舆论对那些通过种种途径与老外打交道的人产生了误解。

  于是,在正统舆论中,海外关系与出国热便被与是否爱国的政治倾向扯到了一起。当时流行的一句话是:"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以此来勉励那些有机会放眼向洋的人们,不要忘了身后贫穷落后的祖国!这个大概就是张贤亮写小说《灵与肉》的历史背景之一。上影的文学编辑看了这部小说,联想到《天云山传奇》的空前成功,便决意说服张贤亮对小说进行电影改编。

  没想到张贤亮死也不肯,他对编辑说,你们可以找人来改,我没意见。可我决不改自己的作品。没办法,上影只好求助于河南著名作家李准。李准是爽快人,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他来到上海,住在上影招待所里。谢晋来看老朋友,久不见面,两人少不了推杯换盏喝个痛快。一南一北两人都是大嗓门,性格豪爽外向,酒过三巡,兴致盎然,动静也就不知不觉大了起来。服务员被他俩的惊天动地给吓坏了,以为他们喝多了打起架来。

  李准这边写着,谢晋那边开始选演员。八一厂的朱时茂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消息,便写信给谢晋毛遂自荐,谢晋调出老茂演过的片子一看,觉得演技卖相都过得去,就拍板用他了。对于女演员,谢晋有点发愁。剧情提示说,李秀芝刚刚逃荒到敕勒川的时候,只有16、7岁,还未成年,而上影自己的演员不是年龄偏大就是太过洋气,不适合演这个一身土疙瘩气的川妹子。考虑到这一点,谢晋决定这次启用新人。

  他们来到中戏表演班,让所有学生都来做小品。年纪轻轻的丛珊刚一出场,便被谢晋收入法眼。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不是看中丛珊的演技,而是看中了她的眼神。那时候丛珊年纪尚小,见了生人眼里总有一丝躲不过的羞涩和惶恐,显得无比青涩和单纯。大概这就是谢晋心目中李秀芝应该有的神态吧。进入剧组以后,有一场与朱时茂亲热的戏,谢晋要求丛珊把头扎到朱时茂怀里,撒娇地蹭上几下。可排练时丛珊怎么演也不到位,几次下来,老爷子不高兴了,冲着丛珊大发雷霆:"怎么搞的,这么简单的动作也做不来?"。小丫头片子当场就给吓哭了,指着朱时茂的前胸呜呜地狡辩说:"他那里有好多毛!"

  影片开机在即,没想到又遇到了麻烦。据说上海电影局有位主要领导对这个题材持有非议,不同意开拍这部表现"老右"的影片。有一天,上影厂党委书记丁一到北京电影局开会,碰到文化部副部长陈荒煤。陈好意对丁一说:"听说你们又要拍一部右派的片子?《天云山》的苦头还没吃够啊?上面领导不喜欢这种题材,你们还是要加小心!"丁一一时被说得六神无主,只好赶回上海来商量对策。陈的话,到底算是对影片的正式意见,还是随口说说?如果是前者,陈并没看过剧本,按规定,没看过剧本是不能随便发表意见的。那就是后者?

  为了慎重起见,徐桑楚老厂长让时任上影总技师的韩尚义给陈荒煤打电话探探口风。结果没找到陈,只给陈的秘书留了口信。意思是,如果陈对影片有进一步指示,可直接电话通知上影;如果没有电话来,就视为同意拍摄,剧组就不再请示。结果等了一个礼拜,陈并无电话打来。于是,厂里决定,按时开机。

  剧组一班人马奔赴宁夏,来到祁连山下的外景地山丹军马场。转眼一个月过去,一切顺利,人们悬起的心慢慢落了地。可天有不测风云,剧组这边拍摄正在快马加鞭,上海总部却忽然后院起火。前面说的上海电影局那位领导,见上影不顾他的反对,执意开机拍摄,心里有气,便向上海市委写了一份报告,说上影不顾文化部领导意见,坚持拍摄右派电影。时任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陈昕看了报告后没有表态,说这个事情你们电影系统自己看着办,市里面不便过问。

  听了这话,电影局那位领导开始有持无恐起来,勒令丁一代表上影到电影局做检讨。丁一抗命不从,说现在是厂长负责制,开不开拍我这个党委书记说了又不算,干嘛让我来顶这个缸?双方僵持不下。消息传开,剧组创作人员的家属先乱了阵脚,纷纷发电报到宁夏外景地,让剧组里的家人多加小心。这种情况下,剧组自然乱了方寸,一时间人心浮动、惶惶不可终日,那还有心思拍电影。谢晋控制不住,只好叫了暂停。

  上海这边正是激战尤酣的时候。刚从外地赶回来的老厂长徐桑楚,立马出来收拾残局。他约了张骏祥、丁一和其他几个厂领导,到市委向陈昕做申诉。陈昕说,你们什么意见?几人一致表示没有问题,可以继续往下拍。陈昕回答:"既然你们定了,那就拍吧。"厂长还是放心不下,继续请示说,部长是不是看一下剧本?陈昕也没反对,让他们留下剧本,回家去等消息。

  就这样过了三天,到第三天晚上,陈昕一个电话打到徐桑楚家里,干净利落嘎嘣脆,就一句话:"剧本看过了,很好,拍吧!"事后徐桑楚才被告知,剧本最后到了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汪道涵手上,汪领导看完剧本,给予了肯定。这才给徐桑楚一行吃了定心丸,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宁夏外景地,将市领导对剧本的态度向剧组人员做了传达。原本以为剧组人员会很高兴,可折腾了半天,谢晋他们连高兴的劲儿也没有了。谢晋愤愤地说:什么时候中国人这种政治过敏症才能算是一个头?听到一点风声,自己就议论纷纷,先乱了阵脚,这种风气再继续下去怎么得了?……。

  影片拍摄完成后,为了保险起见,徐桑楚厂长特意从上海市委请了四百多位处级以上干部参加审片。上到市委书记、市长、下到部长、处长,把个锦江小礼堂塞得满满当当。影片放映完后,经过一段短暂的沉默,全场忽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坐在中间的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教授,激动得高声大喊道:"好戏啊!真是一部好戏!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戏了!"宣传部一位干部兴奋地拉着徐桑楚说:"这个片子一定要报今年的金鸡百花奖,肯定能把大奖拿回来!"

  后来,老厂长跟谢晋一商量,决定今年还是先不报了。因为上影已经报上去的《喜盈门》正是82年金鸡百花的得奖大热门,《牧马人》再上去,怕出现上影作品自相残杀的局面。事实证明,当时的这个判断是正确的,这年百花奖最佳影片正是《喜盈门》。而《牧马人》推迟了一年申报,也夺得1983年百花奖最佳影片和最佳男配角(牛犇)两个重量级奖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