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人到中年》

2008/12/1 11:01:36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胡蓉平]

  片名:《人到中年》
  
  出品方:长春电影制片厂1982年出品
  
  导演:王启民孙羽
  
  编剧:谌容摄影:王启民美术:高廷伦作曲:吴大明
  
  主演:曹雪(剧中人佳佳)
  
  达式常(剧中人傅家杰)
  
  潘虹(剧中人陆文婷)
  
  郑毅(剧中人园园)
  
  剧情:1979年秋,某医院中年眼科医生陆文婷,因心肌梗塞急性发作,送去抢救。眼科孙逸民主任记得,陆文婷医术精湛,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但在医院工作18年仍是住院医生,月工资只有56元5角。陆文婷的爱人傅家杰是被她治愈的患者从事金属力学的研究工作,两人婚后生活幸福美满,但繁重的工作和生活的重担却把陆文婷压垮了。她在发病那天上午连续做了三个手术,其中一个是焦成思副部长的白内障摘除手术。部长夫人秦波对既不是主任级大夫又不是主治医生更不是党员的陆文婷很不放心,却不知道“十年动乱”中正是陆文婷不畏红卫兵的威胁,为焦部长的另一只眼睛做的白内障摘除手术。陆文婷的女儿生病,她却直到看完病人才赶到托儿所,看到高烧的女儿独自躺在床上,心中充满歉疚。经过抢救,陆文婷恢复知觉,她忏悔自己没有尽到妻子和母亲的责任,嘱咐丈夫照顾好孩子。傅家杰听了心如刀割。陆文婷的好友姜亚芬夫妇即将出国,在陆家举行的告别宴上,大家感慨中年人的甘苦。陆文婷在医院精心的治疗和护理下,逐渐恢复健康,医院专门派车将她送回家中。
  
  获奖情况:该片获1983年第3届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女主角奖(潘虹),1983年第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文化部1982年优秀影片奖。
  
  票房、观影人次:
  
  时代背景:
  
  导演孙羽讲述:
  
  《人到中年》:潘虹眼中的忧郁
  
  反映现实题材的生活故事片一直是中国电影功力最深厚的一支,进入80年代,《邻居》、《见习律师》、《血,总是热的》等影片都表现了对变革现实的关注以及电影创作者直面现实的勇气。
  
  1982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摄制的《人到中年》获得了金鸡奖、百花奖最佳故事片的“双冠王”,其哀而不伤的叙事风格让人为之动容,更引起当时广大知识分子的强烈共鸣。潘虹凭借陆文婷的角色获得当年金鸡奖的最佳女主角。本报记者寻访到该片的导演孙羽老先生,听这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讲述影片背后的种种坎坷。
  
  尖锐主题使得拍摄一波三折
  
  谌容的《人到中年》原载于1980年第1期《收获》,我那时正在长影拍浩然的《花开花落》,我的朋友让我看转载于《小说月报》上的这篇小说,我流着泪看完,激动不已。因为正是在全国积极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的背景下,这篇小说引发了全国性的大讨论。我非常想拍这个戏,当和作者谌容联系时,得知西影厂已经有人表示也想拍《人到中年》,但是西影厂的领导不同意,我一听就赶紧跟我们长影的领导表示要把这个本子拿下来,谌容只要求一点“绝对不许改变这个戏的主题”,而我们的态度也很明确“我们就是看中了这个主题,要是改了,我们还不要这个剧本了”,所以双方一拍即合,准备投拍。
  
  正是小说的尖锐主题使得影片的拍摄过程也一波三折,1981年底有关方面审查长影准备投拍的几部戏的剧本,结果拿掉了四个戏,《人到中年》首当其冲,同时下马的还有于彦夫导演的《勿忘我》,白德彰导演的《但愿人长久》以及齐兴家根据王蒙小说《蝴蝶》改编的《大地之子》。后来这四部片子历经磨难终于都搬上银幕。
  
  等待陆文婷的出现
  
  对于《人到中年》中演员的挑选,傅家杰最快锁定达式常,他很细腻、从容,演戏非常有感情,扮演陆文婷丈夫的角色很合适,但是挑选女主角陆文婷却是一波三折。开始,我们选择的是郑振瑶,她的演技无可挑剔,非常有表演功力,很适合陆文婷这种中年知识分子的角色。
  
  记得当时摄制组试完镜后,给在京的厂领导审查。厂领导看后表态,认为演员表演很到位,但是演员年龄超越了角色的年龄,观众在审美心理上会不太接受。摄制组撤回继续选演员,我当时是比较倾向于选黄梅莹,她有一种知识分子的脱俗气质,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参加演出。其间,电影界很风云的女演员听到我们要拍这个戏,都表示很希望来演陆文婷,我心里面总有一种感觉,像是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出现似的。
  
  潘虹太漂亮
  
  因为一直没有找到适合陆文婷的演员,我们心里也很焦急,潘虹那时正在长影拍一个戏曲片《杜十娘》。其中有人向我推荐潘虹,我印象中潘虹太漂亮,小说里写的陆文婷是在人群里不显眼的一个中年女人,太引人注目了就不符合这个角色了。
  
  但是我到摄影棚里看过几次她拍戏,让我一下子改变了想法,潘虹进入角色特别投入,使我认定她是个非常好的演员。她拍完《杜十娘》到了北影厂,住在北影招待所,当时我的副导演宋江波在北影给我发来电报,让我不能再犹豫了,潘虹马上要拍北影的一个新戏,但她表示为了《人到中年》可以放弃那部戏,我得知后立马拍板:签协议!
  
  潘虹当时是峨眉厂的演员,我问她有没有什么要求,她只希望开拍之前回到成都体验一下生活,因为潘虹的母亲是一名医生,而她丈夫米家山的母亲是医学院的院长。后来证明潘虹的表演太出色了,眼神里的忧郁赋予了陆文婷更多面的情感表达,她当时还不到30岁,未进中年,也没有孩子,却把一位中年知识分子和一位母亲演得那么精彩,实在是演员的功力所在。我没想到,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表达了他们堵在心口的话
  
  1982年年底,影片完成送审,中国电影家协会组织了一次全国在京的中青年知识分子和文化名人观看《人到中年》的座谈会,应邀的有舞蹈家陈爱莲,还有当时国家女排的主教练袁伟民等人都到场观看,我记得当时大家在看时情绪都激动不已,一片唏嘘,陈爱莲哭湿了三块手绢,袁伟民这么一个“硬汉”也忍不住掉泪。到地方去放映的时候,更不用说了,记得去医学院放专场,大家在看时就喊起口号,泪眼模糊地喊着“我们就是这样的啊!”他们觉得这部影片真正表达了他们堵在心口的话。
  
  1983年1月3日,全国电影创作会议在上海锦江饭店举行,忽然我接到达式常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北京接到上面通知暂不印拷贝了。这可是当头一棒,影片历经波折好不容易拍出来了,突然要停映。据说原因是有人反映这部片子有明显政治问题,没有体现党对知识分子的关心,会影响党的形象。后来邓小平听说此事,调看了影片,不但没有要求禁映此片,还特别批示应该下决心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包括落实他们的待遇问题,并特别指出《人到中年》值得一看。
  
  相关评论:
  
  人到中年:理想主义者对现实的低头
  
  这部电影与其说是在书写人生的无奈,不如说是表现了几个理想主义者如何向现实的屈服。陆文婷败给了官僚体制和自己“孱弱”的身体,傅家杰则是向这个拖累了他的家庭低头。出国的那一对夫妻则是彻底的灰心失望渴望重头来过。说他们是理想主义者是由于那场出国前的长谈,那是怎样的一个精致的段落啊。我惊异于那个年代人们思维的纯洁和理想的热忱。那是仅仅属于那个年代的一种表达方式。文革刚刚结束,国家百废待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意义也逐渐彰显。那时一个被指称为一个充满理想、积极上进、热情高涨的时代。那个时代经常有热烈的“全国大讨论”,那个时代的公理、正义和道德评判被提到一个到现在都值得我们缅怀的高度——在这个时候重提这些东西,不禁生出无数别样的感慨。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