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二子开店》

2008/12/1 11:21:36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胡蓉平]

 

             

  片名:《二子开店》
  
  导演:王秉林
  
  主演:陈佩斯(剧中人二子)
  
  陈强(剧中人奎叔)
  
  安雯(剧中人英子)
  
  剧情:二子没考上大学,待业在家。他的朋友麻秆听说街道办事处有意让她们几个待业青年承包一家已经倒闭的小旅馆,让二子挑头。两人一商量挺对心思,于是他们便开始招兵买马。不料工商局嫌他们没资金,更是对这几个老大难不放心。二子只好带着几个伙伴回到家里,用甜言蜜语讨二子妈喜欢,让老太太拿出家里的积蓄当资本,二子爹老奎做担保人,终于领了执照。小旅店办了起来,但困难真不少,有拆台的,有捣乱的,但二子不泄气,按照大饭店的规矩,认真地经营,小店倒是一步步地走上了正轨。
  
  时代背景:
  
  《二子开店》导演王秉林谈影片幕后故事
  
  在《二子开店》之前,我还拍过一部父子题材的影片就叫《父与子》,也是陈强父子来演的,那是我第一次当导演,其实已经做过不少影片的编剧了。早些时候我在演员剧团做演员,是电影学院66届表演系毕业,赶上“文革”刚毕业就失业,十年之后已经过了当演员的黄金期,改行做编剧,继而做导演,后来被黄宗洛笑称是编、导、演“三才”。
  
  可能个性使然,我对喜剧片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兴趣,也想下工夫把它研究透了,我第二部编导的影片《二子开店》应该是有意的探索,其实喜剧拍摄是件困难事,有很多拍正剧的导演不一定能把握好喜剧,因为搞笑是最容易出现偏差的,创作者最怕观众看了不笑,就很容易步入单纯追求笑料的歧途。所以我说在“笑”上做文章并非易事。
  
  观众其实很聪明
  
  喜剧从人物出发很重要,二子、麻秆、英子、小豆、大虎都是一个个立得住的人物,个性非常鲜明。好的喜剧一定要有内涵,或者说应该是“寓教于笑”,比如小旅馆开张,二子用捡来的旧衣裳给这伙人“改头换面”,并且要微笑服务,我其实是期望小青年们能够不断完善自身。风格样式还要保持一致和统一,我给影片简单分成四部分,大家可以对照内容去想,“招兵买马”然后“改头换面,再后来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最后是”好马不吃回头草“。
  
  那些喜剧中惯用的“巧合法”、“误会法”只能根据情节产生,应该是剧中人物“人为”的,决不能是创作者“人为”的,不要以为是创作者指挥观众,观众其实是很聪明的,创作者的刻意而为明眼观众一下子就能明白。这是在拍片之初我就跟全剧组明确下来的,之前准备工作充足,拍起来就很顺利。
  
  我拍的电影从没赔过钱
  
  影片当年由青影出资拍摄,总共就花了四十多万元,可谓是超低投入了,因为当时各厂的武打片、枪战片都是二百万元以上的投资,但是这个片子很轻松地赚回了二百多万元,而且在电视上重复播出都数不清有多少次了,因为电视上经常看到重播,有时自己都看烦了,但是观众看不烦,最近刚在电影频道播过,时隔这么多年了,老少观众照样爱看。
  
  我说我们这一辈人心里的责任心太重了,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因为心重,所以很多时候不能像更年轻的一辈导演那样放得开。《二子开店》其实有我对当时社会上那些戴着墨镜、穿喇叭裤,整天没事干在马路上转悠的年轻人的看法,我对社会的矛盾不回避,我希望他们能够自食其力。
  
  影片拍摄过程中,演员表演很松弛,我和陈强是老朋友了,和陈佩斯、梁天他们这些年轻人沟通起来也比较好,虽然也有些分歧和矛盾,但是都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拍完后社会反响不错,我也仍在思考喜剧拍摄的方法,应该说在《斗鸡》(陈裕德主演)和《宫廷斗鸡》(黄宗洛主演)中就比较成熟了,当时给了我一个“高产优质”导演的称号,因为我拍的电影从没赔过钱。
  
  相关评论:
  
  简单的智慧
  
  有机会坐公交车在下午六点从城里穿过的话,你会看到穿着大裤衩赤膊的汉子在路边傻站。一阵吵架声起,从胡同里必然无中生有地冒出不少穿着宽大衣服刚洗完头的妇女,奔走,然后观望。同样赤膊或穿宽大衣服的老头老太太,摇着头或是摇着扇子,若有所思,天晓得,其实他们什么都没想。
  
  这样的市井坊间,容易给人聪明圆滑的印象。其实真的未必。
  
  “二子”就是通行于此的一个灰色词语,含义丰富,但根本上不脱“愣头青”或者“傻子”的意思。其实被称呼为“二子”的未必傻,称呼别人为“二子”的却往往真的不得志。陈佩斯以《二子开店》为代表的一批“二子”电影,就是用这种自嘲的态度,来展现一个体验者的智慧的。
  
  不管什么时候,看《二子开店》总能把人带到80年代那阳光灿烂的记忆中去。简单爱,简单乐,简单闷。一幕大戏,讲的就是一个待业青年开小旅馆的事,再加上点插科打诨阴差阳错的套路,主人公感情生活的波澜,就成了。
  
  《二子开店》之前,电影银幕已经经历了一个相当自觉的复苏和再造过程。不管掺杂了多少伤痕与反思,大家重又得到机会认认真真讲故事,只是太聪明而又太沉重。
  
  人这种复杂的动物,却往往喜欢看别人的错误,表现自己的聪明,太认真了反倒不讨好。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二子”,这是陈佩斯的智慧。
  
  留洋回来的英达,在干事业的过程中,学会了低调。而“二子”陈佩斯却是从无可奈何开始了自己的低调。念到小学,插过队,回城从匪兵乙演起。很多人在考虑如何剑走偏锋的时候,陈佩斯他爹还在为这没啥手艺和学问的儿子的生计发愁。多年后,这个孩子除了认死理地跟人打版权官司之外,就没什么自鸣得意的架子和手段,承包了个荒山头,也就真的住了进去。所以在《二子开店》里就有了这么个待业青年,还有一帮没出息的愣头青哥们儿,连想做坑蒙拐骗的事儿,都时时透着一股小家子气,反正小毛病不断,大恶不敢。一群“二子”。
  
  这出戏里最充满自嘲“二子”精神的,有两条线索,也是两个暗喻。一个是二子开店,一个是二子恋爱。二子开店,充满了80年代特有的热诚与直白。开一个小旅舍,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所有的困难,在这里,最后都只是一个态度问题。虽然需要老爷子的钱和面子,可一帮待业青年只要端正了态度,世界就是他们的。那个时候称呼大学生为天之骄子,可第一批春风得意的,却真的就是这样一群“二子”。到如今,在一句“态度决定一切”口号的背后,先富起来的“二子”们反倒开始努力充电,让自己复杂复杂再复杂了。
  
  二子的恋爱,就开始让人笑出眼泪来了。二子爱上的,是个美女,还有为人不齿的第三者经验。银幕上的比喻,搬到现实中来,真的让人伤神,也无可奈何地告诉活着的一群人,没有十全十美。偏偏是这一点的所得,在故事里,却又得在二子和麻秆儿两个半斤八两的穷汉之间引发争夺。感情本来就是奢侈的事情,还这么残酷地要“二子”们去面对。至此,再回头去看美女追二子时候,在公园里的那一段暧昧的对白,就真觉得,简单真好。
  
  《二子开店》结尾留了一个略带伤感的开放结尾,“二子”系列的其他影片大多也选择了这个套路,这是还没有习惯撒泼打诨闹剧的观众所熟悉的,谈不上什么教条。可是笑声中的眼泪却在故事进行的过程中已经留在了我们的心里。这是一切简单爱、简单闷又简单讨我们喜欢的“二子”们的悲剧。也是甘当傻子的陈佩斯的智慧之处。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