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站台》

2008/12/1 11:42:01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胡蓉平]

  片名:《站台》
  
  出品日期:2000年
  
  导演:贾樟柯
  
  编剧:贾樟柯摄影:余力为
  
  主演:王宏伟(剧中人崔明亮)
  
  赵涛(剧中人尹瑞娟)
  
  杨荔钠(剧中人钟萍)
  
  梁景东(剧中人张军)
  
  剧情:一九七九年,中国开始实施“改革、开放”政策。汾阳县文工团的崔明亮、张军等年轻人在舞台上排演诗朗诵《风流歌》。朗诵的女演员殷瑞娟,是崔明亮倾慕的恋人。两人一起参加工作,经常在一起排练,但关系微妙,从未相互表达。星期天,崔明亮和张军约殷瑞娟,钟萍等同事去看电影《流浪者》,恰巧碰到了殷瑞娟的父亲。殷父不喜欢女儿与崔明亮在一起,以为两人在谈恋爱,从电影院将女儿叫走,大家不欢而散。殷瑞娟和崔明亮都极不平静,两人在黄昏的街上不期而遇,终于表达了爱情。
  
  进入八十年代,中国开始开放沿海城市。大家在发廊里听邓丽君的《美酒加咖啡》。张军请假前往广州看望姑妈。广州是中国最早开放的城市,各种各样的新鲜事物在此地汇集。崔明亮收到张军从广州寄来的明信片,望着画面上的高楼大厦,崔明亮彻夜难眠。张军从广州回来,带回了电子手表、录音机以及一把红棉牌吉它。人们开始接触到更多的音乐,崔明亮也开始迷上了吉它。文工团为了适应市场的需要排演了一台轻音乐节目,并要巡回演出,但殷瑞娟的父亲病了,她不能与崔明亮他们一起远行。一对恋人不得不别离。
  
  清晨,一辆汽车拉着崔明亮和张军等人向远处驶去,开始了他们的演出之旅。
  
  获奖情况:第5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片:最佳亚洲电影奖;第22届法国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奖;第30届蒙特利尔国际新电影新媒体节最佳编剧奖;获新加坡国际电影节青年电影奖;获布诺斯艾利斯国际电影节最佳电影奖;获瑞士弗里堡国际电影节唐吉珂德奖,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法国《电影手册》年度十大佳片之一;日本《电影旬报》年度十大佳片之一。
  
  票房、观影人次:
  
  时代背景:
  
  普通人的史诗
  
  《站台》表现的不仅仅是影片中人物不断走穴经历的种种车站,也不是仅仅描写了一段段个人历史的归宿,而是影片展现出来的对普通人的尊重和生活理解,把一些普通小人物当成了重要历史进行描写。而相反的,那些历史却成为了普通人的背景。在没有消失的历史语录里,那些年轻人开始触及到人生的变迁。这让一种历史的背景在影片里发挥着命运的力量。然而正是这种力量,让一些人的命运成为历史。历史不再是伟人们的,而是那些为梦想、生活奔波的小人物。他们才能真正体会历史的转变,构成了历史的真实注解。可以说,这部影片是那些小人物的史诗。
  
  相关评论:
  
  贾樟柯谈《站台》
  
  《站台》这个剧本大概是1995年或者1996年开始写的,那时刚刚开始拍短片,实际上《站台》应该是我的处女作。
  
  《站台》有意思的一点应该是它使我真的在一个工业体制里面去工作,以前拍《小武》的时候都是好朋友,15个人,睡起来就拍,拍累了就睡,什么压力也没有,运转非常灵活的一个摄制组。拍《站台》最多时组里有100个人,突然多了很多的部门,人多了事情也多,你怎样来保证精力集中在创作上,你怎样信赖你的制片?这些事情对我都是第一次,都是一个挑战。
  
  以前我是很恐惧工业的,我觉得工业对你的改变,他们的审美,包括他们对电影的认同,我对这些都是一种恐惧。经过《站台》,只要你相信你自己的电影,那么工业里头的人,自有他们的好处。因为你不可能永远在一个业余的状态里面工作,一个有能力的导演应该学会这些,而不是惧怕它、躲避它。
  
  《站台》这首歌是80年代中期年轻人非常喜欢的一首歌,它描写一个人在站台上等待他爱人的到来,是一种期待的情绪。对我来说,它是开启我80年代记忆的钥匙,“站台”是出发的地方,也是回来的地方,它与旅途有关,有一种疲倦而哀伤的生命感觉。
  
  媒体评论:
  
  这是部天才的影片。两个半小时不断让人吃惊,《小武》已然让我们惊讶,但里面的各元素在此俱皆延伸放大。结果是幅一整代坠落的全景、一小撮年轻人紧咬的牙关。时间是1979至1989。终点处,理想不在。
  
  ——法国《解放报》2001年8月29日
  
  自拍了《小武》后,贾樟柯和王宏伟不断地把这个角色刻划地更加细腻。他们创造了当代中国电影中最不可能有的角色:一个可笑、消沉的家伙,又很天真,随时会受到伤害,经受各种考验,他是这部充满智慧和欲望的电影里的一个理想人物。这个小伙子在任何时候都显得很理解那些悄然而来的变化,这种态度非常令人感动,但他仍然会被这些变化所淹没。
  
  ——载自法国《电影手册》2001年9月刊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