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寻枪》

2008/12/1 14:28:22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胡蓉平]

 

  片名:《寻枪》
  
  出品方: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华谊兄弟太合影视公司2002年出品

  导演:陆川
  
  编剧:陆川
  
  主演:姜文(剧中人马山)
  
  伍宇娟(剧中人韩晓云)
  
  宁静(剧中人李小萌)
  
  剧情:马山是一个在边陲小镇任职的警察,有一天一觉醒来,忽然发现自己的配枪神秘失踪了!于是马山沿着青石板开始了一段寻枪之路。
  
  小镇弥漫着重重浓雾,马山的内心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与绝望,因为枪维系着小镇的安宁与平和!一夜之间,熟悉的小镇变得陌生了,充满了危险诡异的气氛,熟悉的人、街道甚至自己的家庭都变得陌生了。命案的发生、危险的靠近使得马山深深地陷入黑暗,而马山珍视的信念激励着人他在黑暗中呼嚎奔走,并最终用生命完成了对于信念的找寻和重建。在那个时候,马山突然发现自己真正体会到了生命中久已失落的真实与美好。
  
  获奖情况:第9届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处女作奖
  
  票房、观影人次:
  
  时代背景:《寻枪》是导演陆川的第一部作品,从陆川的年龄判断,出生于70年代初的他应该属于中国电影的新生代,好莱坞情结曾不可避免地影响所有在新中国长大的孩子们,陆川没有理由可以幸免。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对好莱坞感觉的把握是到位的。但姜文的加盟似乎为好莱坞背景抹上了一道浓重的中国色彩,这位中国最优秀的演员应该是一位最地道的“国货”拥护者。所以我们有理由期待新生代与老新人类碰撞后迸出的火花,这种火花有可能代表了中国未来几年电影的一种大趋势。
  
  相关评论:
  
  导演陆川讲述:那时就是一帮草寇
  
  从影片质量来看,《寻枪》离优秀两字还很远。但是这部电影产生的过程、它背后的故事却令电影爱好者振奋。正如本期电影笔记的作者所说,《寻枪》和陆川的意义活学在于,它是“一个分水岭,代表着一批被影碟熏陶的小青年,开始在壁垒森严的制作体系外扣击主流电影的大门”。
  
  北影研究生里的狂人
  
  我觉得电影行业只有导演值得去做,导演是作家,其他都是作家的钢笔、墨水瓶、稿纸、椅子或者台灯。专业考试电影知识那门我只考了47分,我那时还算不上一个电影Fans,连《红》、《蓝》、《白》的导演是谁都不知道,答卷上写的是什么什么斯基。
  
  当时导师不想要我,她觉得我太狂妄了,什么都没有呢就这么狂。在考试前有一天我去学院找她,我就说您要是收了我,我肯定是您最好的学生,当时我根本不知道黄建新、韩三平、米家山都是江世雄老师的学生。还有就是因为我父亲的原因(陆川父亲是著名作家陆天明,记者注),很多老师都来看我的试卷,让江老师很反感,但是她一次到我单位做讲座,看到我的工作,很可怜我,这样一个孩子就在这个桌子前面熬成一个老头儿,不行,得救救他。
  
  1997年的时候有机会到河南拍了一套电视剧,当时还在念研二,学校里挺轰动的,我开始是靠自己写的两集剧本打动了投资方,那个剧本叫《隐身人》,上下两集卖了8000块钱,投资人知道我是导演系的,干脆就把钱给了我,让我拉班子拍这个戏,于是我回学校,从各个系调集了一帮哥们。
  
  那部戏拍得不好,剪辑的过程让我明白,有些想法很傻,永远实现不了,还有些是完全不需要拍的。70天的历程让我对如何做导演有了感悟。
  
  那时我只有26岁,但是整个剧组都在我掌控之中,这让我处在一个很狂妄的状态。
  
  呼朋引伴的网络生涯
  
  从电影学院毕业我分到北影厂,在马甸租了一个房子,开始写《寻枪》的剧本。厂里老说拍《寻枪》,但是没钱,所以处在一种很苦闷的状态,忽然就听到有上网这么回事,于是就买了个笔记本电脑,转转到了新浪网的影行天下,当时的版主是旺财,像婉儿、光猪、小赖、小恺撒那些后来的哥们儿都已经在上面混了一段儿,我是后插进去的,然后就一块儿吃饭啊、喝酒,聊片子。
  
  当时大家也都不是专业影评人,一帮草寇。张一谋还是个军人,小凯还在做桥梁工程设计师,王崴还在外交部工作,而我就是一个想拍片儿又没片儿拍的网友。当时没有想到要去结交谁,大家完全是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了一起。大家注意到我是因为我的帖子,影评啊比较专业,说话又比较强势,当时王崴是老大,比较能写,我去了之后就经常欺负他。我很快乐,但是又很忧虑,虽然每天谈电影,但是却拍不了片子。
  
  我们自己还在新浪单开了一个版,叫“民间影像”,主要是觉得“影行天下”那帮人没看过几部片子就在那儿胡说八道,不跟他们玩了,因为我刚拍了《寻枪》,就推荐我做版主。我们那帮人就都想搞创作,但是创作跟写帖子还是差得很远,这里面有十几年的积累,还有经过电影专业的训练,这个过程非常漫长。
  
  拍《寻枪》那会儿,我就发现这些网友里面有些人很有文采,我就给他们发剧本,然后他们也洋洋洒洒地给我回信,不一定都是真知灼见,但是让我冷静很多,虽然没有谁的建议具体用到片子里面,但是给我拍《可可西里》打下了一个基础。之前,我专门把这些人聚到河北省一地儿,开了两次大规模的创作会。忘了是王崴还是光猪建议一定要拍得好看,一谋就说这片儿必须沉闷,不艺术不行,观点完全不同,那是《可可西里》的发端。
  
  姜文给了痛苦,也给了帮助
  
  和姜文合作,你说强迫也好、自愿也好、被动也好,我感受了一回什么是真正的电影制作。姜文这么多年都是跟中国最好的电影人合作,大家都说他聪明,实际上他是集大成者,他身上吸取的全是精华。我未必能把他的优点全都学到,但是最起码我感受到了。姜文特别强调制作精良,这是现代电影的概念,而学院强调的是观念,对制作并不是很清楚。他教给了我这种观念,另外他教给我尊重演员,在这方面,电影学院不如中戏,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张扬、施润久那拨儿人先出来,先掀起一个浪潮,因为他们尊重人。
  
  在剪《寻枪》的时候,我才开始意识到姜文对我的这种帮助,虽然跟姜文合作非常痛苦。电影没有对错,只分你的我的,那时我血气方刚,拼命抗争,觉得这是我的本子,自己的家里自己做不了主,有时是一败涂地,有时能攻个一城半池。现在我能平静接受也是有原因的,在这个行业呆长了,你会发现大家都只尊重历史,只尊重结果,现在也没人说《寻枪》是姜文的戏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的第三部戏迟迟不出来的原因,这个圈子很险恶,我知道有些人已经把手举到胸口等着给我喝倒彩。所以我现在反倒不着急了,我把后来的几个项目全码好了,我必须对得起前面的付出。这个行业你不拍没事,但是只要你拍得不好,这就成了你永远的污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