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可可西里》

2008/12/1 14:28:22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胡蓉平]

 

  片名:《可可西里》
  
  出品方:太合传媒2004出品
  
  导演:陆川
  
  编剧:陆川 美术指导:吕东 摄影指导:曹郁
  
  主演:张磊(剧中人尕玉)
  
  赵雪萤(剧中人冷雪)
  
  亓亮(剧中人刘栋)
  
  赵一穗(剧中人洛桑)
  
  多布杰(剧中人日泰)
  
  剧情:美丽寂寥的可可西里安睡在宁静中。突然,枪声打破宁静,保护站上的巡山队员被盗猎者残杀,鲜血染红戈壁,又一批藏羚羊群惨遭屠戮……
  
  一定要抓到盗猎者!巡山队长日泰下了死命令,巡山队连夜紧急出发,闯进了正在流血的可可西里。但是盗猎者如同鬼影般忽然消失在稀薄的空气中,留下的只是成百上千具剥去皮毛的藏羚羊尸骨……
  
  巡山队员在遍布危险的茫茫大戈壁上奋力追踪,终于,盗猎者出现在冰河对岸,队员们不顾一切地冲入湍急的冰河之中。一场生死搏斗之后,只捕获了一些盗猎分子,狡猾的盗猎头子再次漏网。
  
  风雪中,继续追赶盗猎分子的巡山队员已濒临绝境:车辆抛锚,汽油耗尽,食品短缺,大雪封山,巡山队员不断倒在冷枪之下……连最顽强的藏族汉子也哭喊道:我们走不出去了!
  
  打击盗猎,是巡山队义不容辞的责任;守护家园,是巡山队不可动摇的信仰。巡山队员顽强地在风雪戈壁中追捕盗猎者,枪声在可可西里的群山中长久地回响——这不只是一次巡山,这是一次撼人心魄的生命历险。
  
  获奖情况:本片于2004年台北金马影展最佳男主角奖(多布杰),最佳剧情片奖;2006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亚洲电影奖
  
  时代背景:这是地球上最后的处女地。藏青色的高原上,留着亿万年的风沙,纵横的沟壑,像无尽的岁月留在老人脸上的沧桑烙印。这里的平均海拔是4700多米,地表之下两三米就是亘古不变的永久性冻土。这里气候极寒,常年大风,是人类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却是野生动物的乐园。绵延起伏的山岭上,成群的藏羚羊和野牦牛欢快地奔跑,苍茫的青天中,秃鹫呼啸着飞过。这,就是我国最后一块保留着原始状态的自然之地和最大的无人区:可可西里。
  
  在蒙语中,可可西里的意思是:美丽的草原,美丽的少女。而藏羚羊,就是可可西里美丽的象征。过去每年的6月,成群的藏羚羊越过青藏公路,由东向西去。8月20日左右又由西向东,它们过青藏路时铺天盖地,过往的车辆要等待很长时间。可是,这样动人的景象如今已经不复存在。欧美黑市上藏羚羊绒价格的飙升,刺激着盗猎者把枪口对准了它们。藏羚羊的一声声哀号,在无人区里久久回荡,这哀号穿越稀薄的空气,穿越苍茫的风沙,深深划在一个人的心口上!他就是原青海省治多县县委副书记杰桑·索南达杰。1992年7月在他一再要求下,治多县成立了西部工作委员会,专门负责可可西里自然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在恶劣的天气和自然条件下,他带领着仅有的几名乾部,在高原深处巡逻,与盗猎分子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
  
  导演陆川讲述:《可可西里》本质上是一部关于存在的电影,是一群人为了活着和另一群为了活着的人的存在故事,存在不是戏剧,所以《可可西里》没有把生活戏剧化,它没有刻意的强化、营造、渲染生活的戏剧性因素,导演陆川像文学大师海明威一样,用平凡、寻常、偶然的氛围,道出了一群人和另一群人的残酷存在状况。影片把强烈的情感埋在“冰山”之下,这样描述的世界却是真正的世界,是接近生活的世界,它没有廉价庸俗的煽情,但打动人心的力量却是非同寻常的。
  
  相关评论:《可可西里》是一部令人震动的电影。但在被它震动之后,还有更多的问题在绵延。电影之外,是资源滥用、生态恶化、贫困落后地区如何维持可持续发展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并不是空洞的,它意味着藏羚羊能保持多少数量,马占林能不能生活下去,野牦牛队与盗猎者,与管理区保护局之间的关系,实际上也包含其中,政府力量如何能真正贯彻,民间力量如何能保持生机,这是《可可西里》不可能回答的问题,却将带给我们的思考。
  
  电影之内,是资本、意识形态与美学如何能形成一个相对良性的关系,从而使中国电影,不是在夹缝中受到左右夹击,而能够在彼此理解中争取一个稍为自由的表达空间,从而产生更多的有力量也有利润的作品。而对导演陆川来说,他在这个电影中,显示独立的控制能力,更为鲜明的个人风格,一种阳刚茁壮之气。这个电影虽然还存在着一种思路上的简单化与浅层化,一种处理方式上的目的性太强的看似质朴,但是相比起《寻枪》,却有了一种自信与大气。与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作对照,贾樟柯的力量是从经历中“生长”起来的,而陆川的力量是从题材对象中“寻找”与“建立”起来的,这是中国的当代年青导演获得力量的两种方式,在这两个方向上,都还有着更远的路要走,更多的尝试要进行。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