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手机》

2008/12/1 14:28:22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胡蓉平]

 

  片名:《手机》
  
  出品方:华谊兄弟太合影视公司2003年出品
  
  导演:冯小刚
  
  编剧:刘震云摄影:赵非美术:刘心刚作曲:苏聪
  
  主演:葛优(剧中人严守一)
  
  张国立(剧中人费墨)
  
  徐帆(剧中人沈雪)
  
  范冰冰(剧中人武月)
  
  剧情:《有一说一》的著名主持人严守一,在去电视台主持节目时把手机忘在了家里,这个小小的失误却让他的妻子余文娟发现了他与一个陌生女子间的秘密,回想丈夫在电视上笑容满面,回到家却神情恍惚:外边滔滔不绝,对着自己却一言不发,妻子似乎明白了一切,便就此提出离婚。
  
  戏剧学院台词课老师沈雪是严守一的新任女友,两人经过一段快乐时光后,沈雪发现严守一手机的响铃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严守一的手机是放在震铃上,现在改成了震动。这使沈雪产生了猜疑和嫉妒。从此,严守一对手机和日常的谈话再次产生了严重的恐惧。
  
  某出版社的女编辑武月在火车餐车上和严守一偶然相遇,严守一无心为出版社写书,但武月穷追不舍。为让武月帮助下岗的前妻余文娟找个工作,严守一不得不答应,但从此后,他的生活也变的“恐怖”起来……
  
  获奖情况:本片于1980年获第三届中国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女演员奖(陈冲)、最佳摄影奖、最佳音乐奖;文化部1979年优秀影片奖、青年优秀创作奖(陈冲、刘晓庆、唐国强);1979年南斯拉夫第九届“为自由而斗争”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陈冲)。
  
  票房、观影人次:总票房高达9300万人民币,净利润达到了1500万
  
  时代背景:
  
  导演冯小刚讲述:
  
  我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手机
  
  在中国手机有2亿5千万用户,几乎城市里人手一个。手机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也改变了汉语的交流方式。我觉得一个对我们生活有深刻影响的事物可以构成一部有意思的电影。确定了这个题材我们就要选择合适的表达方法。
  
  我们先后有三个想法,第一个是(举个例子):一个流氓,想改邪归正跟一个女人好好过日子,收敛他过去的生活,但是他没有傻到把过去跟这个女人坦白,也没有幼稚到跟过去的女人都断绝联系。在这个前提下,手机不断地暴露他过去的生活,最终导致他无法得到希望的生活。
  
  由于这个写法可能会在审查上出问题,所以我们的另一个想法是按照《甲方乙方》和《大腕》这样比较飞的写法,不只是一个故事,而是把手机使用者的众生相表现出来,这样一来在创作上容易,但是问题是没有新鲜感。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把重点放在手机上。
  
  编剧刘震云的文字特点是表面上很平静,实质非常不平静。最终他拿出的这个故事没有离奇的情节:一个谈话节目主持人在生活中说谎话,不断地暴露自己。手机里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通讯工具本来为了方便人与人的交流,但是现在事与愿违,它控制了人。我们在电影里最终不是讲手机,而是通过手机落实到人,讲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崔永元和葛优的光头
  
  由于《手机》里的男主角是一个谈话主持人,曾经有传言把角色和崔永元挂钩,对此冯小刚解释说:“我们只是选择一个谈话类的主持人,其实这样的主持人有很多,但是大家都最容易想到崔永元,其实完全套不上。是媒体炒作。”“葛优光头的样子会出戏让观众一下意识到这是葛优,我们要让他尽可能地靠近剧本中角色,他的光头是个障碍。”
  
  贺岁与商业
  
  冯小刚认为当前的观众有一种误解,在贺岁档上映的电影就一定要是喜剧,其实在这个档期里应该有各种各样的影片。贺岁片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所谓“贺岁片”不过是制片方根据已有的经验总结出的操作规律,因为“贺岁档”比一般的档期票房收入高出30%。
  
  《手机》也是在“贺岁档”上映的片子,其中反映的东西是从生活中自然生长出来被发现,酸甜苦辣什么都有。以往的影片当然也由生活中来,但是经过了变形和再创作。《手机》没有变形,而是尽可能地贴近现实和生活。
  
  谈到现在国内商业片的发展方向,冯导觉得最好的电影是《卡拉是条狗》,但是宣传上没有跟上——其他的那些大片当然也会有大量的观众喜欢看,但观众也有看《卡拉是条狗》这种电影的需求。观众是等着进门的,你要帮他打开一个门,让观众接受。而且我认为这种商业性比表面上考虑的那些商业性更大。
  
  相关评论:
  
  以《手机》重新把玩冯小刚同志在《一声叹息》中探讨的婚外恋题材,描述了一个男人在若干女人之间四处碰壁的惨烈,并且,这一次,高科技通讯工具手机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成为一切危机的导火索与炸药包。进而冯小刚同志表达了他对此的形而上思索:科技进步而带来的人与人距离感的缺失,多么的恐怖。
  
  严守一,以及费墨,他们本来是社会的精英,世人的楷模。可是他们的私人生活却难与人言。我相信这部电影是社会上很多男性生活的真实写照,他们在妻子与情人之间周旋,在责任与欲望中挣扎,在刺激与内疚、光明与黑暗中左右摇摆。秘密原本是他们快乐的源泉,但是手机这个缺德的东西就象“手雷”一样会随时引爆。当该来的终于来而该走的终于走,他们还能怎么做?把手机调成震动?扔进火堆?远走爱沙尼亚?……冯小刚同志的立场有些古怪。从电影的标题到情节的伸展再到最后费老提纲挈领的关于农业社会进京赶考的阐述,我们可以看出,是手机成为了被告,是手机捣毁了男人们的幸福生活,让他们无处藏身,让他们破绽百出,让他们疲惫不堪。手机成了罪魁祸首,而男人们,则是可怜虫,他们的背叛和出轨似乎是无罪的。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