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军营报告:一位测绘军官眼中的西北边疆

2008/12/4 16:30:52 [稿源:新华网] [作者:] [编辑:胡蓉平]

“做地图的速度赶不上建楼房的速度”——一位测绘军官眼中的西北边疆

    新华网乌鲁木齐12月4日电(记者张汨汨、樊永强、傅双琪)“做地图的速度赶不上建楼房的速度。陆航团老早就吵着让我们快点做出新的领航图来,旧地图用不成了。”

    说话的人叫张民,是新疆军区测绘大队的工程师。长年的风霜历练,在这位中年汉子的身上塑造出典型的测绘人相貌:精瘦的身材,黑红的脸色和又大又亮的眼睛。

    “我是1981年来测绘大队的,你问这20多年的边疆变化,我们搞测绘的最有感触了。”张民说。

    “测绘”,就是“画地图的”。新疆军区管辖的范围占国土面积的五分之一,新疆军区测绘大队的任务,就是把这一大片国土的山川起伏绘制到一个平面上,做成精确的地图。

    但在近30年间,新疆地貌变化之快远胜从前,地图更新的压力倍增。张民说:“凡有人住的地方,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1997年他曾参与绘制新疆南部城市和田的地图,2004年再去的时候,他已经找不着进城的路了。“原来窄小的巷子全变成了开阔的大马路。”

    足迹遍布新疆边边角角的测绘工程师列数了许多变化:分散的小村庄被人口集中的城镇取代,羊肠小道被宽阔国道取代,囤水土坝被水库取代。

    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脚下,原来人迹罕至,如今是登山者的乐园,很多当地塔吉克人就靠用骆驼帮登山者运送物资致富;貌似荒芜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里,人们种起了名贵中药肉苁蓉,工程师亲眼看到了规模不小的种植基地。

    张民说:“我们经常接触牧民。他们现在骑摩托、开汽车、打手机,用风能发电或太阳能电池。30年变化,真是不可思议。”

    张民感叹,自己刚入行时拍了张“工作照”,是当时最“经典”的测绘兵形象:风沙满面,骑着小毛驴,腰里别着苞谷馕。

    “我八年前去北疆阿勒泰,那是地图上的‘空白区’。一线哨所是用圆木搭的半地下室,没有电,当然也没有电视,只有几本翻得很破的旧书。”张民说。

    今年年初,张民带着“消灭西部无图区”的任务再次来到阿勒泰。“哨所是用新型板材搭的保温房,里面可以看电视、洗澡、娱乐、打电话……”

    大地面貌的变化给测绘人带来了新工作,更多的,是给他们带来了工作上的便利。30多年前,昆仑山里道路崎岖且多洪水塌方,120公里要走整整一天;如今道路平整,2个多小时就可到达,野外作业车辆从解放牌大卡车换成了越野车,防寒装备也明显改善。从1950年到改革开放前,测绘大队共有18名成员在野外勘探中牺牲,但自改革开放以来,仅发生过一例。

    “以前出去搞测绘,通常骑驴、骑马、骑骆驼,最好的是坐个‘老解放’(解放牌大卡车)。那路叫‘搓板路’:沙子全被雨水冲掉,只剩大石头。人坐在车大厢里,颠得像炒豆子,装器材的几个大铁皮箱盖子全部颠掉了。有时候走山路,人要比车子走得快。”张民笑着说。

    近年来,一个贯通新疆各地的公路铁路交通网逐渐建立起来,测绘大队也装备了先进的越野车。“10多年前,从乌鲁木齐到叶城,1700多公里的路坐车要走一个星期,而现在,两三天就到了。”

    测绘兵,是公认的苦行业。翻开新疆地图,天山、阿尔泰山、喀喇昆仑山、塔克拉玛干沙漠、吐鲁番盆地……这些地名的“诨号”,不是“死亡之海”“生命禁区”,就是“火洲”“冰峰”。

    张民说,以前他们在无人区跋涉多日,测五六个点位,才能定出一个坐标。如今测绘大队有了航测飞机,又有了卫星大地测量。“现在测绘不仅速度快,质量也上了档次。”今年,新疆军区测绘大队行程几千公里,绘制165幅新地图,只用了5个月。“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张民说:“建房子的速度快,我们画地图的速度也要跟上。”

    他表示,测绘大队将在国家测绘局的统一规划下,在2009年年底前,完成辖区所有无图区、空白区的测量,绘制出1:50000比例尺的西北边疆地图。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