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改革开放30周年“马承包”:改革的第一步最不易

2008/12/5 11:01:10 [稿源:河北日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核心提示:

  进入小客厅,烟草的味道扑面而来。挂满墙面的老照片和荣誉证书告诉人们,上世纪80年代的荣耀仍主宰着这小小房间。

  2008年11月11日,石家庄栗新小区一栋普通的楼房里,70岁的马胜利正为安排全国各路记者采访忙得不亦乐乎。“国企承包第一人”,在中国改革长卷展开到第30个年头的时候,人们都想起了他。

  背景:

  1984年4月19日,马胜利立下承包“军令状”,正式承包石家庄造纸厂,成为“国企承包第一人”。

  马胜利的承包效应,对于刚刚开启的城市经济体制改革而言,提供了活生生的范例,被称作“体现着改革的主流和方向”。1985年开始,“学习马胜利”成为全国性热潮。

  1995年10月,创造了中国第一家企业集团的马胜利,因为中国马胜利造纸集团的经营滑坡被免职。

  但作为中国经济从农村改革转向城市改革的标志性事件,马胜利的名字已被深深镌刻在中国改革长卷。

  为什么敢“抢班夺权”?

  “市里给我们下达了17万元的利润指标,我要把这个数字调过来,完成70万元”

  “之所以把决心书贴出来,是因为我实在是等不及了。”提起24年前的1984年3月28日,石家庄造纸厂门前突然出现的那张《向领导班子表决心》的“公开信”,马胜利毫不掩饰。

  在这事件出现前两年,身为业务科长的马胜利一次次将工厂产品推销一空。尽管战功斐然,但厂领导向马胜利承诺的实行“以销定产”的目标却迟迟未能兑现。

  “现在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产品要由市场来决定,但当时这种观念有些超前了。既然我这个科长的身份决定不了,那么就让我当厂长来决定好了。”马胜利说,要达到这个目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承包国有企业,自己说了算。“这本身也是对传统观念的冲击和挑战。”

  竟敢“染指”国有企业!马胜利这一举动显得有些太大胆了。这张“公开信”,当时便被厂领导视作“抢班夺权”的蓄意举动而被压制下来。

  马胜利并未就此罢休。

  厂里没人回应,马胜利要求工厂向主管局报告。局里不敢接,报告递到市里。

  1984年4月13日,在市政府组织上百人参加的一场答辩会

  上,马胜利一句话震惊当场——“今年,市里给我们下达了17万

  元的利润指标,我要把这个数字调过来,完成70万元。”

  “当年国家下达的年度利润计划17万元,虽然石家庄造纸厂是一个拥有800多人的大厂,厂领导却不敢接,讨价还价说还得亏损10万。”时任石家庄市市长的王葆华对当年的情形记忆犹新。

  市政府权衡再三后,为马胜利打开了承包的大门。4月19日下午,马胜利如愿以偿地在承包“军令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赢得主宰企业生产的话语权。

  “打破铁饭碗,打破铁工资”、将企业“层层承包,责任到人”,一年内为职工解决十件实事……马胜利在厂里大施拳脚。

  而在半年后,1984年10月,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核心是要“搞活”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社会主义商品生产者和经营者。

  “这时候,我们把原来承包时定下的利润指标又翻了一番,到了140万元,到11月份,这个利润目标就变成了现实。你说我们是不是搞活了。”马胜利说,从此他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自己的价值。

  为什么能“愈挫愈勇”?

  “越是打击,我偏要拿出证明的东西来。老马不是容易屈服的”

  “改革难啊!”老马收敛起当年豪情,陷入沉思。

  有多少人了解,当年风光全国的马胜利,被举报或接受调查的经历不下三次。

  一次是1984年4月,一封以“造纸厂广大群众”名义发出的检举信,揭发马胜利“文革”中问题严重,是“三种人”,又犯有经济罪,道德败坏等等。连马胜利“马老虎”的昵称,也被一通贬损。

  面对这封信,时任石家庄市委书记贾然只说了一句话——不能让无根据的指责扰乱我们的视线。

  一次是在马胜利出色完成当年承包任务后,有人举报他1984年完成的利润指标是假的。

  当时石家庄市审计局派人进厂审查了一个月,审计之后作出了公证:完成利润属实;各项费用开支有计划、有控制、有考核、有分析,能反映企业的经营成果;计税方法正确、上交及时……

  一次是1985年10月,某报一篇名为《关于马胜利的一些情况》的内参报道,把马胜利推向风口浪尖。文中列举了马胜利的9大“罪状”,一年时间内,马胜利接待了9个调查组。

  调查结果证明,马胜利依然是个“好厂长”。“仿佛一夜之间,在造纸厂参观、学习的人们走了,团团围着马胜利转的记者们也撤了。”回想起1985年的那次大调查,79岁的河北日报高级记者高峰说,这一次马胜利病了,高烧不止。“办公室没有了,他就在一间地下室工作,晚上输着液调度生产、销售,白天还要接受调查。”“越是打击,我偏要拿出证明的东西来。老马不是容易屈服的。”老马说,他“当时憋着一股气儿”,就要用行动证明他依然是个“好厂长”。

  高峰见证了马胜利尽情宣泄的一刻。

  年终最后一天的深夜,高峰一直守候的编辑部电话突然响了,马胜利嘶哑的吼叫声震颤着她的耳膜:“高大姐,280万元,我们完成了。”听到这句话,高峰的眼泪夺眶而出,电话那边,造纸厂工人们的欢呼声如海啸般传来。

  事后,高峰难掩内心冲动,写下一篇题为《马胜利被告记》的通讯。

  2008年11月12日,高峰从书房拿出一本名为《好厂长马胜利》的书让记者看,里面有她那篇没有见报的报道。但当翻开泛黄的纸页后才发现,刊载那篇稿件的该书217页到240页已经被撕去。

  “唉,这肯定是我老伴儿撕的,什么时候撕的?”高老师着急地说,“他怕别人报复打击我。”“石家庄造纸厂的改革就是在向重重阻力的冲刺中前进的。”原国家经贸委副主任袁宝华曾说,在工业企业改革中,有些事情比发奖金更为复杂,没有坚定不移的决心,没有排除万难的气魄,是什么事情也做不成的。

  为什么要“永不言败”?

  “历史是一步步走的,我把第一步迈出去了,但改革的第一步最不易”

  曾经作过372场报告的马胜利,今天接受起记者的采访来,可以说谈笑轻松,应付自如,只是在提到当年“中国马胜利造纸企业集团”因效益滑坡他被免职的时候,他的神情才显得有些沉重。

  “为什么你们都喜欢说我马胜利失败了呢?改革有多难你们知道吗?我马胜利冲出来了就是胜利!”大口地吸烟,激动的语调,挥舞的手臂。老马不服输的精神头又来了。“如果当年有今天的信息网络,有这么新的企业经营机制,我老马的造纸托拉斯不会消失。”老马说,当时面对中国马胜利造纸集团的陷落,他已身不由己。“接待领导,接待记者,外出作报告,哪里还有精力经营企业。”情绪回归稳定的马胜利淡淡地说,“我曾经给自己总结过十大失误,只有学习才能认识不足,开阔思想。”

  “长江后浪推前浪,把前浪推到河滩上。”续上一支烟,马胜利乐呵呵地说,“历史是一步步走的,我把第一步迈出去了,但改革的第一步最不易,希望后来者越干越好。”

  但马胜利俨然不是一个甘心在“河滩”上“晒太阳”的“前浪”。

  不久前,广州投资贸易洽谈会上,老马还以山东客商的身份去参会。

  老马如此奔波为了什么?

  “就想这么闯下去,如果今天在改革上需要我老马,我仍然可以冲在前头,不管是当先锋,还是当勇士,我都敢!”

  再点上一支烟,性情张扬的老马嘿嘿地笑起来。

  相关链接:

  张兴让:“满负荷工作法”闻名全国

  1984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到河北考察,他说,马胜利搞承包比较好,张兴让搞联合比较好,干脆一个叫“马承包”一个叫“张联合”吧。从那以后,“张联合”的说法逐渐传开,以至于很多人知道“张联合”而不知道张兴让。

  这一年,时任石家庄第一塑料厂厂长的张兴让倡导组建包括7家企业在内的供、产、销联合体——东方塑料联合公司。打破信息壁垒,实现资源整合,这一创举使塑料厂只用了两年就完成了当时承诺的三年增缴300万元利税的任务。

  1986年,他推行以“人尽其力、物尽其用、时尽其效”为核心的“满负荷工作法”闻名全国,并因此获得了全国首届经济改革人才奖金杯奖。

  张兴让承认,“其实第一塑料厂一直没达到满负荷的理想状态,我认为不改变原有用人机制,很难做到效益最大化,于是尝试让劳动力社会化,彻底砸掉铁饭碗。”

  张兴让如今感到最遗憾的是没有对厂里设备和技术进行大的更新换代,2000年时企业因为污染等原因宣布停产,准备搬迁,2005年张兴让退休。据新华社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