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改革开放30年:海归是如何练成的

2008/12/9 10:13:55 [稿源:北京商报] [作者:姜琳琳] [编辑:胡蓉平]

商报记者姜琳琳/文王晓莹/漫画/制图

  改革开放30年,有太多东西值得我们回味。其中有这样一些因改革而生的特殊人群,他们被认为有“先知先觉”、“敢于尝鲜”,并因此获得成就。因为他们总是走在时代的前头,被称为改革开放的“赶潮”人。

  从160年前中国留学先驱容闳踏上美利坚国土的那一刻开始,一代代留学生携带“我出去,我看到,我学到,我改造”的强烈责任感走出国门,继而折身反哺。

  改革开放后,中国掀起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留学浪潮。这些归国者在大历史的背景下承载着让中国融入世界体系、传播普适价值的崇高使命。

  30年来,中国大陆发生的社会变革,几乎所有环节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

  而当今,这个特殊群体,被认为是影响国家未来的健康力量,广受期待和重视。

  过新华门,再过天安门城楼,往东几百米,来到长安俱乐部。这座不起眼的建筑是京城最顶级的几大俱乐部之一,汇集了北京主流社会的精英阶层。

  进入大厅,迎面是一座仿制的故宫龙椅,金光闪耀,富丽堂皇。但最高权力的象征摆放到一个富人俱乐部里,有豪气,却全无霸气。一个指示牌放在离龙椅不远的地方:“欧美同学会商会2005委员会午餐会在8楼举办。”与龙椅擦身而过,上了8楼,与欧美同学会商会会长王辉耀握手寒暄。

1977年

  村头大喇叭带来高考消息

  《创业史》是作家柳青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创作的一部极具影响力的文学作品。至今,王辉耀还记得其中的一句话,人生中最为关键的就是那么几步。当年在他心目中,“高考在那个时代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就是关键的一步。能越过这个坎儿,你的人生就完全不同了”。如今,身兼欧美同学会副会长、欧美同学会商会会长、2005委员会理事长的王辉耀回忆,“下乡时,我们这些城里人一下变成了农民,是劳动改造的对象;高考后,我又从一个四川的农村人变成了广州的大学生”。

  1976年,18岁的王辉耀只身来到了一个叫红沙村的地方,开始了他孤独的“下乡”生活。当同学们大都到“知青点”下乡时,王辉耀却选择一个人到普通的农村插队。因为在那里,他可以“清静的看书”、“不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干扰”。在这个远离成都市区的偏远乡村,每月仅分得半斤煤油,灯下读书,眼睛眯成了缝,也不敢把灯芯挑得太亮。

  这个当时村中惟一从城里来的孩子,清晨6点要和农民一起出工。收工回到小茅屋,生火做饭全靠自己。最难熬的是冬天,四川农村的冬天又湿又冷。为了暖和一点,王辉耀就给自己调上一杯辣椒水喝下去。老鼠、蟑螂是茅屋的“常客”,他经历过无数与鼠共眠的日子,甚至有一天,当王辉耀回到破茅屋的时候发现,他的被褥已经被老鼠撕得稀烂。

  “我们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因为当时至少要在农村待上两年,才有资格参军、被提干或者推荐上大学。”因此,王辉耀一直鼓励自己,也只能鼓励自己,坚持下去吧。

  直到1977年10月的一天,全国恢复高考的消息从村头的大喇叭里传出来。透过那盏小油灯,他终于看到了希望。

  “当时我就感觉,机会来了。”

  从得到消息到参加考试,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考不上大学,就意味着还要回到农村,起早贪黑干活,咸菜稀粥度日。盼望了多年,还没来得及高兴,77级的考生们全身心投入紧张的复习中。

  由于受家庭环境的熏陶,王辉耀一直对外语十分感兴趣,很早就跟着成都的广播讲座学习英语。因此在报志愿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英语专业,报考了广州外国语学院,王辉耀觉得,“学习外语和国际文化,广州是一个很好的城市”。

  当通知书在热切的期待中飘然而至,王辉耀抓过家里的自行车,兴奋地在成都大街上狂骑了一大圈。在那个变化莫测的年代,尽管年轻人都在不断与命运抗争,但他无时无刻不深深感到,每个人是那么渺小、无力。

1992年

  “南巡”后归国创业蔚然成风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前沿是国际贸易,大学毕业后的王辉耀被选拔到国家对外经贸部任国际经济合作官员,是最早一批负责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官员之一。其间,他起草的一份关于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的报告受到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重视,亲自批示在全国贯彻。正当他在经贸部的发展令人瞩目时,他开始了人生的第二次升华。那时,国内尚不知MBA为何物,王辉耀选择出国留学,赴加拿大攻读MBA,成为第一批赴加拿大读MBA的中国大陆留学生之一;后又在世界排名前列的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商学院攻读国际工商管理博士研究生,成为该院第一位来自中国的博士研究生;之后还在英国曼彻斯特和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进修研究。

  在王辉耀看来,海归创业是当今第五代海归区别于前代留学人员的最大特点,是当代海归大潮最突出的特征,是知识改变命运最鲜活的例子。

  “最近我组织采访了国内部分海归创业人士,都是所在行业的佼佼者,他们以自己的智慧、胆识创造了令人惊叹的业绩。”王辉耀的采访名单里是这样一串赫赫有名的角色:华谊兄弟传媒集团董事长王中军、东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刘积仁、北京启明星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严望佳、阳光文化基金会董事局主席杨澜、搜房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莫天全、北京慈铭健康体检连锁机构总裁韩小红等成功创业的海归人士。

  “海归创业改变了国内产业生态,带来了以互联网和IT领域为代表的新经济(行情论坛)。留学生创办和管理的企业如亚信、搜狐、新浪、中星微电子、百度、盛大、展讯、空中网、尚德集团、东软集团、启明星辰等企业,已经成为中国新经济的主流。”王辉耀说。

  一年来,王辉耀收集了300个样本,这300人是回国创业和发展较为成功的海归人士,从中发现的第一个特点就是,较高学历有助于回国创业成功。“在我分析的样本中,绝大部分有较高学历,其中48%是博士或博士后,35%是硕士,12%为访问学者,5%有本科学历。”这与一般的印象不同,人的学历越高,越保守,不敢创业。中国的创业者,大部分是初中和高中,或是部队转业,再就是干部下海等。但在21世纪,海归创业需要高学历,需要知识结构的准备,他们是中国新经济和与世界接轨的弄潮儿。

  东软集团的刘积仁,留美归来,3万元起家,创建东软公司,不仅成功将业务开拓到国内外多个领域,而且成为国内股市第一家软件类上市公司。如今,刘积仁正带领东软以软件外包为引擎,全面推进东软的国际化进程。北京启明星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严望佳,十几年来,沉潜于网络安全技术领域,带领创业团队创造国内网络安全技术上多个第一。海归创业依靠先进技术和理念,让传统行业焕发生机。

  大批海归活跃在高端服务领域,很多都成为中国第三产业的领跑者。海归们在金融财务、咨询、法律、经纪代理、传媒、出版、公关、广告、旅游、会展、教育等多个领域大显身手,加快了中国第三产业和服务业的发展。

  “海归创业是推动中国科技创新,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最为重要的动力之一。”王辉耀认为,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创新创业,将个人的事业发展与国家的进步发展结合起来,创造出无愧于自己和社会的成就。

2002年

  编制外的“国家智库”

  就在长安俱乐部对面,天安门东侧的高大红墙之后,南河沿大街111号,有一个古色古香的院落,朱红飞檐大门上,题着“欧美同学会”5个大字。与长安俱乐部的龙椅相比,这里的中式院门和四合院充满了民间气息。

  欧美同学会事实上已成为体制内的一部分。它名义上是社会团体,但与共青团、妇联、民主党派一样,直辖于中共中央书记处,并由中央统战部代管,每年经费由全国政协划拨,其工作人员属国家公职人员。

  王辉耀1997年加入欧美同学会,但感觉里面商界人士太少,2002年上半年,他去欧洲访问,出访团中,有主持欧美同学会工作的常务副会长。王辉耀与他长谈,建议成立商会。随即,王辉耀推荐了第一批会员100多人。2002年10月17日,在欧美同学会大院,商会正式成立。人事部副部长、统战部副部长及其他有关部委负责人到会祝贺。

  商会一成立,立即打破了南河沿111号旧日的平静。商会立志吸引体制外的“社会新阶层”人士,很快,参加会员达2000人。商会强调品牌,持续不断地搞月度午餐会,一月一个主题,讲新媒体、世界一流大学、民间外交等,已坚持五年有余,在京城颇具影响。另外,商会已连续5年在中国大饭店举办年度聚会,每次都在1000人以上。与各个国家的商会搞月度酒会。美国商会负责人吃惊地发现,他们第一次碰到不用翻译的中国商会。“我们形成了品牌,极大地焕发了同学会的活力。”王辉耀说。

  这个商会成为会员交流的平台,有的人结交了朋友,有的找到了自己的生意,有的找到了资金、工作、会计师、律师甚至爱人。“更重要的是,大家有了归属感。”王辉耀说。“我们有跨国公司和大银行的董事长、风投企业家、上市企业家,处在新经济最前沿,希望对国家贡献自己的声音,”王辉耀说,“这些顶尖人才应该成为国家的智库。”而这些顶尖的“社会新阶层”,95%的人是没有单位的,不是单位人,而是社会人。国家如果想调动这部分人才,就需要有个了解他们、熟悉他们的渠道。

  2005年11月20日,同样在长安俱乐部,王辉耀被选为欧美同学会商会2005委员会的首任理事长。现在2005委员会已发展到140多人。“这些人中间很多回来创业后取得成功,衣食无忧,现在要关注自己以外的东西,关注社会发展。”王辉耀说。

  国家对欧美同学会也非常重视,2003年欧美同学会90周年庆祝大会,胡锦涛总书记参加并讲话,“欧美同学会确实是个好的平台,但还没有充分发挥作用。比如说,同学会完全可以组织海归与有关部门对话交流,谈金融体制问题,谈中国企业如何走出去,谈民间外交怎么搞,其能量不亚于其他研究中心,因为这都是顶尖人才啊”。

  王辉耀还在欧美同学会主持了欧美同学会建言献策委员会,他为欧美同学会聚集更多的人才和智力,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为中国转型社会在探索新的模式和发挥智库优势。

2008年

  转变的成功模式在于开放的人生

  改革30年,王辉耀有着自己的思考:“改革开放30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我们不能总是停留在总结GDP、招商引资增长多少?又建立了多少法规?这些年中国的成功不单单要归结到国家政策、商业环境层面,还要深入到人的层面。”

  “如今成功的模式和以前不一样了。过去,惟一的出路似乎就是读书、考试、当官儿;在今天,开放人生可以有很多种发展道路:可以去创业,当职业经理人、学者,做传媒人,搞咨询、培训等。从狭义上来说,就是创业,从广义上来说,就是开放自己的人生和视野。因为游戏规则变了。”结合身边数百位海归人才的经历,王辉耀在书中总结出了“开放式人生”的十大要素。

  “在四川‘5·12’地震之后,我们看到整个社会对生命价值、人文关怀都更加重视了,‘人’的概念也越来越突出,不再单单是国家、集体这样的概念。现在是谈谈人的开放的时候了。”

  开放的人生概念,不单单是面向留学生、海归人群,还包括在校生、白领、创业者,包括2亿多位进城的农民工等等,这种开放的心态适合社会所有的阶层。

  以开放的心态看创业,需要理性看待国家在促进海归创业等方面存在的不足。王辉耀认为,“对于创业,目前我们还没有成套、科学的评估和促进机制,国家得有一套评估机制,就像‘863计划’那样。创业的群体、创业的文化和机制、创业环境等要素,需要继续提升,需要政策上的规划和扶持”。

  王辉耀的新作《开放你的人生》,人民出版社今年的重点图书首印就是10万,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王辉耀提出改革开放下一个30年,是中国人的更加开放。他从另一个角度深思改革。没有开放的时代,理想中的个人是卑微、驯服与服从的,人们不能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21世纪,中国人生开放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受过多少教育、无论是专才还是通才,不用再害怕人生的职业和道路被封闭。农民可以离开农村,工人可以离开工厂,白领可以转换工作,学生可以走出国界……人人都可以为创新人生而工作,人人都可以在社会底线认可的前提下选择自由开放的人生。《开放你的人生》总结了200多位中国人改革开放以来开放自己人生的丰富经验和开放式人生成功鲜活的案例。

  “30年来,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已经催生了许多中国人的人生开放,已经造就了众多成功人士,但这远远不够。不久的将来,更加开放的个人时代必将来临。自主人生,践行开放式人生将造就新一代的中国人,而不仅仅是一个群体。”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