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王恩波:小账本中记载大事件

2008/12/9 10:55:29 [稿源:新华网] [作者:李俊义] [编辑:胡蓉平]

  新华社石家庄12月8日电(记者李俊义)今年63岁的王恩波,是秦皇岛市抚宁县秋子峪村的一位普通农民,多年来他一直耕作在田间地头,每一次农业政策的变化和调整,他都有着真切的感受。同时,他又有一个良好的习惯,一直坚持记家庭账。王恩波的个人经历和家庭账本真实地记录了秦皇岛市农村发生的巨大变化,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我国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的每一点进步。

  1983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当地实行以前,村民没有劳动和经营的自主权,田里种啥,都由集体说了算。那时王恩波的最大感受就是:出劳力,记工分。记工分,就是记录出工的分数。其中既包括了出工劳动的内容,更包括了劳动的报酬。一般来说,男整劳力出工一天给10个工分,女整劳力给8个工分,主要是因为女劳力一般可以早走半个小时,回家做饭。当时判断时间早晚基本上是看太阳的位置决定。

  在那时候,农村以生产队为单位进行年终核算。每个家庭成员的工分合计到一起,按户计算。这些工分,要负担全年度从生产队按照家庭人口数量分到的粮食、瓜菜等所有实物,还要按照工分数量,进行年终结算。在王恩波家的账本上清楚地记着,在1977年那一年,他们全家5口人,全年总共收入467元,人均93.40元,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谈到为什么收入会那么低,王恩波说,主要是那时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不高。一个工分几分钱,劳动力太不值钱了。那时人们出工不出力,普遍存在偷懒的现象,干多干少一个样,只要熬到日头西沉就行了,工分就到手了。还有一部分村民,找各种理由不来出工,去干自己的活计,有刨药材的、有做点小买卖的。到最后,几乎都没人干活了,地都给荒了。他记得有一次村里种花生,包括他在内,只有4个人挑水,很多青壮劳力都干别的去了,种花生这点活计干了很长时间。

  转机出现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农村实行的那一年,王恩波家包括山地在内一共分了七八亩地,种啥都自己说了算,尤其是到了秋后的收成,“交足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的都是自己的”,人们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之前,集体的土地从耕到种,哩哩啦啦要三四个月。承包到户以后,前期耕地只要一个月,而播种则家家户户在一个星期就完成了,生产效率大大提高,之前那种出工不出力的现象再也看不到了。之后的几年,秋子峪村与广大农村一样,连年丰收。在老王家的账本上记着,到1987年,他们家的全年总收入已经达到了2980.70元,是之前的好几倍。

  变化除了反映在数字上,也反映在实实在在的生活中。上世纪70年代末,老王一家生活在两间不足50平方米的低矮而又简陋的老瓦房内,室内空空荡荡,两床被,一面破镜子,两口缸,且外债累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收入一天天多了起来,生活一天天好了起来。现在,老王家的房子已经是100平方米的三间崭新钢筋水泥房了。室内彩电、书橱、立柜等一应俱全。

  如今,老王仍然在地里忙活,他说,土地是农民的立足根本,不能轻易地让它给荒了。工余,他给村子旁边的秋峪石矿当会计,每个月也有不错的收入。人虽然上了年纪,脑子倒挺活络。眼下,王恩波说,他的心愿就是能拥有一辆农用三轮车。这样,秋收的时候就轻松多了。(完)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