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白烨:从代际演进看30年文学 六代同堂 八仙过海

2008/12/15 8:50:58 [稿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白烨] [编辑:胡蓉平]

王蒙

张洁

蒋子龙

莫言

贾平凹

余华

毕飞宇

魏微

张悦然

  新时期以来30年的文学发展,我们可从多个角度去观照,去解读,从文学的代际衔接、作家的队伍建设方面来看,30年文学取得的实绩与成就,也是巨大而难能的。

  目前,依然活跃在当下的文坛,或一直在坚持写作的作家,有属于老一辈或接近老年的30年代人,40年代人;还有属于中年一辈或人近中年的50年代人,60年代人和70年代人,加上正在崛起的“80后”这一代,大约共有六代文学人在当下文坛同时写作,联袂演出。这样的一个多达六代的不同代际作家的梯次演进和相互衔接,是以前的文学时代所从未有过的。

  不同代际作家之间的不同,其实不只是年龄上的差异;它的更为重要或更为本质的区别,可能还在于精神文化层面的彼此有所不同上,而这又与作家们进入写作、置身文学时的社会环境、文化时尚的熏陶与影响关系甚大。可以说,一代人必然带有着他所属身的那个时代社会文化生活的浓重身影。

  在我看来,30年的文学可分为三个阶段来看:这就是新时期或80年代,90年代和新世纪以来。而在这30年中成长起来的50年代人、60年代人、70年代人和80年代人,正好跟这三个阶段的时代流行气息与社会文化精神密切相关,或者说不同的时代在不同的代际身上都打下了自己的一定的烙印。

  在新时期或80年代,50年代人走上文坛和迅速成长,这个年代无疑更多地属于他们。这个时代社会生活和文化生活的主旋律,是政治与文艺关系的扭结与变奏,从理论上的拨乱反正到创作上的主潮演进,50年代人先后介入了“伤痕文学”,参与了“反思文学”,兴起了“知青文学”,主导了“寻根文学”,包括“朦胧诗”,“新诗潮”和“社会问题报告文学”,“新写实小说”等,都是以50年代人为主体和为主力操演起来的。这样的一个文学征程,不仅他们参与了,经历了,而且也渗透了他们的成长过程,成就了他们的创作追求,使他们比较鲜明地打上了一种政治性或社会性的文化底蕴。所以,他们比较擅长宏大叙事,作品一般具有一定的社会性的厚度与历史性的深度。

  至上世纪90年代,先是60年代人破土而出,随后是70年代人开始露头。这个阶段的初期,文学以其分散性表现出“没有主潮”的情形,集体性话语开始解体,个人话语逐步显现;紧接着是经济改革力度陡然加大,市场经济逐步确立,并给文化、文学以深刻影响。随之,“个人化”伴随着“市场化”相继而来,这使60年代人、70年代人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的机遇,那就是可以更为突出地显示“个人”和“自我”。于是,“私人化”、“欲望化”的写作大行其道,成为一时风习。他们在写作中比较关注的和更感兴味的,已非什么宏大叙事,而是那些日常性、边缘化的凡人小事和儿女情长,这反倒使文学在“写什么”和“怎么写”上,都出现了与前明显不同的变化,使整体文坛平添了一种丰富性。

  新世纪之后,主要是“80后”一代人的长足崛起。人们常常把他们看作是在当下文坛里“闹海”的“哪吒”,如果说他们是“哪吒”的话,那么他们的风风火火而来,实际上踩踏的或依仗的是两个“风火轮”,一个是“市场”,一个是“传媒”。进入新世纪,市场的日益发展与成熟,网络等新兴媒体的蓬勃兴盛,这使得原本颇显另类的“80年代人”如虎添翼。因为他们在这样一种环境氛围下成长起来,他们对于市场格外亲近,对于网络特别熟悉,他们与这二者有着一种近乎天然的密切联系。他们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或者说是他们的一个长处,那就是特别注重读者受众,格外看重市场营销,而不大顾及包括文学体制、文学评论在内的主流文坛的反应与看法。这一点,在他们表现得充分而鲜明,而这一点也正是其他代际的人们所欠缺的。从文学活动的整体性来看,这种姿态实际上又是对忽略传播与阅读的一种反拨。

  不同年代的人们,不同代际的作家,各有各的特点,又各有各的局限。但重要的是,他们既以各自的精神气度与审美取向的优长,承接着传统,又在这种相互碰撞和相互交叉中,彼此衔接,相互补充,并相互启迪。这种气质元素的不同和又能大致和谐的相处,是一个真正的多样化,深层次的多元化。这应该是30年文学发展进取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收获。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