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香港回归:复兴中华文明的政治想象

2008/12/15 9:15:05 [稿源:潇湘晨报] [作者:] [编辑:胡蓉平]
  本报记者倪志刚
  
  实习生周志春香港报道
  
  每次走过香港维多利亚广场,看见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和紫荆旗,香港警察柴家辉心里就会涌起一阵激动。
  
  1997年7月1日的零点前后,他成为一个伟大场景的标志性人物:降下英国的米字旗,升起香港的紫荆花特区旗,从而结束了一个时代,开启了一个时代。
  
  两年之后,澳门也回到祖国怀抱。
  
  2008年9月底,柴家辉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说,他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香港真的回归了。我是中国人了。”
  
  1现场沸腾了,许多眼睛噙满了泪水
  
  “在没上台(宣誓)之前,很紧张。”2008年10月20日下午,在全国人大常委、香港前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北京的小寓所,她向《潇湘晨报》记者回忆起1997年7月1日作为临时立法会主席上台宣誓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
  
  当时她在头一天进行彩排时,有一位议员告诉她,她讲话时的一个发音不纯正(普通话),所以心里很紧张,“全世界都在看啊”。
  
  7月1日凌晨3时,她走上台,心里告诫自己:无论如何,自己的声音语言和肢体语言都要体现出一个香港人的担当和信心。
  
  “平时我的腰不怎么挺,那天特别挺,头很直,声音也很洪亮。”她笑着回忆说。
  
  中英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仪式于1997年6月30日午夜举行。23时42分,交接仪式正式开始。
  
  23时46分,国家主席江泽民、国务院总理李鹏、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钱其琛、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和香港特别行政区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步入会场,登上主席台主礼台。英国方面同时入场并登上主席台主礼台的有查尔斯王子、首相布莱尔、外交大臣库克、末代港督彭定康、国防参谋长查尔斯·格思里。
  
  23时56分,中英双方护旗手入场,象征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的降旗、升旗仪式开始。出席仪式的中外来宾全体起立。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到竖立在主席台主礼台前东西两侧的旗杆上。
  
  23时59分,英国国旗和香港旗在英国国歌乐曲声中缓缓降落。随着“米字旗”的降下,英国在香港一个半世纪的殖民统治宣告结束。
  
  这时,距零点只差几秒,全场一片肃穆。7月1日零点整,激动人心的神圣时刻到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队奏起雄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区区旗一起徐徐升起。
  
  10年后,香港特别行政区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回忆说:“看着英国国旗降下来,五星红旗徐徐上升,庄严激昂的国歌奏起,自己的心情非常激动,备感自豪与骄傲。我和全世界的中国人一样,共享难以忘怀的时刻。”
  
  当时的现场沸腾了,许多人眼睛里噙满激动的泪水,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照相机、摄像机的镜头不停地闪动,记录了这一庄严的历史时刻。
  
  江泽民主席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式成立。这是中华民族的盛事,也是世界和平与正义事业的胜利。”
  
  江泽民主席的讲话,6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讲话结束时,场内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这掌声,与南京静海寺的钟声遥相呼应,与北京天安门广场10万群众的欢呼汇作中华民族的强劲声音!积淀在国人心底的期待和激情像熔岩一样迸发。
  
  凌晨0时12分,香港政权交接仪式结束。
  
  2“香港真的回归了,我是中国人了”
  
  在7月1日零点前后,几名香港警察履行了降旗和升旗这一标志性任务。
  
  执行这一光荣任务的香港警察柴家辉向记者回忆说,1997年6月30日晚,象征英国对香港殖民统治结束的“日落仪式”在距离香港英军总部不远的添马舰广场举行。当降下英国国旗时,他记得天气非常差,四周正下着倾盆大雨。他们在狂风暴雨下,面对数十米高的旗杆,却必须一丝不苟地完成任务,降下旗帜,交给英国士兵。
  
  “我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却牵挂着几小时后举行的世纪交接仪式。因为我明白,如果此时出了意外,将是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柴家辉介绍说,在接近凌晨零时的一刻,他与解放军仪仗队同时站在后台列队等候。现场有来自各国的元首、政要、高层人员,以及数以千计的观众,但四周环境肃静。时间越近,他的心情越紧张。
  
  “国歌奏起,我手中持着的紫荆花特区旗紧随国家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旋即立正敬礼,激动地望着国旗与区旗升至旗杆顶端随风飘扬,全场掌声雷动。”
  
  “至今萦绕脑海的最强烈感受,就是‘香港真的回归了,我是中国人了’。”柴家辉说。
  
  《人民日报》当时报道,现场嘉宾席上的庄世平先生则仰视着五星红旗,说:47年来我一直坚持在香港升国旗,最早和我一起升旗的伙伴们都已经去了。如今我已八十有六,终于亲眼见到祖国收回香港,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告慰伙伴们在天之灵:夙愿已了!
  
  1997年7月1日来临之前的那一场异乎寻常的大雨,英国人和中国人完全有不同的感受。英国查尔斯王子和末代总督彭定康在午夜的风雨中黯然离去,起锚处正巧是154年前第一任港都璞鼎查登陆的地点。查尔斯回首香港夜色阑珊时,也忍不住掏出了小手帕。彭定康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哭成了泪人。而对于中国人来说,这是一场喜雨,老天都激动得为之落泪。那个夜晚,香港人彻夜狂欢,庆祝香港的新生。
  
  柴家辉在执行完降旗、升旗任务后,已经从香港皇家警察的身份变为香港特区政府警察。他第一天的上班任务就是在尖沙咀景区进行人群管理工作。当晚香港举行庆祝回归的烟花汇演,在海港两旁站满了观赏的市民。看着大家开心与兴奋,柴家辉也一样被深深陶醉。
  
  3回归后,两地共经风雨,休戚与共
  
  1983年就已是港英政府立法局议员的范徐丽泰,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后,成为立法会首任临时主席,之后又连续担任了三届立法会主席。她见证了香港回归前后各十多年的历史。
  
  “回归是人生的里程碑。”这位被香港人尊称为范太的前立法会主席说。
  
  范徐丽泰说,回归以后,与港英政府的立法局相比,香港立法会继承了英国议会的立法精神和方式,但是进步了很多,比如以前的终审法院在英国,现在的终审法院就在香港,终审法院的法官以及高级法院的首席法官经行政长官提名后,须经立法会同意才能委任;比如立法会可以弹劾行政长官,这在港英政府是不可想象的;比如以前的议员基本是委任的官员和贵族,现在全部都是民选议员。
  
  今年9月,记者在香港时正碰上议员换届选举前的火热场面。各路候选人在交通要道、繁华之地展开宣战,发传单,宣传自己代言的理念。在香港九龙岛佐敦道,一家药店的老板陈大福说,回归之前,香港人没地位,更不要谈什么选举。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一般都会去投票。
  
  香港回归3年后的2000年,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黄宜弘在接受内地媒体采访时说:“香港回归前,不少人因为反对港英政府,有被抓进监狱的,有被驱逐出境的。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人因为批评特区政府、批评董建华而吃苦头。谁看见董建华抓过一个批评他的人了?这不正是香港言论自由的最好证明!回归前,香港报纸不敢批评港督,因为港督手里有尚方宝剑,可以随便撤换报纸的总编辑,可以随时让一家报纸关门。可以说,回归前香港是有自由没有民主;现在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更加自由,而且有充分民主。”
  
  回归之后,香港跟内地的交流明显增多,两地共经风雨,休戚与共。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在香港回归当年的10月,国际上一些大炒家冲击香港股市,两天内使恒生指数和期指日狂跌1000多点。特区政府沉着应对,中央政府作出“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的承诺,有效地帮助香港特区政府捍卫了联系汇率制度,最终击败了国际炒家。2003年春夏之交,一场“非典”袭击内地和香港。2003年6月,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共同签署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香港经济慢慢走出低迷。2008年奥运会期间,范徐丽泰在香港现场观看了赛马比赛。这是特意安排到香港的一个奥运项目。回归十多年来,香港美丽依旧,繁荣胜昔。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