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徐根宝风云30年孕育足球财富 这些人必超越“郝范”

2008/12/26 8:45:31 [稿源:新民周刊] [作者:] [编辑:胡蓉平]

  改革开放30年,上海滩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本期的《新民周刊》总结了“创新三十年的上海30人”,足球界名宿徐根宝列其中之一,成为推动上海发展的“风云人物”。全文如下:

  他是上海足球的代言人。1995年他喊响了“抢逼围”的口号,将冠军上海申花打造成了当年甲A赛场客场上座率最高的球队。如今他将全部精力投身于“中国曼联”的打造。他是中国足球的当然代表,也是上海足球的精神体现。

  徐根宝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喜欢不断学习,不断创新,做什么都力争做到最好,而且在他的词典里没有“失败”两个字。

  撰稿·张 伟(记者)

  中国改革开放已经整整30年,而徐根宝从1978年担任山西队主帅开始,走上足球教练岗位也已经30年了。30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弹指一挥间。如今,已经64岁的徐根宝不再年轻,可是他对足球的热爱依旧。因为热爱,他的心永远不老;因为热爱,他一手打造的海派球队“中国曼联”正在一步步成为一支希望之师。今年,也是《新民周刊》创刊10周年,就在徐根宝当选本刊评选的“‘水井坊’创新上海’30年风云人物”之际,《新民周刊》采访了这位充满激情和梦想的足球元老。

  “风云人物” 实至名归

  上海体育名人数不胜数:姚明、刘翔、徐根宝、王励勤、施之皓、曹燕华、吴敏霞……然而,最终由专家组评委会评选出的“‘创新上海’30年风云人物”的体育界人士仅有两人:姚明和徐根宝。

  甫一公布评选结果,有人要问,姚明当选无可争议,可另一人选为何是徐根宝?论成绩,中国足球与乒乓球相差甚远,然而论影响力,足球运动始终是最大的。

  上海足球明星也很多,除了徐根宝,还有马良行、孙雯、朱广沪、范志毅、成耀东……为什么徐根宝最终能力压群雄?专家组评委会给出了这样的解答:无论是从资历或影响力看,徐根宝都超过了其他上海足球人。同时,我们最看重的是他身上永不言败的精神,那种男人的血性,恰恰是中国足球最缺乏的财富!

  由此,记者想起13年前徐根宝做客央视《东方时空》的那一幕:主持人白岩松说:“‘申花’代表了一个城市的形象,徐根宝的成功不仅仅在于甲A冠军,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改变了‘上海男人’的形象。在足球场上,‘申花’队员不是‘软脚蟹’,而个个都像小老虎,他们踢的是激情足球,攻势足球,海派足球,给观众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

  1995年“申花”队取得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冠军,记者在当年的《文汇报》上发表了整版报告文学《难忘的1995》,我着重写到足球在球迷心中的影响力,徐根宝也成了当时上海球迷心中不可替代的“足球名帅”。13年前的上海申花,笑傲神州,3个冠军(联赛、超霸杯、室内5人制)1个亚军(足协杯)创造了上海足球的历史最好成绩。13年前的上海申花出了一批球星:范志毅、吴承瑛、谢晖、祁宏……一批队员都成为后来戚务生国奥队、米卢国家队的主力。当年记者在采访徐根宝时,他说:“当初我提出的口号就是‘把观众打进球场’,上海的球市就是从这时起来的。因为我们打得好看,每支队伍看见我们都特别拼命,都想赢我们。” 可以说当时的申花队是甲A最受欢迎和客场上座率最高的球队之一,他所开创的海派足球,包容了北派球队的粗犷和南派球队的细腻。此后,徐根宝又带大连夺得了冠军,带广州松日冲A成功,带中远冲A成功……此后,上海组织的一次国际足球邀请赛,组委会在网上搞了一个民意测验——“投票选出上海梦之队主教练”,结果徐根宝获得了50万张选票,比后来当选主帅的俄罗斯名帅涅波高出近2.5倍。如果说一张选票代表一个球迷的话,根宝的球迷足够坐满6个上海体育场。

  如今,《新民周刊》采访徐根宝,他又和我谈及当年的这段往事,尽管他最终未能当选那次赛事的主帅,但是他却深知网络投票的意义和砝码。他告诉记者:“我早在1999年就创办过一个‘根宝.COM’网站,这个网络办得比‘阿里巴巴’还要早,为此我被当时的‘新浪’等几大网站评选为‘中国十大网络风云人物’。”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徐根宝的“海派风格”不仅体现在球场上,在足球场外,甚至在舞池里同样能独领风骚。对于一位64岁的足球名帅来说,能参加国标舞比赛,还能脱颖而出,简直不可思议。《新民周刊》问徐根宝:“看到你在电视里参加舞林大会,你跳得这么好,什么时候学会跳舞的?”徐根宝告诉我:“足球运动员一般不擅长跳舞,尤其在我踢球的那个年代,会跳舞的几乎没有。然而,因为不会跳舞,在国外还出过一回洋相:1966年,我随国家队去非洲打比赛。在参加一次总统晚宴时,东道主姑娘邀请我们跳舞,可我们这批队员,那时谁会跳舞啊?按照习惯,应该是男的请女的,结果我们都坐那儿一动不动。人家就说,那让我们女的邀请男的吧,结果她们一过来我们撒腿就跑……”回忆起往事,根宝笑了:“后来在北京体院参加教练员培训学习,我和国家女子体操队的蒋绍毅同在一个班,是她教会了我一身好‘舞’艺。”

  于是,在今年的《舞林大会》上,我们看到了徐根宝在舞池里的完美表演。当时,徐根宝的粉丝团阵异常强大,人气很足,其中包括他的夫人,以及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儿子和儿媳妇。打着领结,一身西服的徐根宝出场了,他的华尔兹跳得比人们想象的流畅得多,伴着《其实你不懂我的心》的委婉旋律,徐根宝和舞伴在“云雾”中翩翩起舞。赛后,评委称赞徐根宝成功实现了从“国脚”到“国宝”再到“国标”的跨越,徐根宝在那次舞林大会上成了最大的亮点。

  创新无止境,永远不放弃

  徐根宝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喜欢不断学习,不断创新,做什么都力争做到最好,而且在他的词典里没有“失败”两个字。

  在去年已做了爷爷的徐根宝虽然早过了法定退休年龄,可是他好学的心态、勇于改革锐意进取的精神和他的外表一样显得越来越“阳光”。

  8年前,当他背负4000多万元的巨额贷款开始新的追梦之旅——打造“中国曼联”时,很多人投入异样的目光:“根宝是不是疯了,搞青少年能有前途吗?弄不好要血本无归的!”

  就在人们的怀疑中,根宝开拓了一条新的青少年足球发展之路:建立基地——崇明岛根宝足球基地;明确目标——缔造中国曼联,培养世界级球星,为上海征战11届全运会,为中国征战2012年奥运会;创新模式——创造了贴钱培养人才,长期见效的“崇明模式”;创新战术——从“抢逼围”到“接传转”,脚下有天下走;市场运作——一步步得到商家认可;以赛促练——参加联赛,以小打大……这对于上海和整个中国足球来说都是一笔全新的财富。

  要完成这样的伟业,徐根宝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很少有人知道。在外界看来,崇明岛训练基地在东平国家森林公园旁边,一派田园风光,简直就是中国足球的世外桃源,但是对于教练员和运动员来说,一年到头300多天在这里踢球,首先他们必须耐得住寂寞。用徐根宝地话说:“这里不是南京路、淮海路,远离闹市区,不想干事业的人在这里是待不下去的。前不久,总局崔大林副局长参观了我们的基地后说‘在这里待三天是天堂,再待三天是人间,再待下去就难受了……’待到最后可能是地狱了,小范、刘军他们都经历过‘六天考验’,也有过动摇,但是忍住了,不容易。”跟记者说这话时,根宝的昔日爱将、中国足坛的著名球星范志毅刚刚来到根宝基地执教一周时间。

  其实早在前两年,当徐根宝率领自己的球队冲入中甲之后,范志毅就有加盟东亚的迹象,毕竟在徐根宝年事渐高的时候,他需要这样一名年富力强,具有丰富经验的人来辅佐自己,只不过徐根宝当时并没有承认这一消息。当时,对于范志毅,徐根宝最担心的一点就是他是否能够耐得住崇明岛的寂寞,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根宝基地,能否“关得住”性格脾气非常火爆的小范,他实在估摸不准。

  如今,范志毅已经坚定地选择了崇明岛。尽管月薪只有5000元,尽管连来回的船票都报不了,连喝咖啡都要自己掏腰包,但是范志毅对这些只是轻松一笑:“我一个大男人,这算什么?以前什么条件啊,比赛完了对着自来水龙头直接喝,脸撸一把就算,洗澡更别提了。饿了,少体校门口买个油墩子,还有人没得吃呢……后来去国外,明白一个道理,不是环境适应你,而是你适应环境。”谈到目前在基地里的工作,范志毅说:“首先是执行徐指导的训练计划,但也要灌输给他们我的想法,让这支队伍带一点我的‘脾气’,我不喜欢踢球的唯唯诺诺没朝气,我跟队员说:蟋蟀出门是要斗的!”这段时间,范志毅还是带着1993、1994年龄段的少年球员,明年他就要带着这支队伍为上海争夺第11届全运会男足金牌。一旦如愿取得冠军,全队不仅能获得600多万元的奖金,更重要的是徐根宝的中国曼联又向前迈出了新的一步。

  在采访中,记者获知,徐根宝在崇明岛的训练基地近几年俨然成为了一个新兴的旅游景点,有时候一个上午十几家旅游团队都把大巴开进了基地,游客们不为别的——都冲着“徐根宝”和他的球员,游客们在基地里合影留念,都被徐根宝开创的这种青少年足球发展模式感动着、鼓舞着。“这些年,中国足球环境不是很好,但是到我这里来看我的人还是不少。我想这主要是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他们对我过去做出的一些成绩的怀念,另一方面更是他们对我的某种期待,他们会想,中国足球未来的球星会不会在这里?中国足球到底还有没有出路?”徐根宝说,这一切迫使他好好思考中国足球的问题。

  问及“谁能代言上海足球”时,徐根宝令人意外地大力推荐了自己的一个小弟子,“我们这里一个小孩可以,将来必成大器。不出三五年,上海将再次拥有自己的球星,就是我们这里1989-1990年龄段的一批,名字现不好说,说出来对他成长不利。”“比谢晖、祁宏还强吗?”徐根宝轻笑,用浓重的上海口音普通话说道:“不要说谢晖、祁宏,比范志毅、郝海东差,我就算不成功,我要打造的可是‘中国的曼联’,曼联是什么水平?!” 徐根宝还是和十几年前一样,骨子里透着高傲和自信。

  当记者与徐根宝谈及当前的中国足球,前不久1:3刚刚输给了弹丸小国阿曼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难堪和失败,徐根宝立即“纠正”了记者的说法:“我不同意说‘失败’这两个字,现在的中国足球只是处于低谷,有低谷就会有反弹,只是我们等待反弹的时间太长了些!”记者看得出,徐根宝对中国足球始终信心满满,在他的眼中,永远没有失败。

  谏言崔大林,呼吁足协改革

  几周前,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崔大林和中国足协新掌门人南勇前往根宝基地开展足球调研工作。为了迎接调研组的到来,徐根宝忙得不亦乐乎,提前几天就在基地开始准备,还看了几遍即将汇报的内容,并且特地吩咐工作人员要多准备一些白菜饺子和根宝馄饨作为点心。

  其实,徐根宝与崔大林是老朋友了,在徐根宝执教上海申花时,崔大林担任辽宁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院长,在徐根宝执教大连万达时,崔大林担任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在徐根宝执教国奥队出国打比赛时,崔大林担任代表团团长。如今当徐根宝卧薪尝胆一心打造“中国曼联”时,崔大林已经荣升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了。尽管崔大林只是告诉徐根宝这一次仅仅是来调研的,但是徐根宝心里明白,两位高层的到来,似乎已经预示着目前扑朔迷离的中国足协将有大动作了。

  由于飞机误点,崔大林和南勇到达上海时比原计划晚了半天。那时徐根宝正在和教练组成员、工作人员用餐。得到两位领导出发的消息,徐根宝开始打电话让人帮忙安排晚上从崇明岛回市区的快船。对于这次总局和足协的调研活动,徐根宝很重视,也很期待。作为足协多年元老团成员之一,徐根宝一直渴望中国足球能够早日走出目前的困境。在等待崔大林、南勇一行人的时间里,徐根宝再一次认真地翻看着自己在笔记本上写下的准备汇报的几点建议,并感慨地说:“我相信,这一届领导班子如果想搞好足球的话,他们会认真听取我的意见的。毕竟,这么多年工作经历下来,我还是有自己的一套东西的。”

  调研组来到基地后,借着晚霞的余辉,徐根宝带着客人在基地里转了一大圈,并介绍了他的训练场、宾馆、古树名石。在看到徐根宝花重金修建的室内训练场时,崔大林赞叹不已:“非常大嘛,跟我们在科隆教练训练基地看到的一样大。”徐根宝得意地补充:“这人工草皮就是从德国进口的,当时是上海第一家,现在还是最好的吧。”

  在与崔大林及南勇等人探讨中国足球的发展模式时,徐根宝再次呼吁采取“双轨制”,即青少年足球发展模式实行“举国体制”,全国联赛实现“职业化”。徐根宝说:“职业联赛进行了这么多年,我们反而丢失了很多以往专业体制下的优势,各地体育局的热情不断降低,体育局无法管理职业球队,自身的建设也谈不上。这样的‘双轨制’,可以调动各地方体育局的足球热情,形成社会和体育局互动的局面,肯定会大大促进足球的发展和推广……”

  在上海之行结束一周后,中国足协很快就推出了中国足球“双轨制”的发展设想,可以说这与徐根宝努力谏言不无关系,更加让徐根宝兴奋和激动的是,在“双轨制”启动的同时,中国足球在青少年足球发展模式上又祭出了大手笔:从2009年开始,足协将全面恢复停歇已久的“萌芽杯”、“幼苗杯”、“希望杯”三大学校杯赛,并希望在5年内参赛学校能达到1500所。而为让该赛事得以顺利进行,足协等部门将筹集巨资预计投入4000万元。

  据统计,全国约有6600万中学生,3800万小学生,如让足球在学校中推广开来,中国足球的基础将发生巨变。改革开放30年来,国家曾几次要求发展足球,每次都取得了巨大进步。学校三杯赛就是在1980年时,由国家体委、团中央和教育部共同发起的,它曾取得过显著效果。明年重启三杯赛,也让学校足球再次迎来发展的良好契机。

  对中国足协这次大刀阔斧的改革,徐根宝也是赞口不绝:“这一决策,肯定会让中国足球向好的方向发展。”说着,徐根宝还特地向《新民周刊》介绍了崔大林在视察基地时送的24个字:“志向高远、艰苦创业、韬光养晦、甘于寂寞、独创风格、初见成效”。“看,崔局长说得多好,临别前,他还当着崇明县长赵奇的面,提出了继续抓好队伍建设、坚定信心走下去等几点期待,现在我们更有信心了,一定要给中国足球带来奇迹,没有任何退路!”

  在这一刻,记者似乎又看到了当年那个激情四射、天不怕地不怕的徐根宝。

  这就是徐根宝,中国足坛为数不多的真正男人!男人未必是完人,但他的坚毅和执著,在他和中国足球人的共同努力下,中国足球的明天就会充满希望。尽管他已过花甲,但只要精神永恒,信心不灭,他和他的海派球队“中国曼联”就会如愿崛起。我们期待着中国足球能够给广大球迷带来久违的惊喜,这也是《新民周刊》与“水井坊”合作,将徐根宝评选为“创新上海30年风云人物”的原因。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