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改革开放30年频道 > 正文

李扬:危机中更应坚持改革开放

2009/1/18 9:30:23 [稿源:人民网] [作者:] [编辑:胡蓉平]

  30年前,在邓小平的带领下,中国开始了一场伟大的革命——改革开放;30年后的今天,历史再次将中国推上了改革的风头浪尖。应对危机,巩固成果,我们更应坚持改革开放。

  文| 李扬

  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在华尔街金融风暴肆虐、全世界面临经济衰退压力的今天,已初现迹象的危机挑战与这些成就相比,似乎更引人关注。为了更好地应对此次危机的挑战,中国必须与时俱进,坚持改革,尤其是在国家宏观调控的目标、方向和方式等方面需要随势而动。

  调控目标由保增长转向保就业

  宏观调控政策目标主要指充分就业、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四方面。过去30年的改革开放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以比较注重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2007年政府宏观调控目标定位为“双防”,即防止经济增长过快过热和防止结构性物价上涨引发全面的通货膨胀。到了2008年初,国内外经济形势发生了变化,宏观调控目标改为“一保一控”,即保经济增长和控制物价。

  过去政府将宏观调控的重点放在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两方面是必要的,因为中国一直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在一个非常低水平的基础上开始的,在30年的改革过程中,这种基本国情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所以把保证经济增长放在第一位,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保持物价的相对稳定,这是无可厚非的。但经过30年的发展,中国已经开始进入全面小康这样一个阶段,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要求宏观调控目标随之有所改变,在下一个发展阶段,四个调控目标都需要兼顾,但是从主从次序上看,就业应该放在更为醒目的位置上。

  回顾近两年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问题,目前,使党中央、国务院最头疼的问题就是就业问题。过去每年中国新增就业人数1500万人,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而且这种增长速度在今后需要保持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从2007年下半年的情况看,就业形势非常严峻,即便是大学生也遇到了就业困难的问题,因此下一步政府应该把就业问题放在最优先的位置上。

  在宏观调控的目标组合中突出就业,这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是完全一致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就是更加注重民生、更加注重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更加注重收入分配的调整,在效率和公平方面,对公平应该给予更多的关注,等等,而这一切都可以通过把就业放在更优先的位置上实现,这一点对于中国来说是比较重要的。在谈到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时候,人们总有一种认识,认为中国在产业结构方面应该多发展高科技产业,但是这个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考证,因为所谓高科技,到目前为止,人们还没有发现它长期的、持续的、有商业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并且它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保证就业的增加。此次美国发生金融危机对中国影响颇远,发展第三产业实际上需要有传统产业作为一个稳固基础来支撑。

  如果能够将就业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在4万亿的投资中更多地考虑增加就业而不只是增加GDP,那么中国经济发展的后劲可能会更强一些,社会将更安定。有投资就有GDP增长,但是就业能不能相应增加,还是个未知数。然而,就业优先于其他目标,则中国就会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增加就业,不再重蹈过去有增长无就业或少就业的老路,这对于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的中国经济和中国宏观调控部门来说是个严峻的挑战。

  危机中坚持市场化方向

  美国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各国政府都在积极采取各种手段应对,其中包括大量的非市场手段,于是人们自然对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产生了疑问。

  在一个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政府和市场发挥作用都是应该强调的,只是面对的任务不同,所处的阶段不同,两者发挥作用的重点、程度、范围可以有所区别。市场失灵比较突出的时候,政府应当多发挥作用,政府失灵时应该发挥市场的作用。纵观世界经济发展的历史,无非是在这两者之间有一个重点的取舍,而决不是强调一个、废弃另外一个。当前是危机的时候,信用缺失的时候,人们只相信政府,政府应该发挥作用。这是特殊时期,人们不应该把特殊时期的特殊处理方式当作一个常态,进一步引申就是,我们不能因为现在发生危机,在危机中各国政府从后台走向前台,而否认中国市场化改革的方向。

  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还有许多的路要走。首先,作为市场很重要的一个要素,价格尤其是要素价格在中国还不能充分反应资源稀缺性,而价格的扭曲导致了一些经济发展方式的扭曲,目前政府在应对经济下滑时改变了过去直接采取措施平衡进出口的做法,而是对出口部门的就业给予更大关注,采取一些调整性措施,相应的改变要素价格,从而引导进出口的相对优势的改变。其次,中国以银行为主的金融体系结构同样需要调整,除了使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保持合理比例外,人们应该给予直接融资中的债券市场更多关注,因为在对外开放过程中,人民币必将在国际经济和金融合作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这就要求国内有一个相对发达的债券市场与之配合,在本国货币走出去的同时,提供以本币定值的金融资产让别人投资,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不能倒退,但是结合此次美国金融危机,我们应该认真想一想,在改革中哪些是需要大力发展、需要进一步发展的,哪些是可以步调缓一缓的,哪些是不应该让更多市场原则渗入、需要政府更多承担的。

  积极探索调控新方式

  完善宏观调控体系涉及到很多领域。经过改革开放30年,作为政府调控经济的两个主要手段,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同样面临改革的压力。

  改革开放的30年中,中国财政政策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改革开放开始到上世纪末、本世纪初,财政政策主要面临“两个比重下降”的问题,即:一、全部国民收入中,政府的收入所占比重下降;二、政府取得的收入中,中央政府的收入所占比重下降。因此在改革开放的前20年里,财政改革重点是提高两个比重,从而增强政府宏观调控能力,增加公共消费和公共投资。进入新世纪后,就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其主要特点就是由两个比重下降转为两个比重上升的问题。这带来了一些副作用,承认政府收入不断上升这个事实,同时意味着承认居民收入占GDP比重下降这个事实,增加了扩大消费的难度,这与目前政府提出的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战略相违背。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应该稳定这两个比重而不是进一步提高,贯彻落实扩大内需、增加消费战略的必要前提之一就是要增加居民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这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在这个调整过程中,政府可以增加转移支付和公共消费支出,从而整体上提高人们的消费水平,但是最终要解决问题,必须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根本途径是减税让利。

  货币政策发展到今天也到了一个需要调整的时期,对货币政策提出直接挑战的就是,近几年来,货币政策采取的措施非常多,但是它的效率在逐步下降。仔细回想中国经济近30年来的问题,无论是通货紧缩还是通货膨胀时期,货币政策的效果都不明显,即便是这种货币政策有用,也主要体现在对信贷的调整上。因此,虽然近期刚刚公布了金融三十条,整个政策环境放宽松了,但是人们对此却存有一些疑虑,是否应该改变以调控货币供应为主的货币政策操作方式?目前,一些比较前沿的经济学家已经开始讨论所谓货币政策新方式,新方式的重点就是否定货币政策调控货币供应的有效性,肯定货币政策调控信贷的有效性。这就需要转变,这个转变全世界都在进行。

  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并非独立运行,只有两者相互配合才能达到预期的目标。近期公布的促进经济增长的三个重要措施即国十条、金九条和三十条,都突出地体现了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配合问题,仅从依靠投资促进经济增长来说,需要财政政策先到,货币政策配合这样一种方式,而从风险控制方面考虑,需要更细致地讨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如何配合的问题。

  面向未来,中国需要考虑一个周全的国际发展战略。当中国成为了一个对外开放的大国时,就必须考虑内外部协调问题。目前中国做得还远远不够,常常顾此失彼,还将面临来自国内外多方面更加严峻的挑战。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

  (注:本文在《小康·财智》记者张润东、刘彦华对作者采访的基础上整理而成)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